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与水有…  

2009-07-09 1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与水有…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

 

 

_楚尘

楚尘,毕业于南京大学,从事过地质、媒体行业,写作诗歌、小说

著有小说集《有限的交往》等。现致力于出版业

 

 

我在三四年级的时候

对外界一无所知

甚至我和我的伙伴们都一致认为

那未知的远方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三十多年过去了,走过很多的路

看过很多的地方,回过头一看

我们那地方居然一点儿也不逊色

 

 

   我们那地方,水网纵横,四通八达。我的家前后左右都是河流,河流的前后左右仍然还是河流。所有的道路都由木桥、石桥、水泥桥,甚至横躺一棵大树连接而成。而没有桥的地方,只能通过摆渡。我的小学时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的。

   我在三四年级的时候,对外界一无所知,甚至我和我的伙伴们都一致认为,那未知的远方的生活才是最好的。三十多年过去了,走过很多的路,看过很多的地方,回过头一看,我们那地方居然一点儿也不逊色。我不敢说这是天下最美的地方,但我敢说,这个地方使我拥有了一个最美丽的童年。很难想象,没有河流的童年,是多么的乏味。

   我们的学校离河边很近,河水清澈见底,没有一点污染,喝在口里甜滋滋的,有一股清香,比现在的矿泉水好喝得多。我们那时候从未见过塑料袋和塑料瓶。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喜欢去河边喝水。我们都很调皮,爱动,喜欢嬉闹,所以很容易口干。解渴之后,我经常忘了上课的时间,仍然逗留在码头上。要不坐在那里看着河水发呆,要不就把鞋裤脱了,去抓鱼摸虾,甚至在水里游它几个来回。我记得,在我玩得起劲的时候,总是被一只大手揪住耳朵,把我从水里提上岸边。我站在码头上湿漉漉的,夸张地嚎啕,引得其他同学围观,觉得很没有面子。我决定要惩罚我的老师,他姓范,我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饭团,经常在放学的路上号召其他同学一起大叫饭团,我想他是应该听到过的,只是找不到证据来算我的账。有一次早读课,我根本没有念课文,而是拚命地诵读饭团饭团饭团,我摇头晃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方,甚至忘记了念饭团的本来目的。让我意外的是,我突然感到一个粗大的黑影站在我的旁边,抬头一看,吓出一身冷汗,立即闭嘴低下了头。有几秒钟,我甚至侥幸地幻想他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我的耳朵被揪了起来,整个人被拖离了座位。我想他肯定听到了。我被揪到了黑板下,范老师左右来回地揪着我的耳朵,力量很大。我知道这是报复的代价。而这代价理应要付出的,所以心里很坦然地接受着惩罚,冷静得出奇,一点也不惧怕。但越是这样,范老师越是气得够呛,他的动作越来越大,以至于一只手掌不小心掸到了我的鼻子上。我的鼻子很快流出来了血,而且流得很多,很吓人,衣服上也沾满了血。教室里鸦雀无声,连范老师也一动不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至看到了血,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因为我身上有很多血迹,结果是我的父亲找到了学校,劈头盖脸地对着范老师一顿咒骂。以后上课的时候,我不敢再和范老师对视,我总觉得他的目光阴沉沉的。其实后来我和他的关系很好,每次见面都要互相回忆这段经历,似乎这是一段愉快的经历。而从那以后,我很少再在课堂上调皮,慢慢地变成了一名好学生。

   即使成了一位好学生,也照样打架闹事。不过,我只打过一次真正的架,就确立了我的孩子王的地位。我在三年级之前,经常被一个高年级的同学欺负。这个同学欺负我们,既不打也不骂,而是叫我们从他的胯下爬过去。若不想爬过去,叫他一声爸爸也可通过。因为放学回家的路只有一条,而路的两边都是河流,只能从这条路上通过。我那时觉得这是奇耻大辱,但没有能力反抗,默默忍受了几个学期。有一年冬天的黄昏,我不知自己的哪根筋被拨动了,决定要改变这种局面。我精心做了准备,像往常一样,我笑嘻嘻地准备从他的胯下通过。他毫无防备,当我临近他的时候,突然大吼一声,用尽全力抱着他的整个身体,从河堤上一起滚了下去。河堤上都是刚刚被剪去树枝的杨柳的根,张着尖尖的头,非常危险,不小心被戳到眼睛,是可怕的。河下是结了冰的河面。他的脸霎时都变白了,失声痛哭。我们的衣服都被撕坏了,回家被父母一顿揍骂。从此以后,我们的地位变换了一下,他经常得从我的胯下通过。不过,我不像他那样盛气凌人,除非遇到特别不顺眼的,才会这样做。

   我知道,现在的孩子很难再有我这样的童年了,他们的乐趣完全转移在虚幻的游戏中,他们的许多行动也完全被虚拟了。包括体育课。

   现在看来,我们那时的体育课还是比较简单的。范老师不知从那里搞来了一只皮球,那时我们都这么叫它,它有点儿像篮球,但没有篮球的形状大,而且外表特别光滑。我们那时对球类的了解实在是匮乏得很,除了乒乓球和我们体育课上的皮球,我们连想都没有想过其它的球类。我们在体育课上的游戏并没有什么新鲜的花样,范老师只跟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游戏规则:谁抱起那只皮球的时间越长,谁就是英雄和胜利者。这样的规则根本不用我们去做任何思考,我们立即掌握了它,而且运用自如,甚至超出了范老师的想象。譬如说王薄,他一心想做英雄,有一次他抱到皮球后干脆趴到地上不松手,他赖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很神气地用他的小眼睛看着我们,一副旗开得胜的样子。他在拚命地拖延时间,以至不得不使范老师又重新修改了游戏规则:得球后不允许赖在地上,否则判输,要比谁抱着皮球跑的时间长。照现在的整个世界体育发展状况来看,我们的游戏颇有点像美式橄榄球的打法,可惜,那时候范老师和我们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已经玩起了这种世界上越来越流行的运动的雏形。

   这堂体育课搞得实在是热闹非凡,我记得那时候的学校操场上尘土飞扬,我们的争抢越来越激烈,真正有了强者得球,弱者一边跟着跑的味道。我几乎就没有得过球,但我跟在后面拚抢得特别有劲,我们的脸上,衣服上沾满了灰尘。范老师一直在一边站着,他显得特别开心,他不时在一边乐滋滋地笑着,除了有时候帮我们判一些纠缠不清的球之外,他几乎不干预我们的游戏。他乐呵呵地笑得多么开心!我后来跑不动了,很快掉了队,反正我也抢不到球,干脆,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同学们玩得似乎越来越有劲头,我坐在那里观赏他们的争抢感到太有意思了,我甚至觉得我的参与没有坐在那里欣赏的感觉好。

   我的童年故事几乎都发生在水边,包括这场体育课,皮球经常被踢到河里。我们上完体育课,所有的人都会冲到码头上,洗手,喝水。包括我们的老师。而关于我的水边的童年记忆将会美好地陪伴我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