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上海这…  

2009-09-08 1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上海这…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

 

 

_胡安东

胡安东,资深媒体人公共与民享地产意见人士

 

 

上海这幢有着美好名字的莲花河畔景苑的倒掉

不是地产商没看好风水,不是建造成本不足以支撑住宅质量

不是中国建筑技术没达到现有水平

不是住房领域缺少资本流动性,而是我国公共住房体系不健全的结果

是对人民居住安全的应付和冷漠的结果

 

 

   这幢楼倒了,倒得有点怪异,倒得有点夸张,甚至倒得有点另类,让人不得不用倒覆这样一个事故中极少用的名词,来为权威的调查结果出台前而释义。

   于是,在民间汹涌而至的论它的倒下里,自然不乏水平压力差地质主因说基坑不牢说河畔忌盖高楼说等不同的挞伐檄文,颇有点《再论雷峰塔倒掉》的另一种意味。

   但我却以为,这幢楼的倒下,是倒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和地点!

   它不是倒在当年房管所每位员工月工资只有49块的年代,而是倒在了政府官员入股,用区区800万元资本做几十亿大生意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暴露的仅仅是职能部门的责任意识缺失?为什么就不能查查那些股东背后沾满威权的红利?

   它不是倒在当年大量知青返城,造成新四世同堂的住房稀缺年代,而是倒在了大开发商扎堆上海,各路炒房团风起云涌,外滩和浦东寸土寸金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暴露的只是新房奴的尴尬处境?为什么就不能去追问住房悬殊越拉越大的根源?

   它不是倒在福利分房制度寿终正寝,我国进入住房消费货币化的当年,而是倒在了商品房经济高度活跃,上海豪宅成交量屡创历史新高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暴露的不是民生住房导向的偏差和住房公平的遗忘和丢失?

   它不是倒在房改初期600/平方米那个住房匮乏的筒子楼年代,而是倒在了上海住宅均价高达1万元/平方米以上、高楼大厦比邻而建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暴露的不是建筑年代的某种倒退和地王们的悲哀?

   它不是倒在包工头把持建筑队伍和施工项目的十年前,而是倒在了严禁层层转包、建筑施工单位大讲质量就是生命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不是在忽悠那些建筑质量安全法制和规章,将它们变成了挂在墙上的摆设?

   它不是倒在土地价格由政府划拨,地价几乎零成本的改革开放初期,而是倒在了一线城市的楼面价都达到万元/平方米以上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同样暴露了地价越来越高,住宅质量越来越低的萝卜快了不洗泥的尴尬。

   它不是倒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五大三粗、沉重无比的大跃进年代,而是倒在了住宅建造进入科技节约年代,每幢住宅楼都在用新材料、轻材料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更是全面暴露了当代鲁班已然没了祖师爷教诲的责任意识。

   它不是倒在从规划、施工许可、招投标到资质管理、工程监理都少有人追问的文革时期,而是倒在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对建筑质量三令五申的今天,就在这幢楼倒下前几月,我国已开始组织对建筑质量的拉网式大检查。为什么还能让这么一家只有三级资质的开发商成为漏网之鱼?

   它不是倒在建筑水平尚没达到一定水平的三、四线城市,而是倒在了能够盖得出东方明珠观光塔,以及环球金融中心等中国第一高楼的上海。毕竟这里云集了我国建筑资质等级最高的特级施工企业,他们能与那么多跨国公司争夺现代化摩天大楼的建造权,为什么就不能盖出让市民有安全感的普通住宅?

   它不是倒在楼市还没出现拐点,没出现救市,没民众发音的信息闭塞年代,而是倒在了从国八条N,各种管理权高度集中的今天。难道我们真不该反思一下,为什么增加了规划、国土、建设、金融等多个事权环节,温总理那句我最关心住房问题,依然难以理清头绪?

   它不是倒在第一次房屋普查只有一个口径、一张表格的1985年,而是倒在了学术机构一大堆,专家研究一箩筐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反映出的不是统计、土地、金融、学界各方对数据发布的按需所取,以及圆滑和世故的心态?

   它不是倒在地产商纷纷集体宣誓要过冬,打死不当地王2007年下半年,而是倒在了新一轮国进民争的拿地血拼;倒在了央企忽然一个回马枪的今天。这样的对比和反差,难道还不能明证:央企地王槌砸碎多少买房梦的凄叹?

   上海这幢有着美好名字的莲花河畔景苑的倒掉,不是地产商没看好风水,不是建造成本不足以支撑住宅质量,不是中国建筑技术没达到现有水平,不是住房领域缺少资本流动性,而是我国公共住房体系不健全的结果,是对百年建筑信仰嘲弄的结果;是对人民居住安全的应付和冷漠的结果。这无疑是对高房价一记响亮耳光。

   如果每座城市依旧对建筑质量熟视无睹,只关心它的土地财政和城市大规模开发,而在建筑质量和安全上进行扯烂污。那么,带给居民的就不仅仅是提心吊胆和公共恐慌,而是一个建筑大国对人类居住幸福的轻蔑。

   从这个更严峻的角度出发,中国对公共和住宅建筑质量和和睦人居的认识,无疑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