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9年第三期《牺牲》——一个人的焦虑是跟什…  

2009-04-27 14: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第三期《牺牲》——一个人的焦虑是跟什…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三期《牺牲》

 

 

_吴晓波

吴晓波,财经作家,蓝狮子出版人

 

 

人之于物质的需求

是十分有限的

那些溢出来的部分

就是随时可能泛滥的焦虑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就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的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象我们一样,然而我们每人都是孤独的。

   60多年前,24岁的张爱玲写下这段文字。

   此后的日日夜夜,是一段倍受煎熬的人生。

   每一个有质量的生命,都会在某一个时刻生发与张爱玲类似的感叹,他或她,可能是24岁,也可能是34岁或44岁,还可能是54岁或64岁、74岁。

 

   一个人的焦虑,是跟什么有关的?

   对外来说,是无尽的诱惑;

   对内来说,是熊熊的欲望。

   焦虑的增加又是与什么成正比的?

   是年纪的增加、知识的增加、权力的增加和财富的增加。

   或者说,焦虑往往与所谓世俗成功成正比。

 

   “如此幸福的一天/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蜂鸟停在忍冬花上/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在我身上没有痛苦/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这是波兰流亡诗人米沃什90岁时写的诗。

   除了思想一无所有的知识分子大抵可以如此放下。可是作为企业家,万千财富压在身上,却成了更大的包袱,反倒更加的无法直起腰来。

   人之于物质的需求是十分有限的,那些溢出来的部分,就是随时可能泛滥的焦虑。

   千帆过尽之后,最终你发觉,每条船都是你的,而每条船,都跟你没关系。

   然后你问,这就是空空荡荡的商业人生吗?

 

   1902年,安德鲁·卡内基已经很老了。两年前,他将自己的美国钢铁公司与摩根实现联姻,从而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是直到这时候,他还没有搞清楚,到底财富给自己带来了什么。从一个纺织女工家的穷小子到世界首富,卡内基打造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钢铁帝国,也涂抹出一个吝啬、冷血、没有任何知心朋友的生命图本。

   这一年,67岁的他开始频繁出入教堂,在那里的某一天,他突然开始醒悟。他的传记作者奥尔·亨廷顿写到,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识到,是上帝派他来赚那么多的钱,所以他必须在有生之年把它们都还给上帝的子民们。老卡内基把他的后半生都投入到了慈善中,今天在美国各地,到处可以看到卡内基捐献的图书馆、博物馆。

    J ·P ·摩根也成了一个慈善家,死后仅留下数千万元美金。

   与卡内基和摩根同时代的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得知这个数字后说,摩根都算不上是一个富人。洛克菲勒,在商场上是一个小气、冷酷无情的人,却在晚年,他也捐出了绝大多数的财产,在遗嘱中他说,死而富有是一种耻辱。

   一个人对财富的理解,大抵可以用佛学里的一段禅悟来描述:

   “三十年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二十年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今日归来,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卡内基、摩根和洛克菲勒是幸运的,他们终身沉迷金钱游戏,享受到了其中的刺激、惊险和快感,然后在临死之前,他们终于找到了游戏的答案。

   财富是什么?我们可以用财富去买到什么?生命中有没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

   这些问题,横亘在每个人的面前,任何人的一生都绕不开去。在这一点上,你、我和首富,正是处在同一条答题线上。

   我认识一位朋友,他是一家跨国咨询公司中国区的总裁,在他的努力下,这家公司在中国获得了显赫的成绩,而去年年初,他突然宣布辞职,然后独自一人去台湾当一个传教士。在离开大陆前的一次聚会上,他告诉自己的朋友们,我上半辈子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让我从今天出发去寻找自己的快乐。

   我很羡慕这位朋友,至少就他个人而言,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当财富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人的消费和享受之后,它的拥有者将如何处之,这是一个比创造这些财富更为艰难的命题。

   从来没有人因为富甲一时而长久地被人们纪念,相反,人们常常提起的是他对待财富的态度及相关的细节。乔治·盖洛普博士说,人们对历史上有些人物念念不忘,有时并非由于他们的政绩如何、战功多大、拥有多少财富,而只因为他们的有些性格上的细微特点。

   我曾经编著过一本《首富》,写的是全球当今三十个国家的首富。

   我得出这些结论:这些被人们仰望着的三十个首富,在性格上确乎非常象一枚硬币:低调、坚硬、圆润,貌似不近人情。他们中间,只有一位有过三次婚姻经验,五位有两次,其余均为一次。家庭的稳定与和谐,看来始终是财富得以循序累进的前提。

   三十个首富中,没有科学家、没有作家、艺术家,甚至没有出名的艺术鉴赏家。

   一定要为这些富豪寻找一个共同的精神特质的话,就是他们无一例外地将财富与慈善结合在了一起,无论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做做给世人看的。

   一半以上的首富是他们国家中最大的慈善捐赠人。

   在中产阶级仍很落后的国家,都曾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盛行不择手段地通过赚钱牟取私利,这几乎是一个无法超越的阶段。而成熟商业社会的标志则是,人们从物质的追逐中脱离出来,开始去发掘生命中另外一些抽象、形而上的价值。一个国家如此,任何个人也不会例外。

   这些抽象的追求,往往基础于一个更抽象的价值观,我们管它叫信仰。

 

   这十多年来,读得次数最多的书,是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

   原因两个,一是薄,二是没懂通。

   韦伯第一次揭示了禁欲主义新教伦理与商业精神的渊源关系,他论证了为什么很多企业家毕生为积累财富而奋斗却又对这笔财富的消费不感兴趣。韦伯认为,那种源于达尔文宿命学说的生命观念,使得那些人勤俭、自律、诚信、清洁、对单纯娱乐非常厌恶,对劳动的热爱对应成为上帝感召中的使命感,他称之为新教精神,而这正是现代西方经济成功的精神起源。

   韦伯的这些论述在那些首富身上得到了最生动和准确的体现。事实上,自从工业革命以来,物质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丰富和不可思议,而人类在精神层面上的需求则面临越来越急迫和严厉的拷问。一百多年来,几乎所有的财富拥有者都被迫直面这样的困扰。

   在这本小册子里,韦伯反复言及的,大概只有两个词:贪婪与控制。

   他说,只有超乎寻常的坚强性格才能使这样一个新型的企业家不至于丧失适度的自我控制,才能使他免遭道德上和经济上的毁灭。

   对财富的贪欲确实是企业家的最大敌人。

   如何克服,他的药方是新教伦理。

   读到这里,就一直读不下去了。

 

   因为,中国人从来是入世的。

   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拯救才刚刚开始。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情结的国家,我们从来没有抽象的形而上的信仰。千年以来,我们从来只相信现世,即便是匍匐在香火缭绕的庙堂,我们还是在乞求佛祖让我们今世身体健康、财源广进,而来世能够投胎进富贵人家。

   我们从来没有原罪感,没有人生而为了赎罪的道德前提,没有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在卢梭看来,这是公民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起点,

   那么靠什么;来拯救我们的商业人生?

   我们现在有的是:制度的约束,这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是,很多商业行为是完全边缘化的,甚至是界于合法与不合理之间;

   百年的积弱和贫困,使得今日的中国依然处在一个创富的激情年代中,一切以经济为中心,一切以财富为标杆,所谓的智慧、快乐与价值都似乎是可以被量化的,而伦理、道德则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它们的底线往往可以被轻易的击穿。那么,一个缺失了宗教信仰的民族,如何有一个与商业主义相对应的伦理价值?

   我曾请教很多人。哈佛大学的杜维明告诉我,答案是新儒家伦理。他顺手写下北宋张载的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但是,张载的立心、立命及开太平,跟平头百姓有什么关系?

   我在无数个乡村和读本中行走。黄河青山,中国人千百年来信仰的是什么?他们认为什么是足以流传和让他们为之牺牲的?

 

   1948年春天,《国史大纲》作者、无锡籍历史学家钱穆应邀到荣德生创办的江南大学任教,住在荣巷楼上,每到周六下午,荣德生夫妇都会从城里来,住在楼下,周日下午离开。晚饭后,他们必定会在楼上或楼下畅谈两小时左右。

   钱穆问当时的中国首富荣德生,毕生获得如此硕果,有何感想?

   荣答,人生必有死,两手空空而去。钱财有何意义,传之子孙,也没有听说有几代不败的。

   接着,荣德生突然提到他在南通修建的一座大桥,他说,一生唯一可以留作身后纪念的就是这座大桥,回报乡里的只有此桥,将来无锡人知道有个荣德生,大概只有靠这个桥。

   去年我去无锡,当地人带我遍走荣家遗迹,花枝烂漫的梅园,已成废铁的工厂,依然屹立的石桥。荣德生果然说对了。

   最终我发现,中国缺的一本书或许是《家族伦理与资本主义》。

 

   商业本身是一个野蛮的事业。因为,利益的转移从本质上来说,是非此即彼的,对立往往容易激发人的攫取的本能。

   所以,企业家的生涯就是一个不断修炼的痛苦过程。

   所以,存商理,灭人欲。

   凯恩斯曾言,一名优秀的经济学家,在某种程度上他应该是数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和哲学家。他必须了解符号并用文字表达出来。他必须根据一般性来深入思考特殊性,并在思绪奔放的同时触及抽象与具体。他必须根据过去、为着未来而研究现在。他必须考虑到人性化或人的制度的每一部分。他必须同时保持果断而客观的情绪;像艺术家一样冷漠而不流俗,但有时又要像政治家一样脚踏实地。

   那么一个好的企业家呢?

   他当然应该是一个好的会计和工程师,是一个冒险家和预言家,没有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素质的综合,很难诞生一个伟大而持久的企业,此外,他还应该是一个宗教家。

   你可以信仰上帝,可以信仰佛祖,可以信仰任何主义,可以信仰环保,可以信仰家族,总之,你必须信仰一些形而上的、健康的理念。

   它是什么,在你选择,但是至少,应该比生命更长。

 

十一

   人生之追求的,最终是一种简单的快乐。

   少年时,你一定不同意这样的看法,花花世界那么大,当然是越丰富越快乐,越遥远越快乐,越堕落越快乐。

   后来,你会同意。做人交友办企业,越简单,越容易成功,也越快乐。

   那么如何才能简单?

   好比长跑。

   最累人的长跑是不知道终点的那种;较累人的长跑是看不到终点的那种。

   最简单的长跑,是终点线在目力可及的地方等待你。

   因为可以到达,所以你将从容。一切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追求变得可以抚摸和量化。

   峰回路转,有灯塔在远方等待。

   那条终点线,我们就把它叫做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