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十一期《生存还是生活?》——白驹过隙…  

2009-12-28 16: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十一期《生存还是生活?》——白驹过隙…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十一期《生存还是生活?》

 

 

周卡特,加拿大人,建筑设计师。1985年来到中国,在天津教书3年

1989年来到北京,现居北京,有自己的建筑设计工作室

 

 

对于一个能完全体会自己内心的人来说

觉悟自身的天性是他的本分

当他理解了自身的天性时,他就能理解天堂

 

 

角   色/庄子:公元前三百六十九年到公元前二百八十六年

         孟子:公元前三百七十二年到公元前二百八十九年

         苏格拉底:公元前四百六十九年到公元前三百九十九年

         被锁链绑在墙上的人

时    间/现在

场景/庄子、孟子和苏格拉底坐在天堂海边的花园里,阳光灿烂。几位贤者差不多于同一个时代生活在人世间,他们对人类发展进程有很多共同的记忆和看法。离世升天之后不久,他们就惺惺惜惺惺,妙思相与析。孟子和庄子年纪相近。苏格拉底过世不久,中华的两位贤人就先后出生了,所以他们称这个古希腊人为“大哥”。庄子是三贤中最活泼的一个,很多精彩的问答都是这位老先生起的头儿。

 

 

   庄子:我刚想到一个道理,纵然已从前世超脱,我们还是无法解释灵魂为何物。我们一次次地尝试描述灵魂,而又一次次地显露出描述的拙劣。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孟子:言之有理,但是我们还是要尝试着理解灵魂。为什么有些事物是如此重要,如此根本,却又如此让人迷茫?

 

   庄子:在世上的时候,我们做过的许多梦显示给我们,我们醒时所见所闻并不是世界的全部。在睡梦中,我们常常穿越时空,甚至破解了一些难题。那就是给我们的提示。我的梦是那么激动人心,让我常常惊异不知是在做梦还是醒着,究竟哪是真的。兄长,您还记得柏拉图写的一场有关您的戏剧么?我想,我们就像戏中的人们那样被绑着面对着墙,以至于他们不能转头回顾。世事就在他们背后流转,而他们对此所知道的只限于自己面前墙上的影子。

 

   苏格拉底:我记得的。起码我们在思考我们的灵魂的本质是什么。在我生活的古希腊,人们甚至不承认灵魂的存在。他们认为人身一死,精神顿如一缕青烟消失无踪。希罗多德(Herodotus)和我曾到耶路撒冷向犹太学者请教灵魂的问题。在以前,起码在亚伯拉罕时代,以色列人相信灵魂的存在,且认为灵魂不朽。他们相信世间只有一个上帝—不像古希腊人,他们相信多神共存。

 

   庄子:老大哥,我记得古希腊您的的朋友们对您的新观念可是不相容的啊。

 

   苏格拉底(笑):是啊,他们判了我死刑!实际上,他们命令我自行服毒了断。他们确实就像绑在墙上的人一样,不能想象墙上的影子都是虚幻的;不能想象巨大的实体才是影像的本源。念及此,我确信这个巨大而有序的宇宙—从宏观到微观—必然有一位造物主。恰如大自然中太阳是生物能量之源一样,精神也必然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源头。我们在物质世界中观其影像即能感受到精神太阳的照耀。

   但是,这会带来下一个谜题—如果造物主完成的某一项创造并不为任何人所知,那造物主为什么要完成这项创造?为了让某一项创造逐渐完善,就需要一种知晓造物主的生物—这种生物知晓生物的创造起于何时,自身来自何处。这才合乎逻辑。否则,创造出这些能够用来想象、思考、理解和记忆的灵魂有何用处?

   如果造物主把所有的答案都告诉我们,岂不省事?不,那样不好。我们要得到的是能体会真实的令人惊叹的心智,而不是现成的答案。我们不禁还会问,既然如能长久地活下去,我们本来是有机会了解造物主的,又为何人生短如朝露呢?有资质去理解终极道理的人,若能长久持续地接近造物主,不懈地领悟造物主,不是更合情合理么?要知道,探寻事物的本源,那是灵魂的本分。人们甚至可以说,诸多存在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人们的灵魂聆听造物主不宣之音,观察造物主未露之色,寻思造物主之路。可叹我的乡亲们却认为我被邪魔蛊惑。我在他们的世界外边呼喊,对他们犹如耳旁风。

 

   庄子(微笑):不过,现在您可以说,正是他们的判决帮助了您证实了您的信念。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一闪而逝!犹如喷泉,刚喷射出来又流回原处;一转而生,再转而死。众生在弥留之际都显得痛苦,人们都为之悲伤。但是,由生而死,不过是弓箭出套、灵魂出壳罢了。在这个变化之中,有的人可能会迷惑,但是正是死亡,让理性灵魂和动物灵魂分离①。

 

   苏格拉底:正如您所言,当我饮下毒药,我的信念就得以证实;我像一只小鸟飞出了牢笼。很遗憾,在我生活那个时代,相信灵魂者竟被视为危险的异端。但是让当权者不能容忍我的原因不仅仅是我的灵魂论。我对正义的推动和对仁政的追求也让他们如芒刺背。他们相信“强权就是公理”。交锋是不可避免的。善行是我们精神的核心,气概是我们灵魂之翼;如果不能坚持发展这种气节,灵魂就不能得到提升。

 

   孟子:《礼记》中有一段话说得很好: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

 

   庄子:这很有意思,是不是?因为灵魂具有理解造物主的能力,并能领悟万物创造者的本意;同时,灵魂也可能忽视造物主,甚至选择否认造物主的存在。我们不仅仅获得了察觉真理的潜质,我们还有责任去使用这种资质。对于一个能完全体会自己内心的人来说,觉悟自身的天性是他的本分,当他理解了自身的天性时,他就能理解天堂。如果我们能忠实于我们的天性,我们就能得道,就能不断加深对造物主的理解。在保持内心和恢复天性的过程中,我们同时就完成了上天赋予我们的使命。

   (诸贤听到远处传来抱怨的声音)

 

   苏格拉底:那是谁在抱怨?

 

   孟子:被绑在墙上的人们之中的一个。

 

   庄子:让我们看看他要说什么。

 

   被绑在墙上的人:我被您们的闲聊烦透了,我也对我所在的这个寓言感到厌烦。您们思来想去的都得出什么结论了?

 

   孟子:结论就是,思则得之,行则得之,不思不行则不得也。

 

   被绑在墙上的人:是谁在喋喋不休,告诉我们该如何思考?

 

   庄子(沉思良久):是啊,谁具有权威来谈论和回答这些问题呢?

 

   苏格拉底:是的,《礼记》中说到的圣人有这个权威吗?

 

   孟子:我们换个时间再谈权威这个问题吧。

 

   庄子:“时间”是什么概念?■

 

 

①译者按:这里说的“动物灵魂”不是人之外其他动物的灵魂,而是人作为一种动物的灵魂,是人的三种灵魂之一。 公元前5世纪时期,人们认为人体具有三种灵魂:生长灵魂,这是人、动物和植物所共有的,在人体它位于脐部;动物灵魂,这是人和动物所共有的,它位于心脏,主管感觉和运动;理性灵性灵魂,这只有人才具备,位于脑部,主管智慧。亚里士多德则分别称这三种灵魂为生殖灵魂、感觉灵魂及理性灵魂。植物只有生殖灵魂,动物有前二种灵魂,只有人才具备三种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