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9年第一期《小处不可随便》——立木栅国小…  

2009-03-11 11: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第一期《小处不可随便》——立木栅国小…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9年第一期《小处不可随便》

 

 

文_黄百箬

 

 

黄百箬,台北市出生

台湾中原大学商业设计系毕业后

在台从事设计、幼教与出版工作

2003年出版《对面》图文书(台湾大块)

获该年金石堂书局“十大影响力书”

与诚品书店“最佳创意企划奖”

2008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现在京从事艺术创作

 

 

指南山苍苍

深坑溪荡漾

美丽的木栅

可爱的家邦

这里是我们的乐园

这里是我们的课堂

 

 

   我出生在1970年代台湾省台北市的木栅。木栅位于台北市的最南方,光绪初年属淡水厅,日治时期归台北州文山郡深坑庄的内湖。“木栅”一名由来为古时汉移民为了要防备原住民袭击,而于此建有木栅栏。我家住在木栅路三段,从开元街到木栅路三段,是昔日进入木栅庄的路线,这一段路在清朝时期就发展出热闹的市集,所谓的木栅老街就是指这一带。木栅为台北市山区地形比例最高的一区,热门旅游景点猫空、台北市立动物园都在这里。从木栅往山里头走,依序会经过深坑与石碇乡。地方上一直流传着一则笑话:“坏人来了,先进了“木栅”,再掉入“深坑”,最后就“死定”了”。

   1977年至1982年我就读于台北市立木栅国民小学(木栅国小)。木栅国小于1906年创立为景尾公学校内湖分校,1912年更名为木栅公学校,1950年更名为木栅国民学校。这是一所公立的小学,至今已有一百余年历史。

   学校与我家之间不到三百米的距离,走路只要十分钟。我和另外两位同年的邻居玩伴—号称“三剑客”—在小学时代总是结伴上下学。一进校门,国父铜像和校训挺立穿堂,我们的校训是“礼义廉耻”。两条蒋介石先生写的对联在国父像旁映入眼廉—上联是“做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下联是“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这句话也印在作业本的背面,陪伴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成为很多人的儿时记忆。彼时,两位老人的遗像也悬挂在每间教室的前后方,坚定地监督着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当时我们每天都要升、降旗,全校在进行曲乐声播出的那一刻即在班级走廊上迅速集结、整理队伍,并进入操场。整个过程,会有当月的辅导老师们针对各班级的秩序、速度做评比。朝会后,排长先将各排前一天的作业本收到到老师办公桌上,接着进行“检查手帕卫生纸”,或手指甲(每周择一天不定时抽查)的项目。每排排长会将不合格的名单登记给卫生股长,这时总有人为了指甲的长度斤斤计较,也有排长对于该不该把抹布列为手帕的一种而头疼不已。而聪明的值日生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正大光明地抬便当箱去厨房蒸,偷偷落跑。

   我们那个年代还没有营养午餐,学生解决午餐的方式有几种:一是自己带便当到学校里蒸,二是中午由家长送便当到学校,三是订购福利社的饭盒。中午时分,旧校长宿舍旁的侧门是家长们等候孩子的地方。日式校长宿舍旁种了从日据时代至今的莲雾树,树身庞大,每年结实累累。我从教室奔跑而来,总会远远看到骑在摩托座上的爸爸等在侧门外的树荫底下,急着将挂在把手上的便当递给我。我的午餐除了妈妈做的便当,总还有水果和其它点心,这让只能吃面包或订便当的同学很羡慕。现在我想起父母的心意,眼睛会湿湿的。

   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的班导都是女老师,一二年级是田蒲英老师,三四年级是江宝美老师,五六年级是戴惠桂老师。印象里,田老师总是很开心地坐在风琴后教我们唱歌舞蹈,十分美好。二年级,坐我隔壁顽皮的男同学和别人打架,我在一旁惨遭池鱼之殃,先是鼻头一热,接着鲜血汩汩而下,被送进了保健室,至今鼻梁仍留有痕迹。这是我对二年级唯一的记忆。江宝美老师慈爱中带着威严,她的先生是画家,在家里办美术班,我每个周末都会去他家上课,画水彩。哥哥高年级时也是戴导师的学生,因此我们对彼此都很亲切;那时她偶尔来家里,和妈妈聊我和哥哥,哥哥大我四岁,我读小五时,他也升上初三了。

   小学课程主要有“国语”、“数学”、“自然”、“社会”、“美劳”、“体育”等几个科目。从三年级开始我们每周新增了一节“分组活动”课,做法有点像大学选修学分,我选了书法课,在四十分钟的时间里,和来自其它班的同学们一起临帖练字,有一种“总算脱离同班同学”的自由感。高年级时,戴老师为加强我们班的语文能力下了不少苦心,常常设定主题让我们搜集数据、做分组讨论和报告。老师还有一项至今让我深深感怀的设计,就是坚持让我们每天在打扫后、放学前背诵唐诗。这个有点类似游戏的“必修课”,进行的方式是每个人都要上台大声背出当天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一首唐诗,全班都上台后才能放学。因为归心似箭,基本上大家都能把握时间完成。先背完的同学总是不耐烦地催促其它人,而每次落后和无法顺利完成的大概也就是那几位。每每有赖皮的学生企图含混闯关,也会被坐在前排具有正义感的同学检举而重来,过程紧张而热闹。

   民国五、六十年代的木栅是台北县市手工面线的主要产地。在我家巷子后院就有两座私人晒面线场—其实也就在学校边上。放学后,工人通常已经将面线收进屋里,剩下偌大的场地供附近孩子自由活动。男孩玩甩纸牌、打弹珠,女孩玩丢沙包、跳橡皮筋。人多时我们会玩“红绿灯”、“猫捉强盗”、“一二三木头人”、和“过五关”等大型游戏。假日小孩的数量最多可达到二、三十人。一天游戏的结束通常是家里来人叫吃饭或写功课使得场子里的人渐稀落而玩不起来了。现在,面线场还在,只是场边越盖越密的大楼把原有的绿地掩盖了,一跑恐怕就要撞到墙;而昔日纵横游戏场的少年,如今也都成家立业,胖得跑不动了。

1990年,台北行政区简化时将木栅区与景美区共同组成文山区。学校旁景美溪的提坊两侧兴建了新式运动休闲设施,结合天然景观的设计,成为居民们举家散步、活动的最佳去处。文山文气秀美、地灵人杰。每回从北京回到台北,其实哪儿都不想去,只喜欢坐在提坊的石椅上,迎风远眺前方的指南山,享受家乡独有的安全静谧;因为惟有在此,旅人得以补足在外奔波耗损的能量和继续前行的勇气。

 

 

母校的校歌

 

“指南山苍苍,深坑溪荡漾,美丽的木栅,可爱的家邦。这里是我们的乐园,这里是我们的课堂。

 

春风吹来了希望,朝阳沐浴在身上。我们在自由中成长,锻炼图强!锻炼图强!努力努力!

 

推动时代的巨轮,要做国家的栋梁。”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