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东欧共产主义及其…  

2009-11-02 16: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东欧共产主义及其…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刘苏里:有一个更强的,更超越的力量在支撑着社会、人心。

金雁:这样一种牺牲精神是超越了世俗的此岸世界的,中国人没有宗教,而且中国人一旦断了饭碗、断了升官发财之路,就会像丧家之犬一样,大多数人只能投靠,当然也有有骨气的、叫人打心眼里敬佩的人,但在整个民族中所占的比例太低了。波兰人的勇气第一来自宗教传统,第二来自团结工会的组织有序,它可以做到什么程度?让这些工人领袖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坐牢。团结工会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对经济转轨有了新的认识,团结工会刚开始只是要求政治体制变革,根本对经济转轨没有感觉,因为工会力量的强大是附着在大企业身上的,如果大企业私有化了就没有工会存在的意义了。被抓进去那些一线工人领袖,他们家属要吃饭,团结工会就自己开办一些地下黑工厂来救济坐牢人员的家属,在这个过程中,团结工会的人发现小打小闹的地下生意也不赔钱。所以就使得那些进到牢里的一线工人领袖无比坚定地愿把这牢底坐穿,少有卖身求荣叛变的。波兰第一点宗教传统,使得坐牢的人认为,我付出的这个理想比你那个正义、崇高,道德正义感一直就比旧体制的气场强大得多,所以殉难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第二,我的身家老小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他们不会流落街头的,不会遭人歧视。所以团结工会,一线、二线、三线前赴后继,第一线进到牢里面的话,第二线马上就出来了,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刘苏里:所以才会产生纳吉、吉拉斯这样的代表人物。宁可牺牲,也不屈膝。

金雁:尤其是纳吉,他本来有另外的选择,但是他勇敢地选择了死,在他最后的政治遗言中他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必须为我的思想而牺牲我的生命,我愿意奉献它,历史将宣判杀害我的刽子手,只有一点是违背我的遗愿的,将来由杀害我的人来替我平反昭雪

 

刘苏里:殉难者的精神尺度,应该还有别的来由,比如??

金雁:纳吉我觉思想上主要是受布哈林的影响很大。你看六月政策,很多东西跟布哈林的思想有一定的继承性,但纳吉比布哈林对体制看得透彻,布哈林不算殉难者,基本上没有走出列宁主义的范畴,被一些人称之为跪着造反。纳吉也看到在这之前拉科西做的这些紧靠苏联的事情,遭到了整个匈牙利人民的唾弃。他们认为苏联人的社会主义与其说是马克思主义的,不如说是斯大林主义的,这种与本民族发展不相符合的本来就是异质的东西,匈牙利整个发展状况,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等等,现实摆在这里。他很早的时候就说过,集体化你要搞下去就是个灾难。

这跟他在苏联呆了14年有关,与拉科西紧跟苏联体制相反的是,他把苏联体制的弊病看得很清楚。这条路对那些曾经真诚地相信过、真诚地希望过、真诚地犯过错误和真实地想要挽救这个制度的人来说,更是痛苦和充满矛盾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是跟吉拉斯相像的是理论上他有一套东西,他是非常理智的坚定的,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吉拉斯的理论性要更强一些,也走得更远一点,吉拉斯一套的理论推理下去,一步步从列宁主义推到马克思主义,发现这个体系当中有多少个这样的毛病。吉拉斯的反思最彻底,尤其是他是在冷战时代早期,1957年出版的《新阶级》已经展开了对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虽然当时没有从马克思主义的合理内核中走出来,最后一直到12年后的《不完美的社会》才明确宣布与马克思主义分道扬镳,成为持不同政见的先驱,他撰写的《新阶级》33年后才在南斯拉夫出版,可见他的前瞻性。

 

刘苏里:这是一个怎样的高度啊。在一个铁桶般,或橡皮囊般的环境中,机器人和货币人的精神只有低度,哪儿有高度?!

金雁:达到这个高度的没有。只有体制外的,体制内的没有。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权力淘汰机制,越往高层善良的人越少,整个社会都被控制动员起来,使人不能在社会之外孤立的作战,在高压之下的人们都戴着面具生活,一旦松动就会出现大批的质疑者和反对者,会突发一种羊赶下坡狼的局面。一个就是它的善良淘汰机制,就是所有有点人道主义的、心慈手软的、所以有点良心的在党内激烈残酷的斗争当中,都早就出局了,我记得当时挑选捷尔任斯基作为秘密警察的头目,列宁说要求有一双绝对干净的手去干这个不干净的工作,可见布尔什维克党内也知道秘密警察是干不干净的工作。这个制度里很难产生思想家,因为要生存下去,任何新的思想必须第一步先把自己隐藏起来,这个社会抬高了侏儒,毁掉了伟大人物。这么残酷的政治较量中,既要做到很高的位置,又要有良知,而且还要具有理论素养,条件的确很苛刻,其实想一想,有时不需要太深刻的东西,有勇气把真话讲出来就足够了,勇气本身就是一种象征。

 

   刘苏里:让我们向先知和殉难者们致敬!金雁,也向你致敬。你今天谈的真好,远远超出我的预期。谢谢你!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