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八期《未来》——未来的世界是平的  

2008-09-18 11: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八期《未来》——未来的世界是平的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八期《未来》

 

文: 翟墨

 

翟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文化部艺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委员,《全球文明》杂志副总编,出版《融创时代》、《登高海自平》等著作18部

 

 

20世纪之前,科学的最大获能方式是「核裂变」

它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人类分裂争斗的生存方式

20世纪之后,科学的最大获能方式将是「核聚变」

它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人类协同互利的生存方式

 

 

   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因为依照芝诺悖论,“已知领域越大,未知领域也越大”,人类永远也不能未卜先知。

   未来又是可以适度预测的,因为“鉴往以知来”,依照历史的发展惯性,可以直觉预测绵延的东西;因为“反者道之动”,依照事物运行的螺旋波阶,可以跃升预测未有的东西。这绵延和跃升,构成了“未来学”的新学科,以使人类进程不致“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无独有偶,2005年,大洋两岸同时推出了两部书名相近的新著:彼岸,是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①,此岸,是我的《登高海自平》②。

   弗氏的书,重在从世界客体强调跨国公司和互联网把全球连成一体,国界、资本、权力、权威都将淡化,个人成为全球化的主角,世界依次变小(由大尺寸缩成中尺寸、小尺寸、微尺寸)、变平(高墙纷纷在世界各地倒下,竞赛场也在紧密无缝的结合中平铲平)。

   我的书,重在从人类主体强调超越国家、民族、宗教、集团的局限,学会站在全球、全人类一体化高度鸟瞰世界,以化解种种矛盾冲突,把恶浪翻滚的“覆舟之海”变成波平如镜的“载舟之海”。

   我的未来之思,包括以下“四美”:

 

超越之高美

 

   大海,无风三尺浪,甚至可以说,波涛是大海的形象,汹涌是大海的力量。然而,当航天员登上宇宙飞船鸟瞰地球,就会发现,世界上的一切差异和对立都淡化了,连惊涛骇浪的大海也变得波平如镜、温柔如绵。这时如果再想想人类的蜗角纷争、同类相残,会顿觉像蚂蚁打架般愚昧和渺小。愈没有宇宙信仰的人愈容易陷入现实利益的争夺,愈没有全人类意识的人愈容易卷进小圈子的勾心斗角;其要害在于低立不能高视、见分别不见通一。

   人生的境界是分层次的。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自尊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但细思之,这五个层次只是以自我为中心向外扩张,只考虑自己没考虑他人。宗白华把人生境界也分为五层:功利境界、伦理境界、政治境界、学术境界、宗教境界;他又补充说:“介乎后二者的中间,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它的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反映;化实景而为虚境,创形象以为象征,使人类最高的心灵具体化、肉身化,这就是艺术境界。艺术境界主于美。”③这种分法就比马斯洛高明得多。不过,也许《老子》42章的说法更概括、更动态、更具理论色彩:“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里老子也分了五个层次:道一、生二、生三、生万、和一(简称:一、二、三、万、一),也可简化为四个层次:一、二、三、一,或三个层次:一、三、一。

   长期以来,我们停留在“一分为二”的层次上,强调矛盾的“斗争性”,回避矛盾的“同一性”;电视荧屏上常见“正方/反方”的大学生辩论,继续强化着冰炭不容的偏激和偏执;这些,都忽视了二元对立只是对事物关系简单粗疏的低层理解。上升一层,就会发现多姿多彩的世界并不总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而是呈现出“一分为三”的复杂情况,恰如“左、中、右”,这“中”不是简单的正中,它“或拒左右而在其间,或纳左右而成其全,或超左右而临其上,或容左右而见其公。”④旧意识形态以自我为中心,以斗争为准则,冤冤相报,两败俱伤,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新意识形态则“抛弃那种不是盟友便是敌人的二分法,政治家们便会一下子变得聪明起来,发现国家之间原来还有一种叫做伙伴的关系。”⑤从而上升到“三生万物”的高度,再冲气为和,和三为一,在最高层复归于新一、大一。这样从求生存,到图发展,到寻协同,一层层升华到最高境界。

   值得特别指出,在旧意识形态与新意识形态之间,往往横着一层“残酷斗争”的“玻璃天花板”,它阻碍着人们从“一分为二”上升到“一分为三”;而“数始于一,终于十,成于三”,一分为三,是“我们祖先倡导的人类和平共生、共存、共进化的道统之中,潜藏着的熠熠生辉的东方密码”,“是人类迄今为止所创造的全部精神财富中最精彩、最引人探索的重要部分之一”⑥。要登上“三生万物”、“和三为一”的高层,必须从“只知有二,不知有三”造成的种种偏执怪圈中解放出来。

 

包容之大美

 

   背负青天朝下看,才能体验到海纳百川不择细流的包容胸怀和拥抱五洲沟通世界的壮阔气魄。《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大美”就是整体美、包容美,亦即《老子》所说的“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大方无隅,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这“一”又即《老子》所说“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特别是将“大”与“一”包容在一起的“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的海水品格。

   千差万别的事物深层有着内在的统一性和密切的关联性。我们感知的部分世界就像浮在大海水面的小岛,这些小岛表面上相互孤立,但在海底深处却是相互连接着的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进而言之,宇宙更是一个大整体,它包容一切豢养一切。有了这种万物共一观,就能透过万物万象的表面,看到其深层同构互补终归于“一”的本质。有了“大肚能容”的博大胸襟,才有“开口便笑”的开朗心情;懂得了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的局限,才能够求大同存小异、存优同弃劣异,去除狭隘偏见的遮蔽,豁然进入寥廓澄明的大境界。正如善画天光水影没骨人物的中国画家田黎明所悟:从一个角度看世界,前面的物就会挡住后面的物,障碍就会出现;物我两忘,物我两化,从多角度全方位看世界,人与物就成为一种没有障碍的“透明”的东西。

   有趣的是,20世纪之前,科学的最大获能方式是“核裂变”,它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人类分裂争斗的生存方式;20世纪之后,科学的最大获能方式将是“核聚变”,它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人类协同互利的生存方式。可以说,这似乎是不以某些孤立好斗的霸权主义和夜郎主义者的意志为转移的“神谕”。

 

时空之远美

 

   在飞机上眺望大海,但见海天一色、高深与共,个体完全融溶到广袤无垠的蔚蓝之中,真有“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的“逍遥游”之感!这种感觉,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从乘车远望中获得。当乘坐列车向前飞奔,你会发现紧贴车窗的树木在逆向后跑,而远处的丛林却同向前跑,开阔的田野旋转成了一张绿色大唱片!近异远同,近贱远贵,这似乎是一条物理–心理学的规律。这一规律在色彩学中也得到证明。R·阿恩海姆指出:有人曾经以一种略带绿色的黄和另一种略带红色的黄作过这样的试验,当把这两种色彩分别进行观察时,两种色彩看上去都像是纯黄色,而当把它们拿在一起同时进行观察时,它们之间的区别便十分突出地呈现出来,并产生出一种冲突。⑦

   小别胜新婚;勿太密亲则疏;草色遥看近却无。一定的时空–心理距离,是缓解冲突、平衡情绪、放飞想象、增加美感的必要条件。明代洪应明的楹联“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被人们广为传抄,就在于它能够同宠辱去留等切身之事保持心理距离,从而使七情不受过分起伏跌宕之损,成为益寿延年的一剂良方。画家刘海粟得享百岁高寿,与他书此联为座右铭、善处“‘海’大‘粟’小”的能力不无关系。演员卓别林说:用特写镜头看生活,生活是一个悲剧;但用长镜头看生活,生活则是个喜剧。这正是这位喜剧演员带给世界那么多笑声的奥秘。

 

协同之和美

 

   登高望海,才会发现并感悟到茫茫大海并不是死水掩盖的僵化的海洋资源仓库,而是由无数岛屿、礁石、海流和海洋动植物协同组成的一个大的鲜活有机体。正如人的身驱,“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庄子·德充符》)“有机”,即具“有”鲜活的生成“机”能之义,亦即格式塔心理学所强调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如果一个人的“肝胆”热衷于推行“斗争哲学”,常常发动“楚越”之战,或者某些细胞组织“自我中心”地疯长,也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病入膏肓,其生命危在旦夕!这道理似乎并不难懂。可是,如果一个人的“有机”可以理解,那么,为什么许多人对一个海洋、一个地球、一个宇宙的“有机”却那么难以明白?他们为什么对人类正在制造的霸权、分裂、贫困、不公等“地球癌症”不思集中全人类智慧有机综合治疗,而迷昧于无效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为什么总囿于地域中心的小圈子,打着所谓“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堂皇旗号,对创造一个有利于人类协同悠存的大世界那么千般排拒、万般阻挠?

   就在构思这篇“自序”的时候,我应邀出席了中国摄影家出版社主持的“画册《回家/客家人》首发座谈会”,作了题为《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的家》的发言:“客家”不愧是恰当处理“客”与“家”关系的典范。家庭、家族、客家(民族)、国家,组成了“家”的母系统–子系统;“每个家”的充分独立与“家与家”的紧密联系,构成了“世界大家庭”的有机“家系统”。诗人艾略特说,“我们所有探索的终点,将到达我们出发的地方,并且第一次真正认识这个地方”。对“家”也是如此。我们要像客家人那样“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见祖宗香”地留住祖根,又要有其“打开家门走四方,日久他乡是故乡”的开放心态。简言之,留住根,接住脉,以独特的个性组成世界大文化,我们才能第一次真正认识自己不同层次的家!

   “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81、42章)这就是东方圣经《道德经》的最高诫命!世界文明古国大多都已在你争我夺中衰亡败落,惟有中华文明历经五千年从未中断和泯灭,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的祖先倡导一种万物共一的宇宙观、天下一家的人类观、三一和合的方法论、登高海平的境界论。这正是我们贡献给全人类的良性基因,这才是我们应该大力弘扬的民族精神!

   总之,“登高海自平”是对人类文明上中下、前中后、左中右的多维贯通。上中下,指竖向的大信仰,即天籁—人籁—地籁的韵律感应;前中后,指纵深的大文脉,即轴心—辐射—新轴心的绵延跃升;左中右,指横向的大体系,即物性—人性—神性的独联互动。应以异人同类、异文同化、异民同族、异国同家重新解读人类、文化、民族、国家等词汇的涵义。

   我的书是一部当代艺术手记,然而跨越学科区隔、进入大文化观照,已经成为当今学术研究的大势所趋。作为一个创生悠存的倡导者,我在论证、阐释、批评当代艺术现象时,时刻没有忘记人类文明的进程、思维方式的改善、灵魂品位的提升、大美境界的新创。“登高海自平”因而成为自己社会实践的标杆,同时也成为撰写书稿的书魂。

 

注释:

①我手头的译本是[美]汤马斯·弗里曼《世界是平的》,杨振富、潘勋译,台北雅言文化出版2005

②翟墨《登高海自平》,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2005

③ 宗白华《美学散步》p59,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④ ⑤ ⑥ 庞朴《浅说一分为三》p10、p5、p1,新华出版社2004

⑦ R·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p505,滕守尧、朱疆源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