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这八个怪理由让我…  

2009-10-21 14: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这八个怪理由让我…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九期《中国特色》

 

 

_伯德孟Bert de Muynck

伯德孟Bert de Muynck),建筑师作家。他和莫尼卡Mónica Carriço一起为MovingCitieswww.movingcities.org工作也是这个组织的总监。

2006年,他们在北京定居和工作

 

 

在发展的核心当中,似乎存在着一个逻辑上的必然

建造和毁坏,它们两者纠缠、混合、互相加强

盘旋、抖动、扭曲、翻转、跳跃、下降

并且释放和扩散着工作的机遇

这个过程让大众的呼吸变得急促,加速了诗人的想象

 

 

在建筑群中发现理性

好吧我得承认,我一踏上北京这座城市就爱上它了。我对它的爱随着我逐步深入这座城市而与日俱增。北京有着我无法抗拒的力量。我在20059月第一次邂逅了北京,就在我坐火车离开莫斯科十天之后。当时我正在一列跨越西伯利亚的火车上参加会议。同行的还有40位学者、艺术家和研究人员。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是第一次去中国,北京。我以前去过莫斯科,所以当我把这座城市甩在后面时并不感到十分难受,尽管和冬天比起来,我更喜欢夏末的莫斯科。一个人对一座城市的爱有时候取决于当他踏上这座城市时所处的季节。凛冽的寒风在北京肆虐,冲击着裸露的城市,让你骨头发麻。和这比起来,能使你出汗的温暖的夏风,在露天或开着空调的饭馆里进餐也别有一番城市风味。列车逐渐穿越俄罗斯,我也愈发紧张起来,开始期待着这座以巨大的包容性而闻名的城市。出于一个奇怪的原因,我是参加会议的人中唯一的一名建筑师,这使我感到被赋予了特权,因为我身为建筑师的特殊能力能让我更好地去爱一座城市。这些能力能让我读懂人流,在各异的建筑群中发现理性,对文明的创造进行思考,更让我明白城市意义的在于人们如何讨论它,而不是如何建造它。作为建筑师,我们应确信建筑是会说话的。它们对人的眼睛说,对人的心灵说,对人们对未来的感觉说。作为建筑师,我们给未知的未来描绘出了形状。

 

你应该去一趟,你就知道了

要理解一个人对一座城市的爱,就去观察他来到城市的方式。一些人在城市中出生和长大,所以城市就好像是他们人格的自然延伸。如果人们改变,城市也就跟着改变。如果他们取得成功,那么在城市中成功的角落里将发现他们的身影。如果他们感到挫折,那么即使是最美的建筑和公园也无法让他们释怀。如果人们长途跋涉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定居,那么他们对这座城市的爱只会慢慢积累。当人们从城市的一个角落跋涉到另一个角落,在出租车或地铁上坐上几个小时,当人们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不同的人们进进出出时,城市便被慢慢地发掘、暴露出来。人们对城市可能更加热爱,也可能对城市感到失望。如果人们在一个城市只待上几天,那么时差可能是影响他们感觉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他们在机场、宾馆、饭店、会议之间穿梭,那么城市提供给他们的商业和旅游机会将极大影响他们对城市的爱。经常有这样的人对我耍阴谋,无论他们是商人还是游客。因为他们总是故弄玄虚地表达对一座千里之外城市的热爱,却很少能说出具体是为什么。他们向朋友展示城市的照片并试着说明,但他们能说的也只是你应该去一趟,然后你就知道了。自己去体验一下。

 

几秒种之内漂浮在两种感觉之间

穿过了一座沙漠之后才来到城市。来到北京的前一天整天都在穿越蒙古沙漠。那是一个广阔、空旷的大沙盘,视野之内几乎没有人类活动和建筑物。感觉就好像是在穿越虚无,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虚无,这种感觉随着火车在铁轨上持续的颤动愈发强烈。在一列运动中的火车上,人们感觉不到平衡,大地在不断地移动,在你的脑中只有地平线是参照物,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运动。所以当我穿越这空旷的沙漠,这广阔、空旷的大自然时,脚下还伴随着连接莫斯科的铁轨,能感觉到北京的建筑微风般扑面而来。经过了这宽广的虚无之后,北京的巨大也显得没有多大区别。我一直试着将这种震撼和其他东西进行对比,但可能只有桑拿的感觉能与其相提并论。将身上加热,然后跳入冰冷的水中,在几秒钟之内人漂浮在两种感觉之间,不知道应当感觉冷还是热。带着这种区别一旦居住在北京,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将每天伴随。

 

我不懂这里的语言

我初次到北京两年之后,也是我决定定居在此一年之后,一本荷兰建筑杂志邀请我写一篇北京来信。到最后写成了一封情书。在信里我努力、仔细且富有诗意地表达着对一座城市的敬畏与期待。通过写作和建设,我们试图找寻一些问题的答案。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还没有充分认识,但我们愿意与之奋战,愿意冒险,为之投入精力。我对这座城市的爱的另一个方面,就是我几乎不会说这儿的语言。所以街上、建筑工地周围、地铁里、出租车后面等地方的公告栏或告示,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抽象的语言。对其他人来说可能觉得习以为常,而我却能从中发现美。我将我对此的感觉与荷兰著名画家Mondrian1940年参观纽约时代广场时的感觉进行对比:1940年,当Mondrian面对纽约时代广场上的广告牌和氖气霓虹灯时,他惊呼多美啊,还好我不懂英语。我不懂北京的语言,但它确实很美,只要我懂建筑和都市生活。

 

“Eye”很接近

我掌握了足够的中文让我理解“Wo AiBeijing”(我爱北京)这句话。奇怪的是,我总觉得中文的和英语单词“Eye”很接近。作为一名建筑师、作家和movingcities的主管,一名在为现代城市整形过程中探寻着建筑和都市生活角色的思考者,“eye”是很重要的研究工具。当体验、居住、工作在北京这样时刻变迁的环境下,人们所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自认为通过精心的策划、精确的执行、对未来的理解就可以获取一切。在发展的核心当中,似乎存在着一个逻辑上的必然。建造和毁坏,它们两者纠缠、混合、互相加强,盘旋、抖动、扭曲、翻转、跳跃、下降,并且释放和扩散着工作的机遇。这个过程让大众的呼吸变得急促,加速了诗人的想象。它放大了开发者的野心,放大了评论家心中的混乱。它锻造了建筑师的热情,锤炼了个人的生活。它在对我们的眼睛说话。

 

热爱未来总是充满心险

一些人喜欢北京是因为它的过去,而不是因为它的现在或正在发生的改变。在每一个爱的纽带中,总有美丽包含其中,有你和你所爱的人所共同经历的冒险。这正是爱或即将来到的更多的爱的基础。但对于城市,状况有所不同。尽管它看上去很容易表达:我爱这座城市的历史,但要理解在现实中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则比较困难。爱和回忆经常玩捉迷藏。回忆经常被人们理解为快乐,它包括了我们的过去,所经历的,所遭遇的,所以我们可以控制它,赋予它意义,突出我们喜欢的,忘记我们不喜欢的。快乐是可以根据需要被创造的。对回忆进行改造,像尼采(Nietzsche)看到的那样,就相当于文化道德的开始。越来越多的人见证了这样一种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回忆已经变成了活跃的、具有破坏性的力量,一种对逝去时间的追忆,对失去天堂的追思。热爱未来总是充满了风险,因为你必须要去相信它,必须参与它,为它贡献。人类似乎有种奇怪的习惯,将过去和快乐联系在一起,而将未来和失败联系在一起。这不会仅仅是我自己的感觉吧。难道我热爱北京是因为在这儿我感觉到未来能够和快乐联系在一起?

 

现实是正在发生的想象

潘石屹曾在2002年说过现在是正在发生的未来。今天,我要说:现实是正在发生的想象。

 

我们为不知答案而感到高兴

   我们对城市的爱从来就不是理性的。没有魔法公式能够解释建筑物、建设、毁坏、文化和都市生活对我们的吸引力。但今天建筑文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它能创造性地从不相干的人手中获取资源。我们可以将建筑师、商人、艺术家、投资者、建筑工人从一地带到另一地,可以一天盖一层,也可以一天为这座城市增加上千辆汽车,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城市的变迁。我们可以离开城市几个月,然后再回来感受变化。隐藏在城市变迁的下方的是前进的潮流——建筑时代的潮流。我爱纽约这句话有着历史意义。这这句话在20世纪早期使人们相信建筑那多变的力量,最后引向了雷姆·库哈斯在《癫狂的纽约》中所诠释的拥塞的文化。今天,北京不仅仅要应对全新的拥塞文化,更要处理建筑文化。那么,这种建筑时代的文化会将我们带向何方呢?我们应当为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而感到高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处理这个问题。出于一个奇怪的原因当拆毁这城市的一部分时出现了一批人并自封为老北京之友,令我感到奇怪和不解的是这新的建筑时代并没有造就一批新北京之友。我知道,和未来做朋友是困难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建筑师、开发者、作家来说,似乎别无选择。如果我们打算为未来描绘蓝图,如果我们打算奋斗在现在和未来之间,我们最好爱它。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