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路灯  

2009-07-03 15: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路灯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

 

 

_刘畑

 

 

白天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

就看不清太阳

夜里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

但看不清路灯

 

 

   黑格尔曾经讨论过摄影家们甚为关心的曝光问题:在纯粹光明中就像在纯粹黑暗中一样,什么都看不见。这个哲学道理建立于我们瞳孔的生理构造:暗时瞳孔放大,亮时它缩小,但瞳孔的光圈缩放的范围是有限的,所以它无法企及纯粹的光明和黑暗。同时,瞳孔一次只能选择一种大小的光圈、接受一种亮度,故而白天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就看不清太阳,夜里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但看不清路灯。对于一个发光体来说,它的光明照亮了黑暗,它也就被自己的光明所遮蔽,每个发光体都是寂寞的,所以被当作伟人和偶像的人总是看起来云山雾罩、难以臆测,所以尼采说偶像的黄昏,意思就是黄昏时分、不太亮的时候,才真能看得明白。

   当然,我们通常所关心的是被照亮的世界,而非光明本身——自从羿射九日之后,大概就是这样了,所以顾城犯了个错误,因为他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光明对于肉眼,经常是危险的,光明太明亮,以致会让黑夜给的黑色的眼睛失明。因此,路灯是不应该在人体的视线高度上出现的一种东西,它或在头顶、或在脚下,当然由于人的身高就那么一两米,往下走可选择的余地较少,它会主要挑高发展。即便不巧它真的出现在我们视水平的高度上,也一定是被厚毛玻璃裹得严严实实了,否则,在直射的光线中,我们会感到一种强烈的、被威胁的不安全感,而瞳孔在它的照射下不由自主缩小后,我们将只看得清那个光斑,整个世界则会陷入由于光明而出现的黑暗中。

   由此我们可以明白,步行区域的路灯常常高度比人高上一点,而公路上的常常需要很高。因为在车辆作为单位的交通中,首先车辆的高度不等,路灯要比所有的车都高,其次由于公路常常笔直向前,形成了强烈的透视,路两旁往前延伸的路灯会逐渐趋向在我们视野的中心和水平线上,这将对司机的视力形成很大的干扰,这时在考虑到照明亮度和能源等问题的基础上,就会让路灯尽量拔高。

   路灯在照明时,可以分出具体的类型有直接向四周照射明、向下照射、透过灯罩照明、通过反射光板照明等等办法。当我们说:看,那里有路灯时,我们指的是路灯发出的亮光,我们说:怎么连路灯都没有?常常路灯就在旁边站着呢,只是没亮,没通电或者灯泡被砸了。这告诉了我们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们一般只把亮着的路灯叫做路灯。所以,当到了白天,这时路灯不发光了,它被一个更大的路灯——太阳照亮,它很清楚地证明了除了夜里的那一点儿光源,我还是一个具体的物,但不用时常常就意味着没有用了,去仔细翻捡我们的照片,你一定会在无数张你不曾注意的照片中发现路灯的身影,甚至,它就处于画面的中心位置。但我们的视线依然是轻松的穿过它们。

   不过,在穿过的时候,还是有些视线被截流。那是路灯杆身上的广告。高处,是广告牌的楼盘,这是要花钱才能买到的地方;低处,则成了牛皮癣小广告的窝点,纯手工贴的,高了人够不着,字儿小贴高了也看不见。而上海的路灯,会在杆上出现一盆花,节省了地面还能算绿化带。

   各种各样的,恰是路灯形象设计的一大源泉,一个城市之中,拥有比较精心设计的造型的路灯,往往出现在风景区、公园;还有就是商业街尤其是步行商业街,这都是具有旅游和消费性质的地点,然后就是校园、政府机关的门口和院子里。大型广场上照亮的灯,基本都是简单的几何造型,这时技术上要求占主导地位。

   路灯的形象总是整齐、笔直、对称,这时便具有仪仗队的性质,城市间的高速公路上的路灯,常常成为所通往城市形象建设的前哨;马路边的灯突然变成一朵朵花儿的,可能市政府快到了;国道边突然出现一些路灯都是金身,可能是刚经过一个做生意暴发的村子;旅游城市,路灯一般都挺漂亮;江南水乡的城市里,路灯多半都是纸灯笼的外形;港口城市,路灯最上面就会出现帆船和海鸟;这些符号性质的造型,都在提供视觉暗示,暗示这里的特产、风俗,此地的气质,北京的二环和五环,路面铺得差不多,但是鼓楼、天安门那块儿的路灯肯定比五环外的好看。

   从前国际友人访问中国,国家领导人经常陪伴访问南京长江大桥,周恩来总理就亲自要求大桥上的路灯必须用与天安门广场一样的玉兰花灯,而如今,种种玉兰花灯远至拉萨布达拉宫和八角街,在各个地方都有出现,也许我们可以从这种相似中发现点什么。

   如今大行其道的中式路灯,多为仿造灯笼、花灯、宫灯的样子而做,这让我想起曾经我们拥有造型和材质完美结合的时代,这些路灯所使用的正是那段记忆,今天我们用的是塑料,铸模具、翻模,用这种料可以塑造出任何形态的东西,只是如何才会有值得缅怀的记忆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