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县官升厅…  

2009-09-23 09: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县官升厅…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八期《利润与心灵的平衡》

 

 

_葛剑雄

 

 

我国的财政开支中,用于民生的教育、医疗

社会保障等的比例至今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发展中国家

如果官员数量、特别是中高级官员继续膨胀

用于民生的经费更难提高

 

 

据《南方都市报》 85日报道,全国已有8个省份出现了副厅级或厅级县委书记,突破官员升迁模式。其中湖南新提任19名县委书记为副厅级干部,其中有16人继续兼任县委书记。广东早在2005年就开始提拔一批县委书记为副厅级干部,开全国先河。四川、江苏等地则以地级副市长(副厅长)兼任县委书记的形式来高配县委书记。浙江、广西、吉林等地的县委书记则同时兼任市委常委职务,而一旦成为常委,他们的行政级别就相应提高至副厅级。海南省的尝试更加大胆,任命正厅级的共青团省委书记为昌江县委书记。

对此,报道中提到的一些专家都予以积极评价,我实在不敢苟同。

有的专家认为,这样做解决了县委书记的仕途上升渠道。因为县一级的行政级别比较低,最高为正处级,这导致很多干部到了县委书记的职位上还要积极谋求升迁将这部分县委书记提拔为副厅级干部后,有利于他们在这一重要位置上稳定、长期工作。这些说法不仅不符合中共《党章》对党员的基本要求,不符合国家对公务员的基本要求,在逻辑上也说不通。县委书记并非不能有升迁的愿望,但任何政党和政府的上层结构都是金字塔形的,100位正处级干部能提到副厅级的总是少数,再由副厅级提到正厅级的就更少,而由正厅级提到副部级的已属凤毛麟角。提升的标准只能是个人的德才和政绩,多数人得不到提升是完全正常的,每一个台阶都会是大多数人提升的终点,否则金字塔结构就不复存在,甚至有可能变成纺锤形或倒金字塔。县委书记谋求升迁要靠自己的努力,通过正当的竞争,而不是靠增加上一级的职数或普遍提高某一职务的级别。如果县委书记心术不正,以权谋私,增加副厅级只能诱发他们的私欲。将他们提为副厅级后,难道就不再积极谋求升迁了吗?难道他们会甘心一辈子当副厅级吗?要说他们就此能稳定、长期工作,无异痴人说梦。

其实,此门一开,结果必然是竞相仿效,并将规模扩大到最大限度。当初地改市撤地建市时,《宪法》第三十条规定得很清楚:直辖市和较大的市分为区、县。到今天,《宪法》这一条并未修改过,但除了西藏等区省还有十多个地区以外,全国二百多个地级市都成了比较大的市,都成为一级实体政府,都已拥有四套班子。可以肯定,不久的将来,全国的绝大多数县委书记都会升为副厅级或厅级。书记提了,县长能不提吗?

果然,有的专家已经指出了这样的可能全国2862个县和县级市提高半格,由目前的正处级提高为副地级,全国41636个乡(镇)则由正科级提高为副处级。他认为这样做的背景县一级以后的发展趋势是把县域经济做强做大、县拥有更大的权力,在中国城市化和工业过程中是不可替代的角色。且不说县域经济做大做强是否必须与县委书记提高级别有必然的联系,即便如此,一旦所有的县委书记都提高级别后,对其中的优秀者不是又得往上提了吗?否则能保证他们不谋求升迁吗?能使他们长期稳定吗?

党政干部的配置和规模是国家和地方的重要事务,应该由上一级政府明确规定,或者由同级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到目前为止,既没有见到党中央和国务院的的决定,也没有听说相关省、市、县的人大讨论过这些方案。总不能试点到既成事实后再让人大承认吧!总不能像地级市那样公然蔑视《宪法》吧!

另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是行政成本和政府的财力。地级市已经增加了上万厅级干部,如果再增加数千名厅级书记、县长和数万名正处级乡镇干部,新增加的财政负担显而易见。精兵简政的口号不知喊了多少遍,事实却越精越多,越简越繁,无论是官员还是机构都已达到建国以来空前的数量。而且,在废除职位终身制的同时,高级官员正在实现待遇终身制,中级官员也在仿效。我国的财政开支中,用于民生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的比例至今远低于发达国家,甚至低于发展中国家。如果官员数量、特别是中高级官员继续膨胀,用于民生的经费更难提高。

宋朝的历史为我们提供了一面镜子。宋朝实行优待士大夫的政策,对社会稳定的确有积极作用,但也使国家背上了越来越重的包袱。由于待遇优渥,官僚生活舒适,子孙繁衍。为了安置日益增加的官僚后代,又大量扩充官吏名额。宋初四十余年间,中央政府的官吏增长五倍多。三班院吏最初仅三百人,一百年后增加到一万多人。真宗时裁减各地冗吏就有近二十万,未裁的当然要数倍于此,地方官甚至有在十年内增加六倍的记录。尽管如此,官吏名额还是满足不了宗室和官僚子孙的需要,于是专门设置了一些不发俸禄的名片官吏,允许他们自己解决收入。虽然政府的直接开支没有增加,但这些人凭着官吏的名义和这一特殊政策,公然贪污受贿。而且由于不影响政府开支,这类编外官吏的名额往往更多更滥。王安石变法和其他改革都离不开财政问题,但因为涉及官员的切身利益,无不以失败而告终。

   有鉴于此,对普遍提高党政官员级别的政策一定要特别慎重。在强县的同时,应该逐步撤市,使官员总数逐步减少而不是增加。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