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车库里的…  

2009-06-16 17: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车库里的…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

 

 

_玛丽.A.菲舍(Mary A.Fischer  摘自《读者文摘》(Reader'sDigest    

_张昭瑞    插图_唐雨川

 

 

一个被父母卖掉的女孩,被偷运到美国

给一户人家干了两年脏苦累的活儿。然后,援助终于来到了

 

 

典型的青少年

   和所有的青少年一样,西玛·霍尔(ShyimaHall)会忘记收拾屋子,一旦到做家务的时间,就发出不情愿的呻吟。她在家里负责两项家务活儿:用真空吸尘器清理地板,还有清洗浴缸。在加利福尼亚州橘子郡的家里,她与养父母及五个兄弟姐妹一起,坐在已经用了十八年的长沙发上。身着低腰牛仔裤、指甲涂成粉红色的她,手里拿着手机。去年五月的舞会上,她穿着丝制的礼服,用一朵栀子花把黑黑的长发挽成发髻。她的时间表安排得满满当当兼职工作、家庭作业、周末露营像是在弥补过去浪费掉的时间。她确实是在弥补那些逝去的时光。西玛出生在埃及的亚历山大,一年前她才刚刚翻过生命中的一个章节她希望从来没存在过的一个章节。它开始于2000年,那一年,贫困的父母将她卖给开罗市的一户富人家。这家人移民美国的时候,又将这个10岁的女孩非法运到美国。在他们美国的豪宅里,这个女孩辛苦地工作,不分昼夜。

   据美国卫生与公众福利服务部说,人口贩卖是目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犯罪行业。每年大概有800,000人被卖往其他国家,而美国是个很热门的目的地,每年被卖进的人数高达17,500,他们被卖来从事性行业或者苦力。西玛属于第二类,她对艰苦生活并不陌生。她的父母极端贫困,一共生了11个孩子。她在一间单人卧房里长大,这间房子除了他们一家,还住着另外两家人。她和父母、兄弟姐妹睡屋子的地毯上。父亲经常一出去就是好几周。西玛说:他在家的时候就打我们。

   她从没上过学,前景一片黯淡。尽管如此,西玛心中却并非没有希望。多年后她在法庭上说:在家里还是能够感觉到幸福的,毕竟那里有关心我的人。

   8岁时,她开始和30多岁的阿卜杜勒·纳赛尔·优素福·易卜拉欣以及他的妻子阿迈勒·艾哈迈德·刘易斯-阿卜德·莫特里博住在一起。西玛的姐姐曾经做他们的女佣,但是这对夫妇说她偷钱,就把她解雇了。根据这对夫妇和她那穷困潦倒的父母所签的协议,西玛被迫接替了姐姐的工作。

   两年后,易卜拉欣和莫特里博决定和他们的五个孩子一起移民美国,去做进出口生意。西玛不想去。她说,易卜拉欣告诉我,在这件事上我没的选择。 她记得当时她站在厨房外面,听着她的雇主和父母说话。她说:我听到他们的谈判,我父母将我以每月30美元的价钱卖给了这两个人。

   凭着一张非法得来的六个月的探亲签证,西玛被带到了美国,住进这对夫妇坐落于埃尔文一个封闭式小区里的两层地中海式楼房里。不工作的时候,她就被赶到一个8 × 12平方英尺的,没有窗户也没有空调和暖气的车库里。西玛说,有时候这家人会把她锁在里面。她的所有家当就是:一个肮脏的床垫、一盏落地灯和一个小桌子,衣服都放在行李箱。她每天六点钟起床,照顾这对夫妇6岁大的双胞胎儿子。她要问每个人吃什么,包括这对双胞胎的三个姐姐,她们分别是11岁、13岁、15岁。然后,她做饭,服侍他们吃饭,收拾餐具,清理房间,换床单,用洗衣机洗衣服,熨衣服,打扫屋子的灰尘,用吸尘器吸尘,扫地,拖地,打扫庭院,常常到了午夜还在干活。一天,西玛打算用洗衣机洗一下自己的衣服,但莫特里博制止了她。她说我不能把我的东西放在洗衣机里,因为我的衣服比他们的脏。从那时候起,西玛开始在一个她放在床垫边的塑料桶里洗自己的衣服,然后再把衣服晾到外面的金属架上风干,金属架的旁边就是垃圾桶。

   莫特里博和易卜拉欣两人都会殴打西玛,但更糟的是,她会被孤立、辱骂。她说:他们叫我傻妞或贱人,他们让我觉得自己比他们低下。她要单独吃饭,不准上学,甚至,如果没有莫特里博或易卜拉欣跟着她,就不能离开这座房子。这对夫妇警告她,不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任何人。西玛说:他们威胁我说,警方会把我带走,因为我是非法进入美国的。

   尽管她从没说过想念妈妈,但是,在被莫特里博和易卜拉欣的恶劣态度搞得崩溃时,她还是会大喊妈妈。她说:他们看着我饱受痛苦折磨,却一点都不关心。我必须做家务,病了他们甚至不给我吃药。

   晚上,她会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满身疲惫,满心孤单。易卜拉欣把她的护照拿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永远像这样被关押着。西玛的12岁生日没有任何庆祝活动,这一天依然是在做家务中度过。

 

新生活

   六个月后,200249日上午,橘子郡保护儿童服务中心的社会工作者卡罗尔·陈接到一个关于虐待儿童的匿名电话(相信是邻居打来的),打电话的人说,有个女孩住在这家人的车库里,干着女佣一样的活儿,而且没有上学。

   陈和警方调查员特雷西·雅各布森一起敲开了易卜拉欣的前门。易卜拉欣打开门后,雅各布森问他,除了他还有什么人住在这里。易卜拉欣说,他的妻子和五个孩子。

   警员追问:有没有其他孩子?” 易卜拉欣承认还有一个12岁的女孩,但他声称那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

   雅各布森进一步要求:我可以和她谈谈吗?”

   这时候,西玛正在清扫楼上的房间,还不知道自己获救的时刻正在到来。易卜拉欣用阿拉伯语喊她下楼,并要她否认自己在为他们工作。她匆匆忙忙地向门口跑去,穿着破破烂烂的褐色T恤和肥大的裤子。

   陈注意到女孩的手红肿且破了皮,于是用行动电话叫来一个翻译。西玛告诉他,她在这个国家已经待了两年了,从来没去过学校。

   雅各布森警员立即将这个女孩带到了一间保护性拘留机构。西玛坐在警车后座上被带往儿童之家时她将暂时住在那里默默祈祷再也不要见到她那两个主人了。雅各布森回忆说:她是个让人惊讶的坚强的孩子。她从没哭过。不像其他孩子,西玛喜欢待在儿童之家,因为在那里她觉得安全。

   几小时后,雅各布森带着搜查证返回了易卜拉欣的房子,跟他一起去的,还有FBI以及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的代表。在车库里,他们拍下了西玛脏兮兮的床垫。一桶肥皂水放在一盏破旧的电灯旁边,叠好的衣服放在地板上。雅各布森说:西玛住的地方与这家人完全不同。”ICE代表鲍勃·肖赫补充说,宠物的待遇都要比她好。

   为了给自己辩护,易卜拉欣向这几名代表出示了西玛父母签署的经过公证的书面合同。雅各布森说:合同上说,她要为他们工作10年,他们每个月付给她的父母30美元。

   调查人员逮捕了易卜拉欣和莫特里博,控告他们串谋、强迫劳役、非法获得他人劳动,以及窝藏外国人。

   西玛获救当天,移民官员让她选择是回埃及还是留在美国被人收养。短暂的犹豫之后,西玛给埃及的父亲打了电话,脱口而出道:我想留在这里。父亲很生气,但是西玛已经下定决心,她要开始新的生活,更好的生活。

   随后两年里,她与两户人家一起生活过。在第一家,她学会了用英语说话、阅读。第二家他们住在圣何塞希望她成为一个真正的穆斯林,经过一番争论,他们将西玛交给了当地一个团体之家。她说:我只想做个普通的美国少女。

   她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查克·哈尔和珍妮·哈尔夫妇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最近在橘子郡买了一套四居室的房子,并决定为一些孩子提供住所。在收养了一个15岁的女孩和查克13岁的侄子后,他们还打算收养其他孩子。查克是一家制服公司的服务经理,他说,第一次见到西玛时,我们很合得来,她拥有和我一样的幽默感

   对她未来的父母,西玛只提了两个问题:家里有什么规则;她要在家里承担什么家务。查克回答说:一切都可以商量。

   青年辅导员珍妮补充说:第一条规则:家庭作业和上学为上。我们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你,你会是我们家庭的一员。

   那时候西玛已经15岁,出落成了漂亮的女孩。但她的行李可不只是行李箱里的那点儿。她说:我心里充满了愤怒。最初半年,她饱受失眠和焦虑的折磨,要定期看医生,吃药治疗抑郁症。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自信起来。她开始在学校交朋友,包括第一个男朋友,并加入了田径队。她在高迪瓦(Godiva)巧克力店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参加了教会晚餐和洗车筹款活动。她甚至成了一名为没有自信的孩子们举行营地活动的志愿辅导员。

   同时,易卜拉欣和莫特里博接受认罪以避免审判。在200610月的听证会上,西玛紧张地坐在法庭里听他们认罪求饶。易卜拉欣对法官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我对法律的无知,但我会承担所有责任。

   莫特里博不像丈夫一样后悔。我对她就像在埃及时一样。如果那时候她能走过来对我说,不要这样对我,我会很高兴,并会改变我的行为。

   西玛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她请求法庭允许她说话。她说:(莫特里博)是个成年人,所以她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虐待我时,所谓的爱在哪里?难道我不是人吗?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很卑微。他们对我做的事情,会让我在以后的人生中都感到害怕。

   经过减刑,易卜拉欣要在牢里待上3年,莫特里博要待22个月。他们还要赔偿西玛76,137美元,以作为之前工作的补偿。出狱后他们将被遣返埃及。

   听证会后,西玛为了庆祝,去商店买了要在高中同学舞会上穿的衣服。她和珍妮选了一件漂亮的有着长长裙摆的黑色丝制礼服。西玛用一部分赔偿费买了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和一辆新尼桑骐达(Versa),其余的钱就作为大学基金留了起来。

   去年珍妮和丈夫依法收养了西玛,珍妮说:她有坚强的意志,也很独立。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至于将来,西玛说她想做警察,这样她就可以帮助别人。她也希望有一天能回埃及看望自己的兄弟姐妹。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纵情享受自己曾以为绝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像普通的美国孩子一样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