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贪婪和恐惧  

2008-10-06 14: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贪婪和恐惧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

 

 

文:柯鹏
柯鹏,《新华社上海证券报》产业部主任,地产专刊、融资专刊主编

 

我们的楼市真的已经这样“最困难”了么?
房地产信贷紧缩早已是老生常谈,又未有新政涌出,
绝大部分的不利传言最后都未被权威部门证实。从企业家到市场,
整个市场如斯敏感,或许只能以群体性的不成熟来解释

 


   中秋方过,这是中国最凄美的节日,只因月亮的缘故。西洋的月亮是狼人变的魔咒;中国的月亮却出奇的温柔,或是“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或是“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夕夕都成缺”,寄托了我们太多的诗情画意、悲欢离合。
   然而,再美好的东西也经不起折腾,再善良的愿望也需要现实的阶梯。当月饼用黄金白银来打造,中秋变成一夜的消费,八月十五的月亮,幻化成工业化时代的一盏大光灯,实在让人颇为尴尬。美梦咀嚼之后,回到现实,留下唏嘘不已。
   每每忆起楼市这些年的起起伏伏,美梦难圆,总让人有同样的感怀。
   2005年,新老“国八条”出台后的调控曾让人充满希望和憧憬,但最终没有完全落实。当时,有位官员无奈坦言,政府调控“看得见的手”最终输给了楼市利益群体私下对抗的“看不见的手”。
   这是命?我记得,《西游后记》里面写孙小圣在造化山遇到造化小儿,小儿手里有一法宝—造化圈。造化圈非金非木,不具五行属性,刀砍不伤,火烧不坏,任何人进入圈中,没有能出来的。
   为甚?造化者,天地弄人也。古人虽也说事在人为,但还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可见造化的重要:只要心存欲望、不加收敛,便永远出不了这个圈。套用《封神榜》里宿命和惯常的表述,“汝命中当绝,此阵当死”,“汝命中当破此阵”。
   匆匆三年过去,宏观调控的政策落实、涌现的人和事,还是给人一切跳不出这宿命的造化圈的感觉。
个人所得税从所得20%的实际征收沦为房价1%的核定征收也就不提了;土地增值税清算风风火火了一阵,目前却实实在在遭遇到推行上的搁浅;几大部委的联合检查,国土部建设部的违规通报,细心人发现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而那些曾经呼风唤雨的人们,走得走,倒得倒,又有几人常青?那些声名显赫的土地爷们,因着一个“贪”字,一下子被造化圈套牢,愈陷愈深,有些甚至枉送了卿卿性命。
   调控无奈的一而再、再而三。所谓喝不尽的壶中酒,花不尽的玩笑钱,周而复始的让人不免茫然失措。
如今,所谓“金九银十”又呼啸而来。经历了漫长苦夏的惨淡经营,开发商、销售商们不会禁锢自己的欲望,放弃这两个月的努力,一场“绝地大反攻”已经开始上演。降价促销、找人包销,那是常规武器的阵地战;占领舆论高地,制造旺销现象,乃至引导“追涨”心理,则是高出一等的心理战;而通过土地市场上的权利寻租和房价转移来减少自己的利润损失,则可以说是已经深入到间谍战的境地了。
   然而,战术再多,购房者如果持币待购不买账,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早有人说,所谓“金九银十”其实是开发商和销售商的自我炒作,数据可以说明一切。在上海,2003年9、10月份两个月的成交量是全年的30%,2004年降到21%,2005年又降到15%。所谓楼市旺季,早已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如果说开发商因为此前的“贪婪”而不好过,购房者的前景也不乐观。
   自建房、万人团购、退房团这类松散的团体还在兴起,这类乌托邦式、带着情绪化的青涩冲动能达成什么结果,我不报以乐观的态度。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这类空想的不可行和我们自身的怀疑论,就去指责那些创造者的无知、幼稚抑或不理智。自莫尔以来,康帕内拉的太阳城、摩莱里的自然法典,欧文、傅立叶和圣西门等人的空想共产主义??,它们或假托于异邦,或设想于未来,但都是由此时此地的客观背景促动的。如若没有房地产调控这几年颠簸上下的徒劳无功,一直逆来顺受、怕这怕那的购房者不会有此类冲动。
   的确,从“拐点论”到“百日剧变”再到“谁先死”,中国的房地产业界,从来没像这一年这样忧心忡忡和对峙激烈。企业家们普遍显露“悲天悯己”之情怀,市场层面更是感同身受、对立加大。房价这脱缰野马尚未完全控住,地产股更是伤情惨重。一切都如同上世纪70年代初,华尔街专栏作家安德鲁·托拜厄斯在《纽约》杂志上判断的:“贪婪和恐惧是投资市场上仅有的两种心理,一旦市场滑落,后者的阴影将长期笼罩。”
   只是,我们的楼市真的已经这样“最困难”了么?房地产信贷紧缩早已是老生常谈,又未有新政涌出,绝大部分的不利传言最后都未被权威部门证实。从企业家到市场,整个市场如斯敏感,或许只能以群体性的不成熟来解释。
   群体性不成熟的根源当然有民族脾性的原因。比如,英国人就冷静而理智,有隐藏情感的超人本领。纳粹空袭时,伦敦人天天捱炸弹,秩序井然;黛安娜王妃逝世国葬,国民虽然敬爱王妃,一片沉寂,没有成千上万的蚁民扑抱棺材泣叫“某某啊,您不要离开我们啊”类似的场面—不是无情,而是理性。
   经济规律客观存在,并不可怕。房地产市场从以往“量价齐升”的一片火热,冲到一定临界点之后,房价超出市场承受力,必然带来成交量的下挫;与此同时,房价将在惯性作用下保持一段时间的高位运行态势,甚至可能继续上冲;但是,市场承受力的极限客观存在,一旦超越了这一极限,再强力的弹簧也会被拉折—“量价齐跌”的格局难免出现,市场从成交萎靡最终走到一片萧条,经历低谷期。
    广州、深圳楼市的提前入冬,这种“急冻”态势恰恰是楼市承受力已经逼近极限的先兆,尽管目前还不足以说到达突破时刻。但是,不能不信,这已是白热化的阶段。
   然而,“房价下跌说”不能全信也不可怕。楼市的成交量不是开发商单方面可以主导的,但是,房价,特别是目前淡季的营销和打折策略,却有开发商的技巧隐于其间,水分难免存在;同时,一周、乃至一月的房价数据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偶发因素过多。
   一切都怕,最后只能害了自己。
   麦哲伦环游地球一周,当初“怕不怕”遇到台风?“怕不怕”被野人生吞活剥?中国的活命哲学,在决定做一件事之前,总有九十九个怕这怕那的理由,而自以为是“稳健”。其实,怕不怕各是概率的一半。五百年来,欧美人心中不是没有一个“怕”字,但他们坚信的是概率的另一半。难怪,工业革命在西半球诞生,我们还是一路颠簸。
   房价上涨时,我们怕跌、怕崩盘;房价下跌时,我们怕产业不是“支柱”,怕地方财政亏空。中庸之道是好事情,但是理解有误,就成了投鼠忌器,两头不落好。什么都“怕”字当头,必定一事无成。
   面对市场的变脸和不透明,面对生与死的质问,只有不再战栗和哭泣,冷静对待和推动改变,方是真正之国民,也惟有不轻易集体失控的国民,方是市场的共同维护者,而不是可怜巴巴的所谓胆怯的“百姓”。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易经》第六十四卦,也即最后一卦是,未济,“尚未完成!”。调控,亦如斯。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