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第九期《大风起》—千古州县事廿载看沿…  

2008-10-15 14: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第九期《大风起》—千古州县事廿载看沿…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第九期《大风起》

 

文: 林清媛   谢湜
林清媛,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文秘06级    
谢湜,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博士生

 


2002年后,全国范围内县级市的假性城市化现象已全面显露,一大批县级市的城市化水平不仅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甚至低于1993年制定的设市标准

 


   撤县设市前夕,D县为了达到设市标准,特别是人口标准,以低于过往城市入户费近十倍的500元/人的“城市增容费”,强力吸引乡村农户以“寄户”形式迁入市区。超速“扩容”的过敏症状不久便出现了,市区医疗、就业、教育等资源跟不上激增的人口,“寄户”实际上享受不到与原县城人户同等的待遇。当时,迁入“寄户”者多为壮年,入城就业后,子女无法正常入学,颇为苦恼。几年后,不少“寄户”者重新返乡,市区出现不少人“户”分离的情况。有的“寄户”者回乡后,又正逢乡镇工商业发展新规划,乡村按人户分配自留地,而他们的户口寄在市区,不合标准,分不到地,后悔不堪。尽管超速“扩容”的实际效果不尽如人意,按设市人口标准量定的城乡规划,也因“超前”设计而难以落实,不过,设市后一些基础设施工程的兴建,还是改善了城乡交通,活跃了市区商贸,令市民增添了对城市化前程的憧憬。
   改革开放后,D县的工业经济渐有起步。1990年代初,市郊乡镇个体户兴工办厂,颇具规模。设市后,新政策对症下药,力求推动,如降低地价、电价等。市郊乡村土地政策因时而变,前述X村成立管理区,发布通告:适应撤县建市,收回全部耕地,统一经营,开发管理,分配农村人户每人四厘的工商业预留地。许多的“四厘地”上很快诞生了大大小小的工厂和住宅,D市的总体规划将这种发展态势从空间上向东引导。当时,东南沿海在中央政策鼓励下,兴起招商引资的热潮,开发区遍地开花。回溯当时各地的具体个案,尽管许多项目运作颇不规范,但从效果上看,也不失为灵活变通。如X村以东的L开发区,启动时由一台商牵头,通过其资金和在大陆的贷款,以极优惠的价格签下八百多亩土地,这一“台胞投资区”工程上马后,筑桥铺路,土地价格很快看涨,台商抽走了本金和一笔丰厚利润,地块则以平价分卖给个体企业主,乡镇工业得到发展空间,带动了乡村地区的开发,吸纳了大量的劳动力。设市十年间,许多企业提升了实力,D市初步形成以轻型加工业为主,塑料玩具、纺织服装、食品加工、工艺美术、建筑材料等行业相互配套的工业格局,其中塑料行业年创值20多亿元。不过,技术附加值较低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还是制约了D市的产业提升,20世纪末金融风暴后,D市工业发展缓慢。实际上,A市当时整体上面对着同样的产业发展困境。
   2002年后,全国范围内县级市的假性城市化现象已全面显露,一大批县级市的城市化水平不仅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甚至低于1993年制定的设市标准。此外,一些地区县级市与地级市的经济竞争也在加剧,部分县级市开始被裁撤。90年代前期D的撤县设市,是超乎经济社会发展之外的不适度膨胀,千禧年后,在A市各辖区及其代管的D、F两个县级市同临发展瓶颈的地域局势下,聚合并市,做大做强,振兴特区,倒是大势所趋,然而,转变并不简单。对于D、F来说,必须抛弃旧设计,服从新规划,安之适之,尽快接轨;新的大A市则面对如何吸收整合各辖境的问题。新辖境实际情况差别较大,相对于D,F市在地缘关系与原A市结合并不紧密,而且地盘大,官方统计人口就已达到一百万以上,市情复杂,治理难度本就很大,若整体市域并为一区,只设一套派出机构,则必造成新区“冲繁疲难”,市政难以辐射之局面。并市在即,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经过协商论证,A市决定将旧F市分成F、G两个区分辖,对D市进行调整,1993年撤县设市前,D市坚守住的那两个“富镇”,十年后的此时无可避免地被划入c区。而十年前旧A市“倾斜”培养的h区,被证实是决策败笔,在这次调整中被省并。设区划界顺利落实,但具体施政的统筹还任重道远,为此,A市设定了一个5年的过渡期。2003年春夏,D、F、G三区分别举行了撤市设区挂牌仪式,告别了十年的县级市时代。
   因县立市,又以市降区,许多政府官员运筹图治,付出了心血。十年沿革到一段落,而区民至为期望的,是能在新的形势下安居乐业,改善生活。近五年全国各地正进行各种形式的县市区划改革,诸如强权扩县、省管县、县改区种种,但即使是主流调整“通式”,到了具体地方都是“特例”,必须立足当前,实事求是。前述X村乡镇工业的声音,一定程度上反映了A市“合”而未“整”的一个侧面。撤市设区五年来,D区的公务员和各单位职工有着普遍的“不平等”体验,即是收入标准仍与旧A市有着一千多元的差距,遑论平等地享受到特区补贴。五年已经过去,“过渡期”不经意间被延长了,同市同工不同酬的利益不对称,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新设各区对大市的认同感,也影响了他们对区划调整带来社会新发展的信心。尽快结束过渡,步入整合正轨,升级产业,崇尚诚信,振兴经济,重视环保,是新A市近2000km2土地上500万人民的希冀。
   从区域视野上看,新区划改革不是在一张白纸上谋篇布局,而是在十几年来地级市、县级市多级并存局面的基础上,以及更为久远的地域文化传统的网络关系中创新求变。无论是地级市、县级市还是县级区,关键在于“级”的合理定位,政区分级从根本上是为了有效施政,新的大市须在统合的市区之下理顺层级关系,提高行政效率。近几年,广东省珠江三角洲几个地县的整合中,新旧市区一视同仁,财税政策统筹转型,加上近年来地域经济基础稳固,政区调整成效显著。姑不以发展规模计,其整合运作的经验值得各地借鉴。区域经济整合不是一纸规划可以完成的,而是需要发挥各“级”的积极性。合并后的大市如何整合区域内的各个旧县(市)域经济实体,实现各“区”域共同进步和大“区域”的整体发展,需要深入调研,扩大讨论,总结积弊,转换机制,重视实效,改革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