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启蒙不是…  

2009-05-22 18: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启蒙不是…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四期《模糊而远去的启蒙》

 

 

_许纪霖

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历史系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专业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

著有《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史论》,《现代中国的自由民族主义思潮》,《启蒙的自我瓦解: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思想界》等

 

 

不要以为只有《新青年》、《新潮》才代表启蒙

陈独秀那种激烈反传统才是五四精神

五四是多元的,启蒙更是复杂的

 

 

   五四被公认为是一场中国的启蒙运动,是中国现代性的起源。然而,到五四九十周年的时候,启蒙却面临着四面楚歌的境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现代性还是一个尚未兑现的理想,中国知识分子对五四所代表的启蒙,有许多浪漫化的想象。九十年代以后,现代性的目标部分兑现,市场经济、个人主义出现在中国之后,人们发现现代性并非原来想象的那样完美,有太多的负面。于是出现了对现代性的反思,对现代性的思想基础以理性主义为核心的启蒙的批判。

   近十多年来,中国出现了两股强有力的反启蒙思潮:古典主义思潮与和后现代思潮,施特劳斯热、施米特热、尼采热、柏拉图热、论语热……各种热潮的背后,矛头皆指向启蒙。启蒙是四面楚歌,八方受敌。我们要问:启蒙真的死亡了吗?

   事实上,对启蒙的反思,不仅来自启蒙的外部:古典主义与后现代思潮,也来自启蒙的内部启蒙精神的继承者们也在反思启蒙。最典型的莫过于哈贝马斯,他在与各种后现代思潮的论战之中,既反思启蒙的负面阴影,也坚守启蒙的底线。他把启蒙理解为一个未完成的工程。启蒙运动所提出的自由和理性的理想至今尚未完全实现,要在反思的基础上继续往前走。哈贝马斯继承康德的传统,从实质性的理性主义转向程序性的交往理性,以此守护启蒙的核心资产。

   启蒙之所以有自我反思、自我更新的内在能力,乃是因为启蒙运动是非常复杂的,其内部具有不同的、乃至互相冲突的思想资源。同样作为启蒙主流的理性,就有法国的唯理主义和经验主义两种不同的理性传统。启蒙是乐观的,相信理性的确证和改造能力,理性又是怀疑的,怀疑一切现存的权威。除了理性主义的主流思潮,启蒙还有其支流,即德国的浪漫主义传统。浪漫主义可以说是一种反启蒙的启蒙思潮,它反对的是法国启蒙运动中的普世理性,但继承了启蒙价值中的人的自由和个性创造,在情感和意志的基础上将之发扬光大,并进一步发展出民族历史文化的独特性和多元性。法国大革命之后的十九世纪所出现的各种意识形态:自由主义、保守主和社会主义,都是启蒙运动的产物,启蒙是它们共同的思想源头。

   启蒙是一个伟大的现代性之母,混沌博大,充满包容,又内在紧张。欧洲的启蒙如此,中国的启蒙五四新文化运动何尝不是这样。中国思想史研究权威张灏先生提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四重多歧取向:理性主义与浪漫主义;怀疑一切新宗教;个人主义与群体意识;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这四重悖论性思潮同时存在于五四思想者内部,发展出中国现代思想的多元局面。

   不要以为只有《新青年》、《新潮》才代表启蒙,陈独秀那种激烈反传统才是五四精神。五四是多元的,启蒙更是复杂的。与《新青年》并存的,还有另一种启蒙。比如《东方杂志》的主编杜亚泉,比如1918以后的梁启超。他们不是与启蒙过不去的保守派,而是代表了温和路线的另一种启蒙。他们不是激烈地反传统,而是对古今中西文化采取接续主义:不是在传统的废墟上重新开始,而是在会通中西、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创造新文化。当年扎扎实实埋头做文化启蒙基础工作的,不一定是慷慨激昂的《新青年》,倒是这些人到中年的敦厚之辈。作为商务编译所负责人的杜亚泉翻译了多少动物学、植物学大辞典,将科学的火种引进神州,梁启超主办的共学社邀请了杜威、罗素,在全国巡回演讲,掀起启蒙的狂飚。

   现代性有早期与成熟之分。过去我们总是以为早期的东西幼稚不纯粹,残留着传统的局限。而成熟的东西才是纯粹,才是好的。然而启蒙运动的历史恰恰倒过来:越成熟的东西就越僵化、板结,越会显示其内在的负面因素,反而是早期启蒙思想,正因为其幼稚、混沌,反而充满了活力、紧张性,充满着多元发展的可能。比如,十六、十七世纪的蒙田、帕斯卡尔,就是法国的早期启蒙者。他们尊重人的价值,尊重人的理性能力,但浓厚的怀疑主义气质和宗教感使得他们并不像后来的理性主义者那样相信人可以像上帝那样全知全能。人有理性,但也要有信仰。人虽然获得了解放,成为世界的主人,但并不在上帝那个位置上。人只是会思想的芦苇。人非常伟大,具有可完善性,但同时又非常脆弱,人性中有另一面可堕落性,经不起欲望的诱惑。人是天使,也有可能是魔鬼,人性中的狂妄和贪婪都会使人堕落。成熟现代性所产生的问题,从人性角度来说,都与人的狂妄与贪婪有关系。启蒙运动以后,人坐上了主体的位置,可堕落性被忽略了,相信理性的全知全能,最后导致了一系列歧路和悲剧。然而,在早期启蒙思想中,因为还有中世纪的宗教和古典的人文平衡着,理性是中庸的,正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

   在今天,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启蒙的人士,对启蒙理解过于单一,虽然态度不同,但遵循的是同一个简单化的逻辑。当我们重新回到早期启蒙思想家,会发现他们复杂得多,哪怕同一个人,无论是欧洲的卡斯帕尔、卢梭、亚当·斯密,还是中国的梁启超、严复、李大钊、鲁迅,都有丰富的两歧性。

   五四是中国现代性的思想源头,内部思想资源之丰富,远在一般人常识之上。我们今天在反思批判启蒙的时候,可以从后现代角度,也可以从古典主义立场,但同样需要从启蒙本身来反思启蒙。启蒙不是一条死狗,它的内部充满活力,具有自我解毒、自我更新的思想张力。

   启蒙死了。启蒙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