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十期《家住台北》——穿麻布披风的隐…  

2008-11-07 17: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十期《家住台北》——穿麻布披风的隐…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十期《家住台北》

 

文∷蒋友柏

 

蒋友柏,男,1976年生,蒋介石曾孙,蒋经国之子蒋孝勇与妻子方智怡的长子。毕业于纽约大学资讯管理专业

遵从父训不碰政治进军商场,目前担任台湾橙果设计公司总裁,准备进入大陆市场

 

对我而言,台北,一个由东、南、西、北四门所框起的城市,就像是一位穿着麻布披风的隐士,或是一部轻碰灰尘就会在空中跳舞的泛黄旧影片,在绝大部份的时间里,它只是默默的融合在街景中等着被遗忘

 

 

   每当有朋友叫我形容台北时,我都会陷入两难。身为台北的居民,我有权利与义务强烈地推广台北在面对现代化与国际化时所做的努力。我应该要告知天下,“101”曾经是全世界最高的大楼,虽然我想不出它的建筑设计除了“避震钢球”外,有什么特别的;或是凸显台北的垃圾回收入选上海世博会的“模范都市”,虽然我每晚狗时踏过的街还是那么的脏与不环保;甚至应该骄傲地拿出我的笔记型计算机,用无线上网无死角的效能为现代化的台北摇旗。但是我做不到。因为这些台北元素都太新了。新到我还无法与这些元素建立情感连结。台北在国际上营销的现代化外表并不是吸引我落地在此并成家立业的原因。我之所以选择从纽约回到台北,只是因为这里保有我绝大部份的人生拼图。

   对我而言,台北,一个由东、南、西、北四门所框起的城市,就像是一位穿着麻布披风的隐士,或是一部轻碰灰尘就会在空中跳舞的泛黄旧影片,在绝大部份的时间里,它只是默默地融合在街景中等着被遗忘。一旦用心去找,就会发现他置身在仁爱路与信义路中间小巷内古早味排骨饭的油腻中,或处身在西门町戏院外旧报摊老板眼角的鱼尾纹旁,甚至隐身在中山北路婚纱店前的金钱砖下。对我,台北就是这么的平凡。

回顾我短暂的32年生命,我曾迁出台北3次。第一次的离乡晃过了4年。当我在16岁回到台北的时候,我看世界的视线前加上了MONTREAL、SF、与NYC的滤镜。当时眼中的台北缺乏MONTREAL四季分明的人文之美,也没有SF的艳阳高照的律动活力、更缺乏NYC熔炉的文化创新。彷佛比起这些一级城市,台北所具备的软硬件都需要upgrade。但是,台北却让我感觉自在。为了这个自在感,我宁愿放弃在国外一级都市所学会的生活享受。我知道我无法再感受面对MONTREAL做的雪天使时的宁静、不能享受SF的UNIONSQUARE逛街的悠闲、就连陶醉在NYC中央公园内的动静反差都变得遥不可及,但我却再一次被这个城市迷惑。从我家往北40分钟的车程,我可以听到海水的蓝;向南搭90分钟的客运,我可以闻到慈湖天鹅的雅;往东步行10分钟,我就看见阳明山的蝉鸣;而我也可以随时跳进繁闹的街头,用臭豆腐配着街舞吃。那时的台北是金银岛里的海盗船,载着我游戏人间。

   第二次背井,是为了逃避丧父悲伤的追杀,躲回了NYC。这一躲就是3年。虽然在国外的城市面貌里,很少会看到父亲的残留身影,但悲伤无预警的痛击,仍旧难以承受。恍惚之间,我随着我的心,又再度回到台北。这一次,我的心眼看到的是一段充满回忆的走马灯。在天母的河堤旁,我喝着啤酒,细数着与父亲过年放过的鞭炮;在仁爱路的圆环外,听到了第一次去父亲办公室的嘈杂紧张感;在七星岩山的山脚下,远看那时满山的红枫,依然遵守时间更换衣赏。因为这次用心面对,我回收了在台北的人生片段记忆,而第一次接受了父亲不在的事实。这个时候,对我,台北以不再只是一座城市,它成了我的朋友。

   但就像所有的剧本所述,朋友总会因为爱情而分裂。在23岁时,爱情的冲动引诱我抛弃了我的朋友台北—我自私地偷了一年的时间,私奔到新加坡。好玩的是,在那个阶段,我所有的心思与焦距都集中在爱情上,所以对新加坡的记忆细节是模糊的。就连对国际知名的世贸大楼外观,都没有记忆。唯一记得的,只有约会时去过的动物园,是我生平仅见的壮观。那是一个开放式的人造空间,让动物在规划过的框架内,伴着自然生态,过着无限制的生活。因为这个体验,当我完成任务返回台北后,迫不及待地重游台北市立动物园。在童年的记忆中,台北动物园的壮丽是可以与新加坡相提并论。但事实却是与记忆有相当大的落差。当我灰心求去时,却不预期地看见了大象林旺的标本。林旺,这个对台北以外的人没有意义的菜市场名,却是每一位台北人都熟悉的长者。他在战争时用它宽阔的肩背为军队背过补给,又在和平时用温柔的眼神为人民带来慰藉。最后在台北的不舍下,林旺捐出了骨肉变成了永恒的雕像。刹那间,我知道台北动物园对台北人的独特是在它提供了一个共同记忆与回忆的平台,让台北的居民与过去、现在、未来互动。这些互动也让台北升华成大家精神的支柱。

   所以当我SOHO中国的朋友邀我为“家住台北”这个题目撰写台北体验时,我实在不知道如何下笔。就如之前的叙述,随着年纪的不同,台北从我的玩伴、我的朋友、进化至我的支柱。当一座城市不再具型的时候,你要如何形容他?我只能说,当我人生遇到风浪时,我的自动导航系统就会引领我回到台北。就这个义意来说,台北就是我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