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小康不能代表美好…  

2009-10-27 09: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小康不能代表美好…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里包含了我们的追求目标

 

许章润:如果将政治秩序与良善生活的关系建立起来的话,除了政治参与、政治制度化、政治开放以外,还有两个指标不能够缺少,一个指标是让政治本身致力于公共福祉,第二个指标是要让政治承载或兑现道德承诺。政治致力于公共福祉,就要求财政支出的大部分要向民生倾斜,财富分配向社会弱势集团倾斜。

 

主持人:现实是,我们财政收入的大部分是用来政府开支,中国人均养活的公务员的数量在全世界名列前茅,社会弱势集团也没有得到公共权力的更多服务。

许章润:要让民生开支占政府收入的首要地位,这才叫做使政治与政治活动致力于公共福祉。如果公共权力向社会强势集团提供更多服务而忽视社会弱势集团,更是有违公共权力的本义。

将政治秩序与良善生活的关系建立起来的另一个指标,就是让政治兑现道德承诺。黄仁宇先生过去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现代社会是一个按照数字管理的社会。换言之,我们要使这个社会管理的有序,不仅要做到统计上清楚,而且要做到职责分明,按照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官僚化的这种垂直的,或者横向的体制对社会进行管理。

 

主持人:它所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以经营管理式的方法来管理公共生活。

许章润:虽然将来我们进入到所谓的数字管理,把公共生活作经营管理式的打理的阶段,但对于它的道义性的追问不能放松,尤其是这个政权、这个政府它有没有给这个民族和人民提供道德理想,要成为我们监督的对象。比方说小康这样一个纯粹物质性的指标,不能代表美好的人间。小康之外,田园情怀,美妙梦想,邻里关系的和谐,人际关系的和谐,社会充满了互助的指标不容或缺。仅仅讲井井有条、调度有序、GDP保八不是理想社会,其他的人性化的因素一样要考虑,而这些人性化的因素就是我现在所讲的道德承诺,或者说道德指标,而政府必须要兑现这样的道德指标、道德承诺,否则我们认为,这个政府它不是在真正致力于政治秩序的建设,从而致力于良善生活的建设。

 

主持人:良善生活诚然是我们所期望的,但是建立政治秩序恐非易事。

许章润:当然不是易事,也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应该成为我们始终不渝的追求目标。中国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我们今天要追求政治秩序的建设以及通过政治秩序来建设良善生活的话,需要对这三个词进行更加丰富的解释。其实,这名称里已经包含了我们的追求目标。中华人民共和国里有三个关键词:一个中华,一个人民,一个共和国。

 

主持人:中华,意味着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

许章润:不仅意味着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而且意味着多民族的成员在政治参与,社会成果分享,文化个性表达各个方面要进行全新的构造。

 

主持人:人民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词汇。

许章润:人民这个词是很空洞的,如果不把它具体化,它就是个抹桌布,可以用来擦擦东西。所以法学、政治学主张把人民具体化,怎么具体化呢?人民的概念要落实为国民,反映为公民,坐实为社区的社民,而尤其要把他变成选民。不管是国家的国民、政治共同体的公民,一定要成为一个选民才管用。国民和公民权利的兑现靠什么?要靠选民身份,否则的话公民和国民是没有意义的。

 

主持人:共和国呢?

许章润:共和国是我们讲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意义上的共和国,一定要使得多种政体、多种因素包括多种民族的折中和谐成为可能,它才成为共和国。

从历史的角度来,我们的奋斗不是独创历史,今天的转型也不是重新开张,我们应该把被截断的历史接续起来,回到常识,回到中华民族发展的主流意志。这个意志是什么?民族自强,社会进步,政治开放,民主自由人权。我们已经奋斗了170年,我们还要继续奋斗,这个奋斗不仅包括继续增加财富,不仅包括使我们的社会更加进步、开放。同时我想也包括政治的开放、民主制度的建立、自由社会的建立、法治的达成。

 

主持人:有人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以大局为重,把自己的意志交出来,只要我们熬30年,中国社会就会更加的强大、繁荣,那个时候我们再去搞民主,再去搞自由。

   许章润:我要问,如何来解决眼下千千万万的普通人要求民主的政治热情?什么人有权利要求我们放弃,凭什么让我们放弃?如何能够保证30年以后社会发展了,经济进步了,民主自然就会到来?因为我们每个人不能说牺牲我们这一代或者下一代,为了那个完全没有把握的未来。恰恰相反,眼前的这一代人应当担负起责任,以这一代的煎熬、探索、奋斗,为下一代人,下下一代人迎来更美好的社会,要做出牺牲。这个牺牲不是说我现在放弃民主诉求,仅仅发展经济,而是包括什么?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要找出实现民主、实现中国政治现代化的这样一种契机、条件和制度,然后让下一代人能够平稳地进入这样一个社会。否则,我们等于是把这个任务继续留给下一代人。如果说有一个中国的梦想的话,我有一个梦,30年以后的中国不仅是富强繁荣的国家,而且是民主宪政的国家;我有一个梦,30年后中国不仅是世界第一,而且是人权,民主,自由,博爱的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