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一个城…  

2009-06-25 18: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一个城…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五期《利益时代与机会主义》

 

 

_胡劲草

胡劲草,中央电视台记者

 

 

如果说是非要在经济发展后才能找到自信

找到自信后才有可能捧起自己的历史

我宁愿相信此逻辑的合理性

 

 

   这两年做纪录片《梁思成林徽因》,在清华建筑学院资料室查看资料。三十年代,梁先生等中国营造学社社员踏遍千山万水,进行中国古建筑考察,留下了一套令人唏嘘叹息的中国古建和城市风貌照片,也为今天的我留下一大串纪录片拍摄地名单:蓟县、正定、宝坻、应县、大同、太原、绵阳、雅安………但我一直惦记着一个地名:四川广汉。

   眼前400多张摄于四十年代的广汉照片让我对这个只模糊听说过名字的地方大为神往。和其它地方照片档案仅有个别建筑物不同,广汉档案中留下的是该地一整套建筑物的照片:川王宫、魁星阁、龙兴寺、龙居寺、文庙、武庙、城隍庙……是你想见中的飞檐走壁、雕梁画栋、气势非凡的模样;此外是完整的政府机构照片,如县政府、卫生院、县警察局,县福寿院……各个门前秩序尽然,还有建筑风格各异争奇斗艳的广东会馆、江西会馆、湖广会馆、黄州会馆,各家宗祠,每座建筑物是精致的窗牖,雕工俊极的门屏,如此多各地会馆云集,显然曾是商贾云集的古蜀国重镇!读着这些建筑物的名称,看着这些令人愕然的精美照片,我对这个地处天府之国核心位置的广汉浮想联翩……

   何以广汉能够独此一家地留有如此完整的影像资料?进一步查询中国营造学社档案,得知其原因在于此地为国民党元老戴季陶的故乡,四十年代,作为当时的模范县,广汉重修县志,希望留下一套完整的影像资料,时值抗战期间,中国营造学社流亡到四川南溪县李庄,因为地利,他们得到了营造学社的帮助。

   我在记事本上郑重圈起了广汉这个名字,开始和当地的文管所联系。

   文管所很热情,但对我提到的各个建筑名称很茫然,于是向我推荐了退休馆员,年届八十高龄的敖先生。电话中敖先生得知我的意图后兴奋不已,说总算把我们盼来了……于是我对接下来他要告诉我的故事了然于心,不过是一个在中国重复上演的故事而已。

   抵达广汉。

   在文管所的会议室,我或许是有些成心地一一展示那些距离今天不过六十多年的广汉照片,川王宫、魁星阁、龙兴寺、龙居寺、文庙、武庙、城隍庙、广东会馆,湖广会馆,江西会馆,并不厌其烦地一一询问今日下落。在文管所工作像是有些无所事事的小伙子们被眼前的照片怔住,他们私语不知道广汉以前这么漂亮………。会议室的气氛变得有些不自然的凝重,只有敖老先生一个人的声音急切地回答我的每一个提问。语速急促的敖老,声调中并不如想象的会有伤感,敖老已没有伤感,我知他当日的倾述和举坐的倾听已是他此生最大的满足。

   中午吃饭,来了文物局的领导,我再次表示了我对广汉精彩历史风貌的仰慕,领导看过照片后显然有些茫然,决定午饭后和我一同进行一场广汉考古。

   所有名单上的建筑99%不再。在敖老的带领下,我们才能从某个深巷中废弃的单位仓库或者某中学职工食堂的飞檐一角分辨出这些建筑曾经的桀骜不驯………幸存下来的文庙大殿曾是当地医院的库房,现在作为文管所的仓库,常年大门紧锁,开启后发现在厚厚的浮尘下堆着几年前拆广东会馆时留下的精美绝伦的雕花木件、石碑、器皿……另有一部分上品挂在文庙后院,现如今一个对公众开放的棋牌室的墙上,终日凝视着麻将声声……

   一路上领导对我电脑中的这些广汉旧时影像大感兴趣,啧啧称憾。慨叹,如果这些建筑哪怕是半数保留到今天,那广汉绝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留不住客人。领导讲话总是能切中要害。广汉距离成都仅25公里,四方来客都是冲着广汉著名的三星堆考古遗址,参观罢了自是扬长而去……若能留住客人就能留住财富,若今日广汉真如那一套半世纪前影像所描慕的古色天香,在今天那就是GDP 啊。

   我经历的这个故事真的很老套很老套,不断不断地反反复复听到城市发展拆除、呼号、抗争、无疾而终,又一轮拆除呼号抗争无疾而终,每个城市都大刀阔斧地建设立交桥、宽马路和摩天楼……当每个城市终于不负众望地都出现了立交桥、宽马路和摩天楼之后,接下来的是节假日人们蝗虫般地要涌入那些少之又少残存的古城古村古镇。而这些古城古村古镇的残存又绝非何方贤圣奋力挽救的结果,它们往往恰是经济发展的阳光尚未来及普照下的阴影,终能幸运地在遭到劫杀前等到了世人对它们的另眼相看。

   此情此景在中国各个地方上演,或许这就是和世界绝缘数十年的代价。如果说是非要在经济发展后才能找到自信,找到自信后才有可能捧起自己的历史,我宁愿相信此逻辑的合理性。广汉领导在切肤之痛后已更高一筹地意识到那些旧时之物如在今日将更被另赋予声誉之外的财富,我们称之为双赢。但怕就怕有人在窃笑,各地地毯式毁灭的过程中利益被操控瞬间可以暴富何苦劳烦历史遗迹保护费心费力既被称为造福后人而我死后原本哪管洪水滔天!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