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09第三期《牺牲》—多元化、多样性的教育生…  

2009-05-08 09: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第三期《牺牲》—多元化、多样性的教育生…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三期《牺牲》

 

 

采访人_术术    被采访人_杨东平

 

 

杨东平

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教授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总策划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总策划

主要研究领域为高等教育理论

教育现代化理论

现代教育史

教育公平理论等

著有《通才教育论》

《城市季风:北京和上海的文化精神》

《倾斜的金字塔》

《最后的城墙》

《无梦时代》

《中国:21世纪生存空间》

《艰难的日出——

中国现代教育的20世纪》

《中国教育公平的理想与现实》等

主编有

《教育:我们有话要说》

《大学精神》

《大学之道》

《社会圆桌》

《中国教育蓝皮书》等

 

 

无论小学、初中、高中都是起跑线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起跑线上快几步慢几步根本不重要

人的成才有很多非教育因素

公认的理论是非智力因素占60%以上

 

在学校,知识教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熏陶和成长

爱因斯坦说过一句非常好的话

什么是教育,当你把学校交给你的所有东西

都忘掉的时候,剩下的就是教育

 

 

取消高考就是回到文革

 

主持人:2月底,教育部为筹划编写《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第二次征集意见,提出高中是否取消文理分科的问题,引起了很大社会反响,在新浪博客上有很热烈的讨论,作为教育专家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杨东平:我觉得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必要讨论,已经讨论了很多次,讨论得很透彻了。这个话题一开始就是一个误会,所有教育专家都知道高中是否取消文理分科不是这一轮教育改革最重要、最核心的问题。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第二次征集意见提出了20个问题,关于高中是否取消文理分科的问题排在第十几条。不知道是教育部自己说的,还是哪个媒体把标题做成了教育部就高中是否取消文理分科问题继续征求意见。结果这个问题被上升为第一位的问题了,这是一个误会,它不是现在教育的核心问题。

 

主持人:有人甚至因为取消文理分科,而进一步提出应该取消高考,你对这种观点怎么看?

 

   杨东平:有谁会提出取消高考?任何国一个家,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高考,只是怎么改善,不存在取消的问题。难道有人提出回到文革时期取消高考?去年两会媒体报道说有代表委员炮轰高考,其实他的建议还是改革高考制度,并不是取消高考。这么大一个国家,不可能取消高考。

 

 

小学生是现在教育中最苦大仇深的群体

 

主持人:那你认为教育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

 

   杨东平:我们最应该关注的是小升初(小学升初中)的问题,小学生是现在最最苦大仇深、灾难深重的群体。他们的问题已经不是学习兴趣被扼杀,而是被摧残的体力都要崩溃了。这个问题在北京最为严重,近几年环境急剧恶化。一个小学生双休日、寒暑假要同时上三个奥数班。师大附中、人大附中、北大附中都要上,这是一种占坑式的学习,他不知道哪个能升到相应的中学里去。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学校都上,最后可能被其中一个选上。

   初中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按照义务教育法规定,应该取消重点学校。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四中、八中、汇文中学这样的重点学校都不应该再办初中,但现在都在变相的办。我们的义务教育法根本没有得到体现,教育品质没有得到关注。

 

 

起跑线上完全没必要领跑

 

主持人:取消择校制提了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能解决?

 

   杨东平:各地情况不一样,在有些地方解决的比较好,但北京的问题比较严重。各个学校办的奥数班和各种培训班、还有学生的择校费等等,都给学校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另外,教育资源分配严重不公平,也导致家长把孩子争相送进重点学校。过去择校的规则就是考试,考试面前人人平等,现在的规则更加不公平,可以交钱择校,可以凭关系择校,结果让学生和家长的负担越来越重。我们的好学校跟过去比增加了很多,供求关系极大改善,但是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所有家长依然想把孩子送进最好的学校。

 

主持人:如果彻底取消择校制,把资质完全不同的学生放到一所学校里,是否会影响一些优秀学生的发展?

 

   杨东平:基础教育应该扩大公平,让大家有公平受教育的机会,产生天才的机会更大。有句名言说:在全体人民的边界中发现天才。中国人太过关注少数天才和神童,其实在教育的问题上更应该关注大多数,让多数人受到好的教育,这比让少数人受到优秀的教育更重要。

   各地的中考制度改革,一个办法是把重点高中的名额下发到各个中学,所以不用上最好的初中也能上重点高中。如果不存在一个最好的学校,学校都差不多,家长的心态自然就好了。

   而且,一个学生在初中是不是冒尖儿根本不重要,成才和学习成绩没有必然的联系。很多学校里的优秀学生并没有在社会上有所作为,而一些在学校里很平庸,甚至调皮捣蛋的学生长大成人后却往往很有成就。即使在大学最好的学生,毕业之后社会成就未必就高,参加工作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们回头看看就一目了然。

   我多次提到孩子不会输在起跑线上。无论小学、初中、高中都是起跑线,人生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起跑线上快几步慢几步根本不重要。人的成才有很多非教育因素,公认的理论是非智力因素占60%以上。教育的目的不是选拔学习优秀的人,而且培养一个人的基本素质。

   在学校,知识教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熏陶和成长。爱因斯坦说过一句非常好的话:什么是教育,当你把学校交给你的所有东西都忘掉的时候,剩下的就是教育。    

 

 

用高考多轨制取代文理分科

 

主持人:对这次是否取消高中文理分科的讨论,很多学生家长非常紧张,担心取消分科,孩子学习的科目多了负担更重。

 

   杨东平:古往今来教育的经验和事实都说明不应该存在文理分科。在国外的成功的教育经验里,大学提倡的都是通才教育,高中就更不应该分科。只是面对现在的高考制度,贸然取消文理分科是有问题的。我想我们首先面临的是高中教育和高考课程改革,改革方向很简单保证共同基础,保证个性发展。

   2007年,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面向社会发布了我作为执笔人之一的《中国高考制度改革方案》,以抛砖引玉,提供一个可供讨论的文本,从而集思广益,通过公开讨论形成共识,推进具有实质性的高考制度改革和教育体制改革。

   基本的思路是:考试科目多轨化,建议按照高校分类管理的概念,将高校划分为研究型大学、地方性高校和高职院校三大类,再分为文科、理科、工程技术科、生物和医学科、艺术和体育科等不同科类,每类大学,每类学科都确定不同的考试科目,而且同一个科目的试题按照内容难度分成一、二、三级,由不同科目,不同难度系数的试题,形成能够适应不同学生需要的多种套餐

 

主持人:高考多轨化能多大程度上解决现行高考制度存在的弊端?

 

   杨东平:在高考制度改革过程中,落实和扩大高校自主权是必须坚持的价值和方向。高校招生自主权的实现有多种方式,例如高校自行命题、考试和招生;同类高校或学科实行联考;在全国统一考试的基础上加试科目、增加面试;在全国统一考试的制度上确定本校的考试科目、录取标准,等等。

   有些人认为自主招生存在一定的腐败现象,所以就要求强化考试。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腐败就不进行自主招生,永远徘徊在原地。我们应该用改革适应改革,在高校建立公开、公正的制度保障,取得社会监督和信任。这基于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这样两项基本制度,实行真正意义上的阳光招生。通过网络平台充分公开各种招生录取信息;同时,组成包括政府官员、家长、教师、校友代表、媒体组成的代表团,全程参与招生过程,保证自主招生的自主权和公平性。

   多元化、多样性的教育生态特别重要。开辟各种通道,让更多的孩子进入自己适合的学校接受教育,这是教育改革的目标。

 

 

我们的教育缺失了什么?

 

主持人:2009年是大学应届毕业生求职非常困难的年份,一方面是大学的扩招导致应届生人数的激增,另一方面世界性经济衰退,使得就业机会大幅度减少,面对这样的就业环境,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们的教育给孩子们提供了些什么?我们的教育最缺失的是什么?

 

   杨东平:我们的教育从小学开始直至大学都过度重视知识教育,而国外的教育重视的是我们的所谓第二课堂,更重视同龄人之间的交往和沟通,他们社会化的过程。评价一个学生不仅看的是学习成绩,还看你是不是橄榄球队队长,是不是什么协会的会长,总之一个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和管理能力更被看重。

   国外倡导通才教育,培养人的分析能力、思维能力、解决问题能力、研究能力,学习能力,是把这些能力的培养作为教育的基本目标,而不是把考试分数放在第一位。比如他们的文学教育倡导的是阅读,读书写读书笔记。我们的中文教育,要学的是考完就忘的古代文学史和现代文学史,阅读并不是最重要的学习任务。

   一项社会调查表明,对应届毕业生的评价,职业能力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价值观,基本的忠诚和学习精神;第二,职业态度;第三,专业能力。而专业能力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培训来解决,但前两种能力却需要长期的培养。遗憾的是,我们目前的教育对前两者的重视远远不够。尤其忽视了孩子处理社会关系的能力,比如沟通、交往、表达的能力,这些都不是我们的教育目标,但这恰恰是社会生活中必须的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