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灵魂是那…  

2009-08-31 1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灵魂是那…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七期《无聊时代与最后的人》

 

 

_齐宏伟

齐宏伟,文学博士,南京师大副教授,《南风窗》专栏作家,一手诗歌,一手评论

已出版《心有灵犀欧美文学与信仰传统》、《彼岸的跫音》

《一生必读的关于信仰与人生的30部经典》

《文学·苦难·精神资源年中国文学与基督教生存观》

《主在天地间每周灵粮》《目击道存:欧美文学与基督教文化》等书

 

 

若说人的肉体是河岸,灵魂就是那应该入海的河

它来自于海,最终还要归回大海

在这条河不相信大海存在之前

它的流动不过是流浪

一旦它相信了那海的存在,听到了那海的召唤

流动就不再是流浪

而是回归,是结束流浪之后的归回

 

 

   有这样一篇童话

   风告诉一棵在冬天干枯了的小草说:春天来了。小草说:春天长什么样?春天在哪里呢?风说:我无法告诉你春天长的什么样,也不能告诉你春天在哪里,我只知道当你变绿了的时候,就说明春天已经在你心里了。

   这使我想到了人的灵魂。

   我们不知道灵魂的样子,但正因为有了灵魂,我们才是今天的样子。

   我们不知道春天在哪里,但分明能看到春天到来的足迹,听到春天走远的叹息。

   我们何尝不能看到灵魂的足迹,何尝不能听到灵魂的叹息?

   比如对死的感知,在所有活着的动物和植物中,只有人有强烈的死亡意识。过去,咱们同胞崇尚什么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其实没什么好标榜的,因为人毕竟不像猫狗,死就死了。面对死亡,人总是要挣扎、害怕和延宕,因此才有了哈姆莱特的to be or not tobe的拷问,才有了海德格尔把人称为有死者的著名定义。诗人哲学家帕斯卡尔甚至把死亡意识提升到人的本质内涵角度来思考,他认为人是宇宙间一根脆弱的芦苇,一口气、一滴水都可以置人于死地,但人还是能比杀死他的宇宙更高贵,因为人知道自己会死,而宇宙不知道。

   还有对绝望的体会,用浮士德的话说就是每天早晨醒来,我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几乎泪流满脸,眼见这一天悠悠忽忽,又将一事无成,一事无成,连每种兴致的预期都会为任性的吹求所消磨,活跃胸臆的创造精神倒为千百种人生蠢态所耽搁。黑夜降临,还必须惴惴不安地躺在床榻上;那时也不会给我送来什么安宁,倒是一些狂乱的噩梦使我胆颤心惊。住在我胸中的神可以深深激动我的内心;它凌驾我的全部力量,却动摇不了外界任何事情。因此,生存对我只是一种负担,我宁死而厌生!我们听不到飞鸟和羚羊有过这样的叹息。

   再比如对意义的渴求。动物从来不问为什么活着这类折磨人和苦恼人的问题。人却不能不问。我心不安,但求心安。禅宗的一位祖师这样说。很多人,物质的东西要啥有啥,但就是觉得活着没意思,这不正说明里边的灵魂在空虚着吗?肉体有肉体所需的食物,灵魂也有灵魂所需的食物。卡夫卡在《饥饿艺术家》中就批评当今是一个餍足流油的世代,再也体会不到灵魂的饥饿,由此也就真把灵魂给饿死了,最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小豹的欢乐。行笔至此,敢不忧患?这位艺术大师临死前在病床上捧着这篇小说的校样,流出了眼泪。

   还比如说对神的寻找。泰戈尔《吉檀迦利》写得多好:在我向你合十膜拜之中,我的上帝,让我一切的感知都舒展在你的脚下,接触这个世界。像七月的湿云,带着未落的雨点沉沉下垂,在我向你合十膜拜之中,让我的全副心灵在你的门前俯伏。让我所有的诗歌,聚集起不同的调子,在我向你合十膜拜之中,成为一股洪流,倾注入静寂的大海。像一群思乡的鹤鸟,日夜飞向他们的山巢,在我向你合十膜拜之中,让我全部的生命,启程回到它永久的家乡。你在动物那里能看到吗?从没看到一群猴子盖座教堂拜他们的神。

   所有这些都使人天生晓得:人不可能只是一块蠕动的肉。一朋友跟我讲过,有一次他半夜醒来,突然失忆,忘了身边的妻子跟自己有啥关系,努力想了半天还是弄不明白两块肉怎么会躺在一张床上,想着想着,不禁毛骨悚然起来。如果没了灵魂,人岂不真成了行尸走肉?行尸走肉还有点热气,这点热气没了,人和一块石头还有啥区别?另一友人过去在铁厂当工人,夜里常把铁水盛在模子里等它冷却。一个有月光的晚上,他看着铁水在凉下去,抬头看到月亮,似乎冷冷地散发着热量,其实那本来就是一块发光的石头。低头看到自己,似乎也在凉下去,他不由得问:我也是一锅铁水吗?也是一块暂时发光的石头吗?等这点热没了,凉了,冷了,就彻底没了吗?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失声恸哭。

   而在《圣经》看来,灵魂不是假设,而是事实。上帝起初用尘土造人,又给人吹了一口气,于是人就成了有灵的活人,人也就由肉体和灵魂两部分组成。这跟上帝造的动物完全不一样,上帝造动物没给动物灵魂,却单单把灵魂给了人,因此人就成了万物之灵长,按《圣经·创世记》的说法就是上帝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上帝的形像是什么?根据《圣经·以弗所书》的解释,就是真理、仁义和圣洁,也就是人有追求真理的理性,有追求公义的意志,也有追求圣洁的情感,人有超出本能之外的知、意、情。于是,人生在世,就不能只是吃吃喝喝,满足肉体的需要,还要追求真理、公义和圣洁,用柏拉图的话说就是—“人最大的责任是学像他的上帝;用耶稣的话说就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所以,灵魂的饥渴不能用肉体食物来满足。《新约·约翰福音》就记载了这样一个生动的故事,说的就是灵魂的事:有个女人指望通过爱情来满足灵魂的需要,竟结了五次婚,也离了五次婚,最后就懒得结婚了,跟一个男人同居。她到井边打水,遇见了耶稣,耶稣对她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耶稣的话一语双关,这水是物质的水,他所赐的水指的是灵魂的水。这个女人最后认出了耶稣是救世主,就忏悔自己的罪,在信仰中获得了属灵的活水,解除了灵魂的饥渴,内心也得到了安息。

   若说人的肉体是河岸,灵魂就是那应该入海的河。它来自于海,最终还要归回大海。在这条河不相信大海存在之前,它的流动不过是流浪。一旦它相信了那海的存在,听到了那海的召唤,流动就不再是流浪,而是回归,是结束流浪之后的归回。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