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一个县级市的…  

2008-08-28 11: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一个县级市的…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

 

 

文: 王大学

王大学,历史学博士,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讲师

 


就像国内一百多个地级市宣称要建成国际大都市一样
R市也制定了“五市联创”的宏伟目标—创建国家卫生城市
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省级文明城市和省级园林城市
但熟知当地实际情况的民众当作天方夜谭

 

   R市地处中原,县的建置可以追溯至二千多年前,其名称在隋朝已经形成,民国后一度改名,解放后隶属关系多变,1988年撤县建市。R市之所以能在改革开放后成为首批县级市,得益于丰富的矿产资源,原煤蕴藏达数十亿吨,铝矾土储量超过亿吨。首任市长就是长期担任该县某矿务局的局长,只是当他踌躇满志升任市委书记不久,就因贪污、受贿数罪并发被判处死刑。
   与此同时,R市被确定为全省改革开放综合试点。但在这位书记的查处过程中,R市政局动荡,主政者更换频繁,经济和社会发展并无起色。为了振兴经济,市政府推广以养殖起家的农民企业家Z某,号召“村学W庄(Z所在村),人学Z某”。Z的种鸡场被扩大为企业集团,又让他兼并了一家行将倒闭的国企药厂,W庄也成为新农村建设的试点。但因种种原因,这个全市最大的企业集团没有几上就轰然倒塌。
   1998年市府隆重推出当年“十大好事实事”,首件就是火车站广场和综合批发市场。火车站是市的门面,而此前在全省“三优杯”评比中,R市都因站前脏乱差而与奖杯无缘。但由于市财政紧张,力不从心,只能借鉴外地经验,同时在广场北建造商住两用的综合批发市场。但刚开工,市领导突然决定先建广场,大部分资金来源却是批发市场的预售款。待占地50亩的广场主体竣工,批发市场才动工。十八栋楼房建至一半就成了烂尾楼,一搁就是七年。市长换了一任又一任,作过承诺的市长走了,新市长又不愿为老市长的政绩埋单,头号“实”事工程成了头号麻烦,其他“实事”如二五跃进渠的渠道硬化和河道疏浚更只是表面文章,不到三年就全部报废。
   走马灯式的领导更换和对政绩的追求,加上经济紧缩与全国关停“五小”行动,R市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省百强县之首重重跌落。2000年时地方财政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全国公务员每次调薪在这里被戏称为“空调”。
   尽管如此,在实施中原崛起的规划中,R市仍受到很多关注,2001年被确定为全省城镇化建设重点县(市),2004年被确定为全省县域经济发展扩权县(市)。2002年以来新一轮发展周期的到来,在内外刺激下,长期以来作为商品粮基地的R市,在2004年首次提出“工业强市”的口号。次年8月,对所辖乡镇作了大规模的区划调整,到年底形成5个街道、4个镇、11个乡。
   据该市的规划,到2011年,城区达到35平方公里,人口35万人。同时建设特色鲜明的小城镇,如有的以煤炭、化工、建材为主,有的以农产品加工、化工、建材和商贸服务业为主,有的以矿产资源开发、农副产品加工集散为主,有的依托地热资源开发利用建成为以休闲疗养为主的旅游服务型城镇。要断定这样的目标能否实现还为时过早,但规划与目标之间的矛盾显而易见。这样的城区规模如何担当中原城市群西南部中心城市的重任?大规模城镇化面临的另外一个难题是,城镇无地、少地农民的农转非和日后生计如何解决。
R市的农业发展规划中,也存在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如准备建R河水禽经济带,但R河本身水源短缺,甚至断流,过度采砂,污染严重等问题,连小流域的整治都困难重重,发展水禽经济何从谈起?又如建立牛羊生产基地,却没有注意到由此引起的坡地生态环境的破环。
   实际上,R市的环境污染和环保违规行为已经相当严重,并在2006年初受到国家环保总局的通报批评,并被中央媒体曝光。该市寄予重大希望的一个氧化铝项目因违规开工受到一位分管副省长的严厉批评,随后被国家发改委和环保局叫停。“工业强市”的大将出师未捷身先死,前景不容乐观。
   R市大力发展工业的另一个思路是加快企业改制的步伐,但往往是通过原有国企破产来完成的。历史上以特色瓷闻名的R市,却保不住自己的陶瓷工艺厂。连一般只赚不赔的烟厂也已破产。一家酒厂原来打着“御酒”的招牌还能惨淡经营,后来改称“人头马”,崇洋未成,企业却濒于破产。对破产的国企,一般由政府给职工发一笔一次性补助,但解决不了职工的实际困难和心中不满,以至越级上访不断。
   就像国内一百多个地级市宣称要建成国际大都市一样,R市也制定了“五市联创”的宏伟目标—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省级文明城市和省级园林城市。但熟知当地实际情况的民众当作天方夜谭,因为他们感到这些目标离现状实在太远,除非这些称号全面贬值。
   R市的情况或许只是一个个案,但县级市或县级区大多存在名实不符和小城镇带不动大农村的困境。它们上一级的地级市往往自己也力不从心,或者还希望这些下属多作贡献。这也是一些县级市坚决抵制成为市辖区的原因—作为县级市,理论上说是直属于省政府的,只是由地级市代管;而改为区后就完全是市的下属,再也不能绕过市求助于省,仅有的一点自主权也将丧失。但是这种市、县改区的趋势似乎不可阻挡,连纯属林区的黑龙江伊春(地级)市所辖17个县级政区中竟有15个是区。
   县级市向何处去?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