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8期-我们在城市的“现代化”中失去了…  

2008-09-16 10: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8期-我们在城市的“现代化”中失去了…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八期《未来》

 

 

文:许振洲     

许振洲,北京大学国关系学院副院长

 

 

尽管成就可能是惊人的

但我们在这场规模空前的

城市现代化过程中

是不是也失去了些什么

 

   中国古代不大识字的人们,经常有一个好习惯:敬惜字纸,将一切有字的废纸收集起来,毕恭毕敬地焚化,因为他们认为所有的字都或多或少地与圣人遗训即真理有关,不可亵渎。今日之国人,素质当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不会再认为字有什么魔力,但仍然会受到一些概念的“海妖”的吸引,对它们全无辨别、思考、批评的能力,只剩下顶礼膜拜,比如全球化、现代化。

   严格地讲,这些概念只是对某一现象的描述,并无价值观的意义。而按照一般常识,任何概念都不可能用来概括解释所有事物,都不可能完全正确—那些不容怀疑、不能批评的概念已经与学术无涉,而成为了意识形态。但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意识形态已接近成为贬义词的今天,全球化、现代化这样的意识形态还是被发明了出来,并得到了人们几乎一致的认同。

   还是将我们的议论局限在城市建设上吧。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城市的“现代化”建设开始加速,并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国家成为了一个大工地,汇聚了全世界最多的起重机。其中最典型的大约是北京:旧城区被一点点地推平,代之以成片的住宅与办公楼。近年来又以奥运为契机,建起了不少高度惊人、体量巨大、耗资不菲的所谓标志性建筑。不同的声音当然是有的。而面对批评指责,达人们最常祭起的是意识形态的法宝:这种速度与模式是现代化、全球化的代表,而现代化、全球化则是所谓的世界潮流,不会有错也不容置疑。

   笔者丝毫不想成为刻意的反调分子。不过如果我们承认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都不可能代表绝对的善,那么本文的问题就是:尽管成就可能是惊人的,但我们在这场规模空前的城市现代化过程中是不是也失去了些什么?作为一个完全的外行,我认为我们的所失至少有三点。

   第一,我们失去了城市的特色。毫无疑问,每个自然形成的城市都有自己的建筑特色,这构成了她的独特吸引力。一个被正确理解的全球化或现代化绝应不意味着中国的城市要与美国的大都会“接轨”。相反,它正是给了我们一个展示自己不同传统、不同风格的机会。可叹的是,现在我们走遍各地,看到的都是几乎一样俗不可耐的建筑与街道。我们已无法通过风景来判别自己身处哪座城市。全国都在向北京看齐,而北京则在向自己心目中的“现代化”看齐。对此,人们无须上升到热爱传统的历史高度,或城市特色是全球化大潮中人们心灵认同的名片的哲学高度。我们仅以最实用的经济标准便可判定这是一场悲剧性的、无可挽回的失误。我们不是要大力发展旅游吗?我们不是希望用这种“无烟工业”来拉动我们的经济并推动就业吗?问题于是变得很清楚:别人到你这里来,是要看崭新的东西,还是要看古老的东西?是要看与他们本国不同的东西,还是看相同的东西?如果只是为了看高楼大厦,他们为何不直接去纽约看正版货,而要到我们这里来看似是而非的赝品?法国是当今世界的第一旅游大国,每年接待的游客将近一亿。我们可以想象这些游客给他们的航空公司、旅馆、餐饮、市内交通、门票及其他配套行业带来的商机。但法国的各个城市,无不以保留自己的传统、自己的特色为城建的第一要义。被我们很多专家津津乐道的奥斯曼对巴黎的改造,尽管远没有我们的魄力,但仍不免为今天诸多有识之士所痛诋。

   第二,我们失去了城市的自然、有机的生命力。必须承认,90年代后,北京市对于国家及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给予了足够的重视与财政支持。园林局下属各大公园的管理维护也大有可称道之处。但是,这些皇家园林、宫殿庙宇只是北京古都魅力的一部分。同样迷人甚至更有人文色彩的,是那些看似普通平凡的胡同、四合院;是那些遛鸟的老人、推铁环的孩子、卖小吃的摊位;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场景。只注重单体的文物保护单位固然不能挽留住北京的风格;即使是所谓的成片保护,如果不能使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普通人安居乐业,而是迫于“经济规律”迁到远郊的水泥森林中,也同样无法达到预想的目的。我曾徜徉在北京城区的几条胡同中。虽然一切都似乎完好地保留了下来,四合院也翻修得有模有样,但由于“原住民”们早已不在,所以给人的印象是了无生机。更为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当下的一线城市已经严格地按居民的经济能力实现了地段的科层化。同一收入的人大致住在同一街区,以市中心为圆心由富到穷地排列。但社会学家早就通过自己的研究告诉我们:最好的居住方式是贫富混居—我们过去也一直是这样做的。相反,社会成分单一的街区永远不会有生机、不会有魅力,甚至会产生种种的社会问题:因为街区和城市是一个有机体,只有不同成分的共生共存才能达到和谐。

   第三,我们失去了纠正失误的可能性。一个自然生长起来的城市,一定是历史的产物。是不同时代人们的经验、智慧的融合。每个时代的人都有其无法避免的局限性,而时代、技术的变迁也会对城市、街道、建筑的理念与形式做出自然的修正。反观我们当前的城市建设,是典型的“毕其功于一役”的思路:将前人的遗迹一笔抹掉,也不给后人留下多少修正的空间。我们真的那么聪明,配把所有的事在10年内全做完?显然不是。各个城市千人一面的广场、建筑、雕塑等已经雄辩地说明:我们连想象力都是极为有限的。15年前风行一时的白色瓷砖贴面更早因工艺材料的发展和人们眼界的开阔而被贬为公共厕所风格。人是一种可能犯错误的动物。如果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太多的事,又一旦被证明做错了,带来的损失就未免过大,就等于自我剥夺了纠正失误的机会。让我们合乎逻辑地设想一下:20年或50年后的人们,面对的是我们在10年、15年间建起的城市:同样的风格、同样的工艺、同样的材料、也可能是同样的失误。如果要做些改动的话,他们的工作量、代价会多么惊人?他们不会因此批评我们过于不谨慎、过于狂妄吗?

    但愿我只是在杞人忧天。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