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小康不能代表美好…  

2009-10-27 09: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小康不能代表美好…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采访时间_ 2009年9月17     

采访地点_清华大学法学院     被采访者_许章润

许章润,196210月出生于安徽庐江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

曾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德国波恩大学、法国埃克斯-马赛三大访问教授

研究方向: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宪政理论、儒家人文主义与法学

主要著作有:《说法·活法·立法关于法律之为一种人世生活方式及其意义》

《法学家的智慧关于法律的知识品格与人文类型》等

 

 

从历史的角度来

我们的奋斗不是独创历史

今天的转型也不是重新开张

我们应该把被截断的历史接续起来

回到常识,回到中华民族

发展的主流意识

 

 

改革开放的接力赛

 

主持人:今年是建国六十周年,许多人都在对这六十年进行阐释。作为一个学者,你如何看待这六十年呢?

许章润:只就六十年谈六十年,或许会因视域有限与现实的遮蔽而影响我们的判断。基于此,我愿意把这六十年放在一个更为长程的历史时段与更为宏大的历史背景下来考察,比如,不妨将视线投向1840年以来的169年。

 

主持人:从那时到现在已有差不多170年历史了。

许章润:是的。从170年的历史来看,中国经历了三次改革开放。第一次是1860年以后到1895年,大约35年左右的时光,以洋务运动为代表。这是中国第一次在器物层面上向西方敞开大门。在引入西方的造船、军械等技术的同时,引入西方的流程管理、工艺管理等社会技术层面的规范。第二次改革开放至晚从1903年开始,表现为清末的变法修律,至1927年国民党实现南北统一,实行一党专政,也是20来年的时段,而成为中国的第二次改革开放。此次改革开放,全盘引入西方的法律,包括宪政体制,与此同时,进行了关于议会民主、代议制度等各方面、基于向西方学习而来的制度实践。对此,我个人有一个私见,认为这20多年是中国170年历史中虽并非最为辉煌、但却最具大开大合胸襟的时段。——真正是改天换地的时段,向二千年的旧帝制、旧文物告别,而引入一个全新的新制度、新文物的时代。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这是170年近代史的枢纽期。第三次改革开放从1978年至今,也有30年了。

 

主持人:从历史角度看,三次改革开放有点像接力赛。

许章润:是的,确实是中华民族的接力赛。在这170年里,清末政府、北洋政府-民国政府和共产党政府,分别担当了第一跑手、第二跑手与第三跑手。

 

主持人:但是前两棒都是半途而废,第三跑手的前景又如何呢?

许章润:既是接力赛,就只有阶段性成功,因而,难言半途而废。而面前的第三跑手及其赛事,到了今天同样令人揪心呢!经济的增长和生活水准的普遍改善,伴随着收入分配的不公,导致大家感觉世道不公,觉得这个社会出了问题。问题出在哪里?因为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和政治秩序。我所说的政治,不是政治人物为了政治目的围绕着公共权力或者社会管理而从事的活动,而是公民行动,是公民作为平等的主体为了自我的利益和共同体的共同福祉,以政治权力、国家权力为核心,围绕它的产生、分配、运作,以及它所追求的目标而展开的行动。我个人认为,这才算政治。

 

主持人:按着你的定义,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都不存在政治。

许章润:不存在。例如,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我们每天都在搞运动,每天几乎都生活在一种政治运动的氛围中间,但我并不认为那就叫政治。那就存在政治。我们可以说那个时候有政治运动、政治活动、政治行为,但是不存在政治。因为那时候不存在公民之间的平等地位,而是以阶级关系划分身份,怎么能够说存在政治呢?只能说存在政治行为。政治和政治行为的一个重大的区别是,政治是基于公民之间主体平等,基于我们横向联合的权力,为了参与到政治进程中间,甚至于为了公共权力直接运作公共权力来进行的活动,这才叫做政治。否则只能是普通的政治行为和政治活动。

 

主持人:那么,你又如何定义政治秩序呢?

许章润: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有政治本身,不等于它就形成了政治秩序。简单地说,政治秩序是让公民同意、认可、感觉到比较满足的社会状态与人世生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说一个国家存在政治秩序。

 

主持人:以你的定义来衡量的话,当今中国确实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和政治秩序。这未免让我们感到气馁,经过了170年的奋斗、断断续续三波的改革开放,仍然没有满意的结果。

许章润:在这种情况下,170年的转型到了今天可谓是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换言之,第三次改革开放到了最后的临门一脚的时刻。我觉得,一旦社会重视民意,不敢再把民意斥之为一小撮坏分子,利用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旦这个口风改了以后,就意味着民主政治有可能正在敲门,或正在用脚踢门。所以,当民意迫使上层不得不正视它,网络所代表的强大的民意迫使当政者不再把它妖魔化处理的时候,也就是民主政治在用自己的脚在踢门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