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白宫里…  

2009-07-13 11: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白宫里…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

 

 

_约翰·M.布罗德(John M.Broder

_任文科  译自_《纽约时报》

 

 

   作为一位物理学家,朱棣文(StevenChu)曾亲眼目睹过悬浮于强大的激光束之中的原子,以及在真空器皿中螺旋的DNA

   但是,在美国能源部长这个新岗位上, 朱棣文博士正在观察的现象,是他在科学实验室中从未观察过的。

   比如,在最近的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他见证了一位经验不足的内阁成员(他自己),是如何被一位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共和党前总统候选人)全面剖析的。

   在朱棣文证实奥巴马政府暂停内华达州核废料处理工作的打算之后,麦凯恩露出了不悦之色。雅卡山(即Yucca Mountain,是位于内华达州的核废料处理基地)出了什么问题,朱博士?”就在朱棣文试图解释的时候,他又质问了一次。

   “我想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朱棣文最终答复道。

   对于这位身材瘦小、谈吐斯文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来说,华盛顿的政治生活才刚刚开始,用他的话来说,这种生活就好像被抛弃在了泳池的深水区里61岁的朱棣文曾经担任斯坦福大学物理学系主任,并负责运营一个国家实验室。但是,除了遭受麦凯恩猛烈的言辞抨击之外,他还被迫收回了关于OPEC(石油输出国家组织)的一些不当评论,同时还被要求尽快花掉数以百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资金(最高层在这方面并没有给予实际的支持)。

   朱棣文还不能游刃有余地回避记者的刁钻问题,对于我稍后再和你谈论这一话题这类通用的敷衍技能,他还没有熟练掌握。

   他承认,他还不甚了解某些政策问题,比如说OPEC组织的生产配额。对于随同内阁职务而来的周密审查,他依旧处于适应期。

   “我没有充分意识到成为一位公众人物的真正含义,朱棣文最近在密尔沃基市(Milwaukee)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在密尔沃基,他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同一群科学家探讨生物燃料方面的问题,并参观了一户正在增强御寒性能的住宅(这是当地正在实施的一项计划)。

   奥巴马总统委任朱棣文实施他优先考虑的重点事项:使美国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重建美国的电网体系,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他的工作中与科学有关的部分是最有价值的,朱棣文说。在密尔沃基市访问期间,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Wisconsin)的一位研究人员告诉他,当地的一位企业家正在将制作奶酪产生的废品转换为乙醇,然后将其与附近便利店中的汽油混合在一起,这一创新令朱棣文露出了笑容。

   “他会不会落下些乙醇在酒吧里呢?”他调皮地问道。

   几小时之后,他穿着一件袖口有些磨损的黄卡其布上装和一双学者气十足的褐色厚底鞋,十分尽责地参观了一间小屋,这间屋子使用的新型隔热材料和设施,可以减轻屋主的电费负担。当他出现的时候,各路媒体的5架摄影机已经在草坪上摆好了架势。幸好大多数问题是提给陪同他参观的威斯康星州州长詹姆士·多伊尔(James E. Doyle)的,朱棣文长舒了一口气。

   当他后来被问及最不喜欢哪一部分工作时,朱棣文表示:周围的人不断提醒我,在与媒体和公众交谈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注意言辞。我再也不能将我的所思所想大声地公布于众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十分严肃地看待。

   然而,当他接手政府面临的最严峻的政策和管理挑战时,朱棣文拥有许多他的同僚和前任所无法比拟的资本:诺贝尔奖、YouTube上的众多追随者(这家视频网站上有他的气候变化讲座)、一首非正式的主题歌斯蒂利·丹(SteelyDan)演唱的《朱博士》。在台湾,他是家喻户晓的大名人。在那里,杰出的科学成就往往会带来堪比摇滚巨星的地位。同他的父亲一样,朱棣文也是台湾最著名的学术团体中央研究院(Academica Sinica)的成员之一。

   作为能源部的新掌门,朱棣文正在竭力掌控这个最复杂、最棘手的联邦部门,并且要有效地、小心谨慎地分配390亿美元的救市资金。包括副部长在内的大多数高层职位依然空缺,这使得他不得不严重依赖职业公职人员管理11.4万人的雇员队伍、众多承包商,以及今年已经翻了一番多的庞大预算。这样的任务有时显得太过庞杂,华府中有些人在心中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这是否超出了朱博士的能力所及?

   美国商会21世纪能源机构(Institute for 21st CenturyEnergy)的主席凯伦·哈伯特(KarenHarbert),对朱棣文的学术造诣大加赞扬,称其为科学先生。但是她暗示,能源和气候变化政策的大政方针,依然是由前环境保护署主管卡洛·布朗 (Carol Browner)领衔的一个小团队在白宫决定的。

   “他是能源部长,还是产品研发部主任?”哈伯特女士问道。

   能源部主管公共事务的丹·雷斯蒂克(DanLeistikow)主任表示,朱博士是一位科学家,他不是政客,应该给予他一点调整适应的时间。

   “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摸透华府政治生态的可能性,要比一位资深政客弄明白如何应对碳截存的几率大得多雷斯蒂克说。

   在出任奥巴马内阁之前,朱棣文是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awrenceBerkeley,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隶属于能源部)的负责人,这家民用研究机构拥有4千名员工,每年的预算高达6亿美金。在此之前,他是斯坦福大学和贝尔实验室的教授和研究员。由于在用激光冷却、俘获原子领域的突出贡献,他获得了199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朱棣文出生于学术世家。他父亲早年从中国移居美国后,曾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研习化学工程,后来以教授身份荣休于布鲁克林理工学院(Polytechnic Institute ofBrooklyn)。他母亲在中国和MIT从事过经济学研究。哥哥朱筑文(Gilbert)现在是斯坦福大学医学及生物化学教授,如今在洛杉矶工作的弟弟朱钦文(Morgan),是一位声誉卓著的知识产权律师。朱棣文曾经说,就学术而论,自己是朱家的不肖子孙

   朱钦文这样评价他的二哥,他的适应能力很强,考虑问题周到全面。二哥具有胜任这项工作所需的技能储备探索真理的信念和挑战陈规的勇气。

   麦肯锡咨询公司的能源专家马特·罗杰斯(MattRogers),不久前接受朱棣文的邀请,协助他加快能源部的开支速度。他表示,仅仅将朱博士视为一只科学虫是错误的。他心地善良,待人友善。但他并不是一位很有耐心的人。大家最好做一下深呼吸,要充分意识到以后的工作速度将比以往快很多。

   朱棣文表示,他深受职位空缺和能源部极其缓慢的工作进度的困扰。他迫切希望开始履行他心目中的主要职责:发现那些有望终止美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有助于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科学创新,并为其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

   他曾经借助物理学概念做了一个类比:在华盛顿,牛顿第一定律物体保持运动状态不变并不适用。在官僚体系中,如果你启动某件事,它要么停止不前,要么脱离轨道,你必须不断地施加外力。他说。

   他表示,他打算不断地施加这种力量,因为这有助于解决世界的能源以及气候变化问题。

他说:如果我们不能明智地支配这笔钱,没有将其投资在解决这些挑战的新技术上,那么,我们将有愧于这个国家,有负于这个世界。

 

附:《纽约时报》记者黛博拉·所罗门(Deborah Solomon

在地球日前夕对朱棣文的采访全文

 

   黛博拉·所罗门(以下简称所):我确信您已经意识到,星期三是地球日。您是否注意到了?

   朱棣文(以下简称朱):我现在知道了。我想说的是,从现在开始,每一天都必须成为地球日。

   所:您曾经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物理学教授,现在又刚刚成为美国能源部长,您是否认为美国家庭在节约能源方面已经做得足够了?

   朱:大部分美国人可以做得更好。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你的住宅采取了妥善的隔热措施,要看看你家里的门窗是否具有很好的密封性。

   所:能介绍一下您在华盛顿的新家吗?

   朱:它是一栋建造于40年代的屋子,砖瓦结构。我已经调整了淋浴喷头的节流阀,每分钟不到两加仑。

   所:政府可以采取哪些举措,为清洁能源的创新提供激励?

   朱:就风能这种相对成熟的技术而言,政府最好提供一定的稳定性,这样各家公司便可以进行长期投资,这种投资有助于风能产业和风力涡轮机的发展。欧洲的情况就是这样。

   所:您所说的稳定性是何意?

   朱:比如,在风能方面,可以实施生产税收减免政策。我们想要的就是稳定性,这样投资者就会知道,投资税收减免政策会延续10年,而不是2年。

   所:众多环境保护论者相信,固定的烟尘排放税是激励降低碳排放技术出现的最有效的途径。

   朱:嗯,我们正在谈论的并不是烟尘排放税。这并不是奥巴马总统和我谈论的话题。

   所:能源部拥有多大的影响力?能源部的大多数预算不是分配给核武器和清除放射性废料方面了吗?

   朱:从历史来看,能源部起源于原子能委员会(AtomicEnergy Commission)。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核安全依然是能源部职责范畴的原因所在。

   所:您是第一位获得过诺贝尔奖的内阁成员。

   朱:这种说法不正确。基辛格博士也是诺贝尔奖得主。

   所:这不是在他任期之后发生的事情吗?

   朱:是的。我想我是第一位在任职之前获得诺贝尔奖的内阁成员。

   所:我看到的消息是,您是因为在冷却原子方面的贡献获得这一奖项的?

   朱:是的。

   所:您为什么不把它们放在冰箱里呢?

   朱:把东西置放在冰箱中,并不意味着原子核受到影响。温度的确是测试动能和原子摆动的一种尺度。但是,原子的运动并不会向你显示出原子核的状态变化。

   所:当索尔·贝娄(SaulBellow)获得诺贝尔奖时,他表示他并不是一心想要拿这个奖,他只是想在他的兄弟们面前露一把脸。

   朱:有些道理。我是在圣路易斯出生的,在皇后区待了一两年,就搬到了一个叫花园城的郊区。我大哥学业生涯十分辉煌,他创造了最高累计平均分的记录。

   所:哦,天哪!

   朱:千真万确。我比他小3岁,老师对我说,你要向你大哥看齐。当然,我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所:当你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时,你的家人肯定激动万分吧?

   朱:或许吧,谁知道呢?当我得奖的消息宣布以后,我等到早上7点钟,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她说:不错那么,你什么时候回家看我啊?”

   所:听说你不开车,是真的吗?

   朱:这是我太太的差事,但是我不再拥有车了。这么说吧,在大多数时间中,我基本上是骑自行车上班。

   所:现在呢?

   朱:我的安保人员不想让我骑自行车,也不让我乘地铁。我现在有一个给我开车的安保人员。

   所:您对增加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何感受?

   朱:感觉不好。

   所:我猜总统希望您活力四射。

   朱:我的太太也是这种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