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日本稻农…  

2009-06-16 18: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日本稻农…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

 

 

_马丁·法克勒(MartinFackler

摘自《纽约时报》  _魏钊

 

 

日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给人的整体感觉是正在逐渐瘫痪

其象征就是农业所面临的困扰

经济学家们认为,面对人口结构老化和长期低增长带来的挑战

这个国家试图通过燃烧早年积累的丰富财富维持现状

而不愿做出根本性的变革

 

 

   日本海沿岸有着广阔的平原地区,是这个国家最为重要的粮仓之一。在丰沛水源和肥沃土壤的眷顾下,整齐的稻田为此地早春时节镀上一抹金黄的色彩。然而,这里却并非完美无缺。

   在田地中劳作的农民越来越少。视野所及,荒芜废弃的耕地随处可见。由于土地狭小,加上水稻价格下跌,许多稻农发现种地并不划算。

   海那边吹来一阵冰冷的风,五十七岁的农场主铃木仁站在自家拥有四百五十年历史的农场里,对记者说道:日本的农业没有金钱,没有年轻人,也没有未来。

   日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给人的整体感觉是正在逐渐瘫痪,其象征就是农业所面临的困扰。经济学家们认为,面对人口结构老化和长期低增长带来的挑战,这个国家试图通过燃烧早年积累的丰富财富维持现状,而不愿做出根本性的变革。

   “日本的农业危机预示着整个国家的未来,东京瑞穗证券经济学家康成野表示。

   许多农场主和农业专家认为,日本农业正在快速走入某种绝望的境地,这是人口下降、贸易自由化和政府财源耗尽的结果。他们将其称为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农业危机。在庄内町(Shonai),耕地价格在过去十五年中下跌70%,另外,耕种者数量自1990年以来,也缩水一半。

   据日本统计局记载,作为这个国家传统上最为主要的粮食作物,其稻米产量在最近十年中下降20%。这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种警报,目前该国61%的食品需要进口。

   农业地区最大的麻烦是老龄化问题。据农业省统计,日本三百万耕种者中,70%年龄在六十岁以上。自2000年以来,暴增的财政赤字迫使东京对曾支持乡村经济的公共开支项目进行削减。另外,猛烈下滑的出口正在消灭许多农业家庭赖以扩大收入的工厂职位。

   虽然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令情势雪上加霜,但问题的根源在于日本的农业经济体制,那种小规模、无效率的家庭耕作方式可以追溯到二战末期。而且,尽管许多农场主和农业专家认识到这种体制已经在崩溃之中,但一些既得利益者和因循守旧的人一直阻止变革的发生。

   在日本的政治金字塔中,统治这个国家超过半个世纪的自民党站在巅峰,而农村选民正是他们的基础。今年九月初,自民党预计将在大选中面对主要反对者民主党的严重挑战这可能是个标志性的改变。

   在庄内所在的山形县北方水稻高产地区,这类迹象仍然难以辨识。

   当地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工藤隆表示,他仍是自民党议员的忠实支持者,因为议员们投资了当地项目,这不仅帮助了当地经济,也有益于他的公司。然而,他还表示,最近十年中,他的公司销售额已经下降三分之二,这迫使他解雇了二十三名雇员中的半数。

   他说,世道如此艰难,当地神社已不再为夏季庆典雇佣乐师。而且本地居民认为自己遭到自民党的遗弃,导致选举支持组织的会员数正在下降。但居民们对反对党也不买账,他们解释说,与执政党一样,在野党也缺乏明确的方向。

   “人们的反应是对政治失去信心,而不是改朝换代,四十五岁的工藤先生说。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头顶上方挂着一幅所在选区自民党议员加藤纮一的照片。

   尽管如此,要求给民主党一个机会的呼声越来越高。今年一月,一个不为人知的学校董事会成员以反对党候选人身份取代自民党候选人,当选山形县知事(相当于县长译者注),但过去这个位置一直由自民党把持。

   有一种看法认为,自民党正在疏远真正的乡村问题,山形的一家市场研究公司银合研究所主管细野刚史表示。

   在削减公共开支和贸易自由化方面,许多山形居民认为该党已经走得太远,细野先生说。这是一种不满的体现,近年来,当类似东京的城市繁荣兴旺的同时,农业地区却日益衰落。

   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自民党在推动变革方面走得还不够远。他们抱怨说,该党及支持它的地方组织,正在妨碍当地农场主们做出挑战现状的重大改变。

   耕种稻米并饲养生猪的齐藤一志,是这些革新者中的一员。六年前,他试图通过注册属于自己的小型合作社,与日本农业地区最有权势的机构之一国家农业合作社竞争。当时他联合了一百二十名不满国家合作社的农场主,这些人认为后者仅仅致力于向他们推销昂贵的农机和肥料。

   不过,当他试图注册新公司时,主管农业的官员拒绝经办此事,于是他的计划胎死腹中。

   “既得利益者让日本农业走入死胡同,齐藤先生叹道。

   齐藤先生与其他农场主都认为,创立更大、更有效率的农场明显是治疗农业弊病最好的药方,但政府为此设置了障碍。目前,平均每个日本商业农场占有四点六英亩商业耕地,但在美国,这个数字是大约四百四十英亩。

   尽管政府也认为这种联合是必要的,但齐藤先生和其他人都表示,他们积累土地的努力受困于对农田的价格支持,该政策倾向于保护拥有小块土地农场主的利益,却令土地昂贵得难以购买。许多农场主认为,对于产量的限制,旨在通过支撑稻米价格保护小型农场主,但这让扩大产量变得困难。

   而且,即便有价格支持,但日益弱化的进口限制,以及由于日本人饮食习惯改变而造成的需求下降,也让稻米价格走低,无论规模大小,农场主们的利益都因此而受损。这种上升的不满不仅针对自民党,也殃及强大的日本内阁,他们传统上一直在指导这个国家,但现在来看他们似乎没有能力引导人民走出泥潭。

   “战后依赖东京的时代显然已经结束了,庄内市长真原田表示。

   齐藤先生本人耕种四十亩土地,然而他那拥有四百五十年历史的私人农场面积四倍于此,其中绝大多数都已出租给退休的农民。但膨胀的土地价格,对稻米产量的限制,以及日本高度机械化耕种的高昂成本,意味着与较小的农场主相比,他耕种的土地越多,金钱的损失就越大。

   “如果得到健康再造,农业可以复苏当地经济,东京大学农业教授本间正义认为。但如果没有变革,它会一直衰落下去,直至死亡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