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崛起事小,稳定事…  

2009-10-28 13: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崛起事小,稳定事…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_何 帆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大陆国家

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从基因上就缺乏对外扩张的因素

中国人的希望很简单,无非是自己过上小康生活

最好世界上出现大同社会

 

 

谈论中国崛起的声音越来越多。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中国的GDP规模什么时候会超过美国呢?2020年?2030年?2050年?答案或有不同,但这似乎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或许,用不了一两代人,我们就能看到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

但是,这样的判断是非常误导的。与其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不如说是美国的世纪。在未来至少五十年的时间之内,美国在全球的势力都是很难撼动的。2008年,美国的GDP规模为14万亿美元,超过了紧随其后的日本、中国、德国和法国的总和。美国地广人多,资源丰富。比如说,尽管美国进口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但实际上,美国石油产量大约为沙特阿拉伯的85%,其天然气产量仅次于俄罗斯。美国建立了横行全球的庞大海军,凡是有海洋的地方,就有美国的势力。这支海军不仅保证了没有国家能够入侵美国,而且控制了全球贸易体系。还有经常被人们忽视的一点是,美国提供了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市场,这成为美国和其他国家讨价还价时候的巨大优势。当年广场协议的时候,日本提出的日元升值幅度比美国原本希望的幅度还要大!其原因就是日本担心如果升值的幅度达不到美国的要求,美国就会对日本实施贸易制裁。

我相信中国的经济实力将会越来越强大,但是,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大陆国家。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从基因上就缺乏对外扩张的因素。中国的大战略不是挑战美国的权威,做新的霸主,而是如何保持中国的稳定,继续推动中国的发展。中国人的希望很简单,无非是自己过上小康生活,最好世界上出现大同社会。

但这样低调而务实的目标,实现起来也有很大的难度。中国的经济增长在过去30年保持了9%以上的速度。但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永远保持高速增长,中国也不例外。一旦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放慢,潜在的风险就会被释放出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两千多年来遇到的挑战,主要是内部的不稳定。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在《统一与分裂》一书中谈到,中国历史上统一与分裂的时间几乎同样多。固然,在现在的政治体制下,发生历史上军阀割据的可能性已经几乎没有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1)在过去20多年的对外开放过程中,东西部的差异已经越来越大。东部的发展水平已经接近发达国家,但西部的贫困仍然触目惊心。东部的发展,一方面靠来自国外的资本和技术,另一方面,也靠来自西部的劳动力,甚至西部的资本也被吸干,转移到了东部。东西部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分道扬镳。(21994年分税制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财政体制的建设,但遗留下的问题也很多。地方的财源越来越枯竭,地方财政最多不过是吃饭财政,要想建设和发展,就得另外想办法,要么从银行借钱,要么靠卖地圈钱。这使得地方政府变得越来越像敛财的机器。(3)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省区规模过大,行政层级过多。美国有51个州,俄罗斯有80多个联邦主体,包括加盟共和国、州和直辖市等。中国却只有30多个省级行政区划。中国的很多省,从经济规模和人口数量来看,都不亚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

假设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放慢,而地区间的差异扩大,各地政府将更为激烈的争夺资源。东部地区将越来越向国际市场靠拢,而西部地区则会日益依赖中央的输血。各地将竞相实施保护主义,以保护本地的利益。考虑到省、区的规模如此之大,如果地方政府实施保护主义,能够获得的收益也会相当可观,这无形中鼓励了各地之间画地为牢。地方政府卷入经济活动程度越深,与中央宏观政策之间越可能出现冲突,地方就会有更大的积极性游说甚至要挟宏观政策制定。过去20多年,中国经济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各地政府之间的锦标赛竞争,这种竞争发挥了地方的自主性,提供了各种政策实验和制度创新的机会,也极大的改善了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化的发展。但是,成亦萧何,败亦萧何。在未来20年内,导致中国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将是这种越来越无序和低效的地方竞争。

未雨绸缪。为了消除未来不稳定的隐患,首先,需要调整中国的发展战略。我们不能再继续鼓励出口,鼓励吸引外资,鼓励东部地区搭乘全球化的快车,而把负担沉重的西部地区抛弃在站台上。为了追求更为平衡的发展战略,我们必须打通贯穿中国东西的交通体系,并改革交通运输的管理体制,使得物流和人流能够畅通,大幅度的降低西部地区发展经济遇到的交易成本瓶颈。我们还要切实提高西部人民的收入水平,把东部的企业家和资金吸引到广阔的西部市场。其次,财政体制改革已经到了攻坚战的时期,而且,这样的改革不再仅仅是单兵突进,而必须是全面推动。厘清中央和地方的财权和事权,使得地方政府把更多的精力用于提供和改善公共服务,而非千方百计的招商引资,卖地买房。最后,行政区划改革早就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了。省级行政区划必须增加数量、缩小规模。两千多年前,贾谊在《治安策》中就提到: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如果省级行政区划的规模缩小,地方官员的行为模式将会有很大的改变,各地经济竞争的是哪里最开放,最守规则,因为地方的规模越小,保护主义的收益就越小。从国际上看,最为开放的国家几乎都是小国。

大国崛起固然值得期待,但那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而非主观努力的方向。在当前的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形势下,崛起事小,稳定事大。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