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八期《未来》——未来的世界和个人的…  

2008-09-17 0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八期《未来》——未来的世界和个人的…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八期《未来》

 

 

洁尘,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媒体供职十年,现为职业出版人

  

 

对于未来世界,我相信它还会加速变化

这是由技术、野心、欲望以及幻觉共同构成的现代社会的必然趋势

而且我还相信,在这个越来越远离静谧、深厚、拙朴、悠长这些古典品质的现代社会

它的未来最终会变得面目全非

 

 

   关于未来世界这个话题,其实我并不感兴趣。这跟我的历史观有关。

   我的历史观是非主流的,不甚乐观的,甚至是比较悲观的。在我的历史观里,人类社会并没有呈现出越来越进步的趋势,甚至是相反。当然,从面上来看,这一百年来,科学技术是呈几何级的飞跃式的放大和发展,人类“掌握”这个世界的方法和手段越来越多了。可关键就是在于“掌握”这个词上面。这一百年,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从来没有这么膨胀的一百年,技术进步的不断刺激,也刺激了人类越来越多的欲望,进而刺激出了越来越多的幻觉,在欲望和幻觉中,人类觉得自己也就越来越有能力“掌握”这个世界。

真的掌握吗?

    其实不然。

   大的问题在此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仅从人际交往这个切身体会来聊一聊。

   网上即时聊天方式,比如大家所习惯的QQ和MSN,应该算是网络技术的一个发展结果。这些东西刚刚出来的时候,人们是相当惊喜的。几乎每个使用电脑的人都会去申请一个QQ号或者MSN的地址,一开机,一登陆,朋友、熟人就挂在那里,外地也好,外国也好,都挂在那里,立马可以开口聊天,真是一种天涯若比邻的感觉,太好了。

   我没有怎么用过QQ,但我在一段时间里是MSN的拥趸;每天一上网,总是热络地跟朋友们说三道四,甚觉亲切。

   渐渐地,有一种被屏蔽了被歪曲了被简略了但同时又是交往过度的焦虑开始侵袭我。我觉得有点恶心。我依然喜欢我的朋友们,我其实也有很多话想跟我珍惜的朋友交流,但是,通过网上打字这个方式,完全满足不了我的这个愿望。我看到的都是字,没有面对面交流中那种幽微生动的面部表情,没有呼吸,没有肢体语言,我认为这样的交流是廉价的,潦草的,不完整的甚至是不健康的。

   从我的本性来说,我更喜欢跟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面对面坐着,大家在一起聊天。这中间,有不聊的时候,间以沉默片刻,间以微笑,间以有的时候彼此眼神的交织,还间以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或者起身上个卫生间什么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甚至是一个不喜欢电话的人。我现在已经基本上切掉了QQ和MSN,如果可能,我还想切掉手机(只是不太可能,我并不是一个回避社会的人)。这并不代表我对技术的反感,像QQ或者MSN,用于工作是很方便的。这些年,我的书进入出版流程后,我和编辑们之间的讨论通常是通过MSN进行的。至于说人际交往,我就不依赖这些手段了,甚至我是有意在回避这些手段。

   人与人之间,有必要经常说话吗?或者说,有那么多废话要说吗?有必要随时交流各自的状况吗?有必要这么事无巨细地分享吗?在我,是没有这个必要的。很多时候,我把一些人静默地放在心里就行了;至于说必要的交流,我觉得写信是一个好办法。但遗憾的是,现在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写信和回信了,人们都习惯了某种便捷的沟通方式,比如电话,比如网上聊天,虽然这样的沟通很容易流于肤浅,但它是轻快的,易行的,也就很容易形成某种心理定式和行为定式。

   最近我的一本新书《小道可观》即将上市,这本书里面,收有我阅读《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书之后写的一篇随笔《活在书信里的爱情》,在这篇文章里,我引用了台湾译者陈建铭的一段话,他说,“我由衷相信:致力消弭空间、时间的距离纯属不智亦无益。就在那些自以为省下来的时、空缝隙里,美好的事物大量流失。我指的是不仅仅是亲笔书写时遗下的手泽无法取代;更重要的是:一旦交流变得太有效率,不再需要翘首引颈、两两相望,某些情意也将因此迅速贬值而不被察觉。”这个说法深得我心。

   对于未来世界,我相信它还会加速变化,这是由技术、野心、欲望以及幻觉共同构成的现代社会的必然趋势,而且我还相信,在这个越来越远离静谧、深厚、拙朴、悠长这些古典品质的现代社会,它的未来最终会变得面目全非。

   近年来被一些人问过好几次,问我如果可能,愿意生活在哪个时代?我说,我愿意生活在所有慢的、安静的、一切都不那么迅捷的、因此一切也就更有质感的时代。这是我的个人愿望,是我个人抵御这个变幻太快的社会的自我期许。我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我的自我期许在个人生活中获得尽可能的体现,尽量以我的不变来应对社会、人群的千变万化,尽量在这种变与不变的抗衡中,保有自我,保有内心的汁水,保有思考和爱的能力。

   这只是我的愿望。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我说,关于未来世界这个话题我并不感兴趣,其实,未来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将决定我的愿望能否达成,所以,我所谓的不感兴趣,其实一个宿命论者、一个不可知论者、一个宏观上的悲观主义者和一个具体层面的乐观主义者的内心里无法解决的诸多矛盾的一个借口。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