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9年第三期《牺牲》——让经济危机拯救我们…  

2009-04-30 10: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第三期《牺牲》——让经济危机拯救我们…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三期《牺牲》

 

 

_肖锋

肖锋,《新周刊》总主笔

 

 

这又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话题

圣徒与牺牲,早已被从成功学辞典中删除

 

 

   最近拜见一位命理大师,谈起运道。他说民族国家同一个人一样,也是有运道的。前苏联为什么只有五十年,因为他们是单面文化,只能维持这么久。中国文化是靠儒、释、道三大文化体系支撑的立体文化,一个运道则是三百年。比如大汉,比如大唐以降莫不是三百年兴衰。他以此解说当代政治风云、人事更迭,颇有些令人信服。 

   改革开放,中国好运刚刚开始。这让我想起采访某位儒商企业家时的情景。2001“9·11”事件,他脱口而出中华民族的好运开始了,去年再访时,他重述这一判断。而他的企业不过是这个大运势中的一朵小浪花。中国为什么能在短短30年中从贫穷落后发展到现在这种状态,要归结到五千年文化的传承,这是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在起作用。他预言,21世纪将是人类物质文明与中国文化再次融合的时代,其中和谐文化是一大贡献。中华民族的和谐文化,将帮助人类解决物质文明中面临的许多误区。

   净空老法师在《和谐拯救世界》中表述了东方理念拯救地球的类似说法。而在九十年前,是这个东方文明古国引进西方的科学民主救亡图存。

   与大师们的宏观判断不同,我的微观观察怎么也对不上号。

   我看到的是广州火车站民工们迷惘的面孔。飞扬跋扈的既得利益者为所欲为。面对行乞者路人冷漠的表情。大学生找不到工作郁闷到跳楼。网络上对经济学家喊打喊杀,海归派谢国忠则是一头狗血的当代中国川岛芳子。好像文革还没结束,正以某种方式延续着。

   前年看热片《大国崛起》对照本国当下时,也会产生对不上号的感觉。分明是大国寡民嘛。

 

坏经济能让我们变好吗?

   我不遮掩自己的短视。如果大师是对的,我们看到的转运迹象在哪儿呢?

   2008年是拐点之年。历史学家们会毫无争议地在这一年上标上红星。这一年不仅暴发全球性金融危机,百年一遇,而且对中国,这一年还是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一年,发生商业道德危机的一年。三聚氰胺案引发全民思考,我们的GDP里究竟有多少三聚氰胺

   社会学家孙立平提出,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社会动荡是指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而社会溃败则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社会溃败的提法,类似费孝通先生的社会侵蚀和亨廷顿的政治衰败。正月元宵节央视大火,损失达几十个亿,网络上一片幸灾乐祸之声。没有悲伤,没有痛心。只有幸灾乐祸。有人说,我们这个民族没救了。也有人说,几十个亿烧掉就烧掉吧,不被烧掉也会被吃掉。

   我们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三聚氰胺吃多了。我们犬儒当道,我们愤青骂街,都是虚张声势。我们一部分已经坏死,只是自己还不知道。

   在这种社会生态下,一家杂志社发问:坏经济能让我们变好吗?这种忧国忧民同样被看作是不合时宜的。但还是不妨努力地找出变好的可能。一部分坏死,但也意味着新生。

   比如,投机取巧的炒家下岗了,朴实苦干的劳动者吃香了。挣快钱的时代结束了,挣慢钱的时代回来了。中国人在储蓄,美国人也开始储蓄了。花过去的钱,而不是未来的钱,心里才踏实。奢侈品不吃香了,回到简朴、绿色的生活。塑料袋少用,主妇们又背起了菜篮子。夜半不归的时尚一族回归家庭了,重拾共渡时艰的温暖。抓紧时间,修补高歌猛进时丢弃的社会伦理。

   爱国,消费也能爱国。危难之中见中国,没有危难时只有自我。

   这种自问自答或许能部分解释大师们的转运之说。对中国传统文化,我们仍是将信将疑。因为这段人生必修的程序被人彻底删除过。中国儒、释、道三家文化告诉人们所应具备的学问,以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逻辑。例如:仁爱思想,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诚信意识,诚信为修身之本;自立意识,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自强意识,主张君子自强不息;强调天人合一、天地万物为一体,人与自然和谐共存。

   如果我们机体一部分已经坏死,只有求助于二千多年前的药方。

 

中国有圣徒吗?

   这又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话题。圣徒与牺牲,早已被从成功学辞典中删除。

   圣徒让我想起西画中施洗者约翰的形象。圣徒是一个圣洁人,拉丁词sanctus圣洁,虽被基督教看重但也是人类共同的心向。圣徒意味着牺牲。当代砍下施洗者约翰头的不是沙乐美,而是民众。要做圣徒,就要准备被人泼污水,甚至牺牲。

   我们也曾有一个与圣徒之牺牲近似的词,奉献。哦,这也是一个被现代中国人从辞典中删除的词。奉献意味着虚伪和欺骗,意味着欲取故予。我们沾污过许多原本有宗教圣洁意味的词。

    中华民族要转运,必有圣徒出。圣徒就是转运者,或改变历史走向的人。至少,我相信这样烂下去不会烂出一个大国,一个盛世。

   大圣若伪。圣徒或圣人,我们只认一个,就是大成至圣的孔子。虽然民众及官员热衷公祭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但大成至圣者孔子救不了我们。救我们的只能是自己。这有赖于我们重新将圣徒与牺牲先拜拜,还原真意,去伪存真。一场文化上的洗心革面是在所难免的。

   新时代的圣徒不是金训华(金为抢救国家物资即两根电线杆牺牲于激流),不是雷锋(搀扶老大娘过马路会遭误解)。他们应是为民族鞠躬尽瘁的国家领导者,是功成身退后祼捐的企业家,是勇揭官场潜规则的当权者,是痛阵教育弊端的老师,是警醒国人的知识分子。如是者,当为国宝。

   国家如人的机体,会自动调节,哪怕以灾变的方式。多少年后,我们才会明白,这场经济危机根本不只是为美国人而来,也是为中国人而来。

   心能转物。心变,则世界为之变。中华民族的大运道才有上升的可能空间。不知这么说,大师们认同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