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先知的宿命  

2008-10-06 1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先知的宿命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九期《大风起》

 

 

 

文:吕尚春
吕尚春,《经济观察报》蓝筹地产主编

 


无论怎么表述,结果是清晰的
只要权力越界,而且被商业利益附着
那么拖庇于政府的威权与天然信用
这个畸形的产物就会在生出厚利的同时
在另一个抽屉里攒下足够的危机

 


   有一个著名的游戏叫“随便抽”,双方分别从立着的一堆方形积木中,轮番抽取其中的一根木头,而随着方形积木中木块越来越少,抽取木头导致整个结构坍塌的危险性越来越高,胜利属于最终没有触动塌方的那个人。
   房地产的冬天来了吗?房价何时见底?每一个声言预测的人,都试图把自己的论据与主张,控制在可以自圆其说的框架中,以确保自己抽取的木头,是那根离塌方尚远的“安全木块”。
   不过最为安全的做法,可能是远离这个游戏。即便像经济调控的神奇人物格林斯潘,最为动人的也只是他击碎过往经验时的反省,“回顾起来,目前美国的金融危机很可能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痛苦的阶段。”
   在接到居住在华盛顿的撰稿人殷紫给我发来的邮件时,我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我的读后感,殷紫同时是FT《金融时报》的作者,我想她会谨慎把握自己下笔的尺度:“根据美国无家可归者联盟(NCH)这两年对次贷危机和无家可归现象的跟踪研究,他们认为目前美国部分地区无家可归者数目的上升和次贷危机有着密切相关的联系,如果执政者不对此采取防范措施,将会使这一现象恶化且泛滥,其结果就是令数以千计的个人和家庭无家可归。似乎是给布什政府所公布的结果泼一瓢冷水,NCH通过自己的调查,认为有足够证据表明2007以来,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无家可归者逐渐增多??有相当一部分无家可归者,绝非好吃懒做之人,他们有固定工作,只是因为工资过低,无法负担租金或房贷而不得不流落街头巷尾,这种现象在房价高昂的富裕地区尤其显著。次贷危机迫使一部分中产阶级也加入了无家可归者的队伍,这似乎耸人听闻,但却是事实。NCH的总裁说,“在次贷危机中的人们—房主和房客们,正在逐渐变得无家可归。”
   殷紫为了给我们提供配合文章的照片,拿起相机走到了街头,去和那些无家可归者呆在一起。一项被称为“安全停车”计划开始实施,“给那些因为次贷危机不得不把‘四个卧室’降格至“四个轮子”的无家可归人士。”
   直至现在,国内谈到次贷危机的说法,仍有不少人视其为只不过是封闭在金融机构之间的动荡,是美国房地美、房利美信贷机构的次级证券产品,打包卖给了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与老百姓没有直接关系。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人云亦云而已,如果不是现实生活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依托于现实存在的虚拟金融世界,怎么可能凭空起浪?
   在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公开的信息中,清晰地记录了房地美、房利美成长过程,简单说“两房两美”,就是准政府控制的私营机构,可以购买银行发放出去的住房贷款,然后把其证券化后卖给其他投资机构,以此杠杆行为支持美国“让低收入者拥有住房”的公共规划,美国政府罕见地为这两个企业大开绿灯:“公司发行的证券可免去联邦证券委员会的审批,是各金融机构可以无限持有的资产;公司在必要时可获得财政部最高22.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公司经营范围不受州界和地域的限制,不需地方监督部门的认可和批准;公司在依法留足资本金后,经营收入归股东所有等。”这简直就像是从天上掉馅饼,一个营利性机构拥有准政府背景,不用证券部门审批,又不受州界监管,可想而知,房地美、房利美在银行的心目中会是什么位置。
   房地美、房利美的确不是发放住房贷款的地方,但却是可以从大大小小的商业银行像回收“垃圾”一样,把银行放出去的住房贷款全部埋单,银行无论把钱贷给谁,都有房地美、房利美把风险接过去,房地美再把它变成证券卖给英国、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到2008年1月,房地美、房利美持有住房贷款额度,占全美42%。
  “谎言贷款”一时成为压在房地美、房利美头上的噩梦。不断有报章披露出,经纪人如何打着房地美的旗号,去拉拢那些没有购买力的人,以零首付敞开了次级贷款大门,而正是这些其实不具备住宅升级能力的人,被经纪人怂恿,硬着头皮把自己推向了尴尬境地。
   凯恩斯的自由市场之梦,第一次在一个有着“准政府”背景的私营机构的疯狂售卖中,栽了一个大跟头。可是,当我们仔细回味以上的说法,就知道这有多么蹩脚,“准政府”与“私营机构”之间居然划上了等号,用我们熟悉的话说,就是“政府插手管了市场该管的事”,没有被约束的行政权力驾驭了逐利的市场行为。无论怎么表述,结果是清晰的,只要权力越界,而且被商业利益附着,那么拖庇于政府的威权与天然信用,这个畸形的产物就会在生出厚利的同时,在另一个抽屉里攒下足够的危机。
   当然,我们不能因此揣度在其他领域,像房地美一样的荒唐事情也在蔓延,而美国的市场经济模式出现了大问题。那里依然有着成熟的权力约束机制,而市场中的创业者可以饱享公平。但是房地美危机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不受监管的“准政府”权力,一旦泛滥,哪怕是在“市场经济”历代教父诞生的地方,最终的危机都会像洪水一样难以收场。
   在9月5日,房地美、房利美被美国政府正式接手,将现在管理层清洗尽净,纳入政府正式监管程序。
在次贷危机之后,国内反映迅速,不仅对住房贷款审查更为严苛,更是数次提高基本利率准备金,收紧了银根。面对泡沫、热钱、房地产,金融系统几乎是手把着“显微镜”审查着这个行业的一切动向,这其中不能不说险象环生的次级贷款起到了相当的预警作用。
   当然,金融管制的原因是多重的,比如还有通货膨胀压力、流动性过剩等等,总之最终导致银行毫不客气地向房地产商、投资买房者示以逐客令。
   刚开始,是房地产商着急,而游资迅速嗅到了这群金钱饥渴大鳄,私对私的民间借贷,年利率高至35%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是到了现在,轮到地方政府上火了。没有房地产商,以往卖土地几乎可以占一半地方收入的辉煌时刻不复存在。这样的变化幅度实在太罕见了,仅仅一年前,还是“地王”林立,各个城市的“地主”坐在观战台上,看着房地产商疯狂斗地,心中暗喜,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市长却要拉起一个团队,到处奔波求贤,让地招商。
   更有甚者,为了营造出良好的投资环境,有地方居然开始“以财为柴、生火求旺”,而目的就是激起地产商重新“进场”的欲望。9月7日,西安市出了一个《关于恢复房地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只要市民买商品房最高可得到1.5%的补贴,同时对开发商的市政建设费每平方米减去35元。这是个注定掀起波澜的话题。
消息甫一传出,抨击之声即来,“警惕地方政府假借民生为房产托市”跃然纸上,“在中央有关部门紧锣密鼓地进行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上级政府提出将稳定房价与官员乌纱帽挂钩情形下,部分地方政府或许不再敢于明目张胆地推高房价,但是也不能排除其通过假借促进民生等理由暗行‘托市’之实,以帮助民众购房名义化解调控举措于无形的可能性,而且这后一种办法相对更为隐蔽、危害后果或许更为深远。对此,上级政府与民众不能不明察并抱应有的警惕。”
   这使得问题变得复杂而难以厘清,自1994年之后的分税制,优质税种基本全部由国税局收缴,面临“财权上收,事权下放”的地方政府,不去找钱,那教育、劳保等等等等如何交待,而找来能让自己盆满钵满的房地产商,却又容易招来热钱、投机者与民众的抱怨。
   每一个问题,都会由于它本来就具有的两面性,而成为不同利益方互持的攻击或守护的理由,天然的正反关系,最终结果不言自明。这就是当谈到房地产形势到底将如何演变时,难以研判之处。不同的权力主体,有着不同的管制责任与收益,而必然结果,就是致使行政权力最终走向不同的与利益联姻的方式,或者阻截利益流失,或者是吸附逐利者入场,而这个时候,所谓“房价”,只不过是不同利益主体之间戴在手腕上的拳击套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