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肠胃、鼻腔…  

2009-10-09 11: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肠胃、鼻腔…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

 

 

_李茶   

李茶,台湾相映出版社总编辑  

 

 

1982

台湾经济突飞猛进

我的小学同学毕业后

约有百分之二十

都做了小留学生

 

 

我生于1970年末,这是个没有受过苦的年代,台湾经济早就在祖父母的汗水中打下根基,等着父母向外开拓创造奇迹,我们在起飞的年代,无忧无虑,经历着物质生活不是特别丰富,但已经逐渐有着越来越多的进口诱惑。

1976年,中华青少棒与青棒双双获得第十六届盖瑞城青少棒赛及第九届罗德岱堡青棒赛世界冠军;蒋介石公园(也就是现在的中正纪念堂,或俗称的中正庙)开始设计竞图;台湾第一部科幻电影《火星人》上映。

我,则在那年夏天被妈妈骗去买了很多零食与玩具,然后还有衣服鞋子跟一个黄色书包,我还记得我妈妈这样说:你明天开始只要早上乖乖去上小学,这些零食跟玩具都可以放到书包里面带去喔!

第二天早上,我就变成小学生了。

当时还有很重大的升学压力下,父母的心中,每天背着沉重书包的孩子,必然是在辛苦地读书。天晓得我的小学生活,根本就是一团混乱,从来不记得任何教室里面发生的事情。而整个小学的主要构成,则是从肠胃、鼻腔,以及膝关节这个三器官产生的戏剧性,至于所有的回忆,则是建立在嗅觉、听觉,与味觉。

 

教室外的走廊/虚弱的肠胃/便当的香气

不知为什么,下课十分钟永远感觉特别诱人,好像充满了无数想象,可以做这个做那个,其实无非就是跟同学抢着时间跳房子、玩橡皮筋,一起拉着手跑去挤福利社买冰,而且永远赶不及在上课前吃完,再不然就是排队上厕所。

上课后的走廊,像是一个强大的吸盘,坐在教室里,永远脑子会想着有甚么借口可以出去溜一溜。

奇怪的是,每个年级的班上总会有几个天生肠胃不好的同学,他们常常会上课到一半就按着肚子,脸色发白,然后马上就会有人举手说:老师,他肚子痛!接着便会有一群非常友爱的小朋友(往往都有个基本班底),争先恐后七嘴八舌的把他送到保健室后,以求能从教室中走出去的片刻解脱,有些大胆的,会直至下课十分钟前,才会再次出现在教室里。

我向来没有在此中担任过任何角色,无论是肚子痛的主角,或是抢着表现友爱的集体配角,因为每当大家兵荒马乱时,我都会偷偷地将早上妈妈准备好的便当从抽屉中拿出来,放在大腿上,打开享受那美好的香气,偷偷摸摸的先把鸡腿或红烧肉吃掉。这样的享受之无价,致使我愿意十次中有八次被逮到后,得到走廊上罚站,老师绝对不明白,这明明是种惩罚,但为什么每次一喊,我就马上站起来也不辩驳地就乖乖走出去以稍息姿势站好。

当你嘴里塞着卤蛋时,你觉得还有甚么委屈是值得你张口伸冤的呢﹖

 

走廊出去的操场/流不停的鼻血/朦胧初恋的黄昏

小朋友会有几个情况要走进操场。一个是上学要穿过操场走进校园,第二个是朝会时要在大太阳或寒风刺骨中,在操场上站至少半个小时听训话,第三个是体育课时跑步或玩球,当然,那些过动倾向的小朋友,在下课十分钟也把握时间,冲到操场奋斗片刻。

神奇的是,我至今仍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到操场,总会有男生流鼻血,举凡吊单杠、玩躲避球、跑步、甚至溜滑梯,最后总会有人两个鼻孔塞着卫生纸,仰着头的走回教室。

流鼻血这件事情,好像长大之后,大家的鼻腔都自动装了防备装置,再也没看见过哪个穿着西装进出写字楼的男生,鼻孔里塞两坨卫生纸,跟大家挤电梯了。

小学五年级下学期,班上一位学小提琴的男生跟我搭配,被推派在毕业典礼上以在校生身分向毕业生献诗。我朗读,他拉琴,我们整整三个星期放学后都在大礼堂练习一个小时。

毕业典礼那天,表演结束后,我们走出礼堂,天空有夕阳。那个小男生说,我们在椰子树旁坐一下吧。然后,他拿出小提琴,拉了一首曲子给我听,他说,暑假结束后,他就要去美国了。

第二年,我也要毕业了,轮到低年级的学弟妹练习着典礼上的表演。有人告诉我,献诗的小女孩就是小男孩的妹妹。典礼结束后,我跟同学走在操场上,突然那个献诗的小女孩在操场另一边对我大喊: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因为我哥哥喜欢你。听说,那个小女孩也要出国了。

1982年,台湾经济突飞猛进,我的小学同学毕业后,约有百分之二十都做了小留学生。

 

跑出操场围墙外/永远贴着OK绷的膝盖/杂货店的零食

每当放学的钟声响起,大家排队走出校门后解散,哇!全体都会再次原班人马的聚集在操场围墙外的小杂货店。

你争我抢,其实加入推挤行列的比真的买东西的人多得多。杂货店里最受欢迎的零食,包括洒了糖粉的金柑糖、棒冰、烤鱿鱼片、仙楂干、蜜饯。当时单独包装的膨松剂淀粉零食还没有那么多,都是装在透明塑料罐里,得要老板秤重或数粒拿的不健康点心。

我非常不善于推挤,贫乏的运动细胞让我总是跌倒在杂货店门口,每次跌倒,老板娘都会不胜同情地过来,把我扶到她家后面去将膝盖洗干净,帮我贴块OK绷,然后给我一块大约价值三毛钱的小番薯饼,叫我坐在杂货店门口,等我妈妈来接我。

我妈妈来时,会看到我头发凌乱、哭得脸红红的、吸着未干的鼻涕、脚上有OK绷、鞋袜都乱成一团,裙子上还有油渍,然后坐在人家店门口的砖头上吃着廉价番薯饼。我相信如果可以选择,我那生性严谨的母亲可能宁可装作不认识我走过去。

但总之,这样的场面在我小学的前三年生活中不断重复,而我父亲也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买了当年非常昂贵的森永水果糖、贺喜巧克力、甚至一大包芝士饼干,我还是每次都很期待杂货店老板娘同情的那一小片廉价番薯饼。

其实,现在想想,我也不明白。

   我尤其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小学生活记忆中,一点课堂的印象都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