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天安门》是幽默…  

2009-11-04 18: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天安门》是幽默…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天安门》是一部幽默的贺岁片

 

主持人:电影主人公田震英、小马列、双喜、日本人上野,这些人是不是有原型?你讲述的比如找宫里的老艺人给天安门扎灯,比如田震英让日本人上野冒充聂荣臻元帅打电话要白布和染料。这些故事细节是史实还是杜撰?

叶大鹰:大事实都是真的,华北军区政治部文工团舞美队194992号接受装修天安门的任务是真的;买不着红布是真的,买白布,买染料是真的;找宫里的老艺人扎天安门的灯笼是真的;把原来的对联变成横匾是真的;天安门和天安门广场当时的状态是真的;日本参与设计装修举行开国大典的天安门是真的。这些都是真的,只是每一个真的事件我把它讲得更加精彩和传奇了。

比如田震英让日本人上野冒充聂荣臻元帅打电话,这种事在过去是不可能发生的,别说这个事要这么办,你连这么想都要去向组织上承认错误。比如老艺人拒绝为天安门扎灯笼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当时大家正在欣欣向荣地迎接一个新社会,敢说的人都跑到台湾去了,留在北京城里的,不愿意也得说高兴,也得说行。执行装修天安门这个事实际上到哪儿都是大绿灯,就像奥运到哪儿有什么困难,除了人家说不好看之外,没有任何障碍。但在故事设计上为了更好看,我们需要一些困难来展示那些年轻人个人的机智和才华,我和编剧设计了这些情节。

《红樱桃》根据朱德的女儿朱敏的真实经历改编的,经常有人问我朱敏的故事是真的吗?朱敏纹身了吗?朱敏没有纹身,但我这个想法来自二战博物馆,我看到真的人皮纹身。你能说《红樱桃》的故事是假的吗?我觉得28天由一个舞美队来装修天安门本身就很传奇。现在一个重要项目要多少人讨论,当时就是一个舞美队定了天安门城楼的设计。当时谁是最专业的?舞美队是最专业的人,全中国所有人都在打仗,要不就是逃荒。只有这么一帮人说是在搞美术,专门管舞台,可是他们管的舞台是什么,今天到哪个村儿演,借了一个蚊帐,就蹲蚊帐里,今天借了一口锅,就在灶边上,今天有一个高台,那就是舞台,今天没高台,有木头就搭一个,这就是舞美队。就是这样一个基础,28天内设计装修完了举行开国大典的天安门。这本身多么传奇,我讲述的是这个传奇。

 

主持人:我对电影中宫里老艺人蔺爷爷扎灯笼的故事印象很深,蔺几次拒绝,扎灯笼的过程又非常曲折,还拆了家里房子找好用的竹子;还有就是田震英几个人去老北京的澡堂子找老艺人蔺爷爷,一场和当时市民的对话写的非常幽默,比如把解放军的八个野战军认为是过去的八旗。这些情节和台词都非常超越我们对主旋律电影认识的内容。

叶大鹰:今天这个时代,共产党红色文化60年了,我们可以开始讲老百姓的故事,我们可以不着调的讲一个大事件里的一个小人物,他怎么爱国家,为国家做了什么事情。以前怎么敢写一个人冒充聂荣臻呢?以前这个情节写出来就要被枪毙,但是现在我可以这么写。  

我对老蔺这个人物的设计后来专家做了很多解读,但我在创作的时候是不自觉的,老蔺一定要梳辫子,你要说他给袁世凯做灯笼的马上觉得没劲,必须得给宣统爷、慈禧太后做灯笼,这才有意思。我完全是凭着自己感觉设计的。

大清帝国到新中国,我们中间从封建社会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资本主义打过来,帝国主义侵略,于是带来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跟帝国主义一块儿进来的思想。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新中国的成立才代表着唐、宋、元、明、清之后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中间的民国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可以用时期一笔带过。我通过老蔺这个角色把中间的部分完全省略掉了,所以那个老头得梳着辫子,得害怕,得拒绝。但电影最后蔺老爷子剪掉辫子,在开国大典的天安门广场上向天安门鞠躬,这是一个有力的隐喻。

 

主持人:这部电影贯穿了一段爱情故事,但讲的很虚,在天安门建设工地上有一个拉手风琴带着小朋友唱歌的女孩,没有一句台词,到影片结尾她成了田震英的老伴儿。你一直重视电影故事的传奇性,但是对这个女一号选用了很符号化、很浪漫主义的设计。

叶大鹰:在这部电影里天安门是绝对主角,一直到这个片子结束,所有人都在天安门前留影,讲的就是在天安门60年来上下左右这点事。爱情只是它的一条副线,总共加起来才三四场戏。但我冒了一个很大的风险,一个爱情故事这么少的戏份违背好莱坞传统剧作方式。我也曾经考虑过,在天安门城楼上唱歌的那段戏,他们有几句对话,可是说什么都特具象。后来我觉得观众看到他们俩特好的一个状态就够了。最后一组他们的照片,大家似乎看到六十年来自己走过的路,感慨万千。

事实证明观众能够很好的补白,把这段爱情会非常舒服地理解完。有人评价没看懂爱情故事,或者有人觉得爱情故事写得过于简单,甚至觉得是败笔。我就反问他们,你看到照片的时候是不是觉得特别美好。你如果最后被感动了,就说明你全接受了。

天安门这个故事跟我以往的电影,跟别人的电影特别不一样,电影这个东西你给观众多少,观众给你反馈多少。《天安门》是一个特别例外的事,《天安门》这部电影讲着讲着最后观众是跟你一起来完成这个故事的。看完《天安门》,它会不由自主把你带到那个情境当中,想到那个故事会看到自己。

 

我讲述的是共产党人的另一种生活

 

主持人:《红樱桃》、《红色恋人》到《天安门》作为红色三部曲,是怎样一个完成的过程?这三部电影中你个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叶大鹰:我们其实对红色题材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和理论基础,我是一部一部拍,后来归纳成了一个三部曲。拍完《红色恋人》人家说是不是有一个红色三部曲,我哪知道后面能有啥?而且我拍《红色恋人》到现在都十年多了,98年到现在都12年时间了,我没有思想准备说我一定要完成红色三部曲。但做完天安门里毛主席的镜头以后,我如释重负,毛主席最后那个灿烂的笑容让我觉得这可以成为红色三部曲了。如果没拍好,我才不会称什么红色三部曲,既然叫红色三部曲,就得响当当。我觉得我做到了,《天安门》不管现在的票房怎么样,它确实是一个响当当的电影。

 

主持人:我最近我重新看了你的《红樱桃》和《红色恋人》,感触很深,觉得它和其他的表现红色人物的电影很不一样,是一个从独特的角度讲述革命人物命运的电影,他们首先是一个人,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们用信仰支配自己的行动。信仰是这些人物的背景而已。

叶大鹰:从《红樱桃》开始,我就试图跨越共产党传统的看法。它讲述的最终主题是战争都是罪恶的。但是我们的政权其实并不这么看,讲的是正义战争怎么样,非正义战争怎么样。《红樱桃》的故事最后,要取下刺上了纳粹标志的人皮,问:有生命危险吗?答:有。但除了消除一个人内心的痛苦,死了好几百万人,取下这张人皮是让人们记住战争不应该再发生,我们应该记住战争带给人们的痛苦。这种主题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所谓主旋律。

在共产党人里,特别是在早期的一些人是我特别喜欢的,比如瞿秋白、陈独秀,后人们现在想起这些老人,会觉得他们是真的有信仰,他们身上更具备审美价值,更具备精神财富。今天那些当官的,为什么对毛主席没感情,因为他们讲的是利益关系。

   我的电影讲的都是感情。我讲的那些人是共产党人里的另类,另一种生活。我讲所有的事都不是教科书里的黄继光,让我拍一个黄继光,我会找到我的方式,我要讲的是具体的人活生生的那点儿事。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