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宽容的城市精…  

2008-08-18 17: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宽容的城市精…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七期《融合与冲突》

 

 

文: 沈双

沈双,美国新泽西大学英语系执教,从事比较文学研究和教学

 


在城市里生活经常受一点刺激是好事,如果能将这种城市心态
城市精神变成为一种宽容,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我曾经居住了十几年的城市纽约是一个充满了冲突的地方。很多外地的朋友刚来的时候都不习惯,会以极不理解的态度讲述早上地铁里因为某人被踩脚而不断升级的争吵。每当这时我会抱以理解的微笑。实际上我见过的冲突比这个要难以承受得多。比如做研究生的时候,在一个社区学院里代课谋生。有两个在课堂上非常吵闹的女生偏偏自以为是地坚持十分政治正确的女性主义观点,边上一个年纪大一点的男生,既看不过去又没有足够的辨术将她们制服。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在课堂上挥舞。学生们都比我有经验,某个人大呼一声,我和其它的学生都躲到了桌子底下去了。接着一位勇敢的学生溜出去打了电话,几分钟后荷枪实弹的警察就来到了教室里,控制住了局面。纽约的某一些中学生上学的时候都是要经过金属测试器的,大学没有类似设施。但是保不齐某一些大学生根本没有长大,大概永远也不会长大。这样的学生更宁愿用拳头而不是语言解决问题。
   回想起来,我当时好像没有为我的生命担忧。不是勇敢,而是没有见过死人,不曾感受过失去生命的悲哀。记得阿城在“威尼斯日记”里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文革中在东北某一个废弃的楼房里,一伙人一边聊着自己的初恋,一边躲避外面的武斗。突然一个流弹打进来,穿透了某人的脑袋。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句话说完了,才一歪头死去了。读了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年纪轻轻就目睹了这样的死法,比自己去死更何以堪!不知道活过来的人是怎样应对这一记忆的。
   在暴力的城市里生活惯了的人,自有他自己的生存秘诀。比如对于空间和界限十分敏感。知道哪儿可以去,哪儿不能去。哪儿安全或不安全。这事儿发生之后我最强烈的心理反应就是我和这个空间的关系被非常暴力地改变了。我对它已经毫无控制能力。它不是我的了!我想有被劫匪闯入私宅的经历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触。教室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既不是私人寓所,又不是大马路,我作为一个明确的权威人物,不免觉得对这个地方有点控制欲。
   但是实际上纽约很多公共场所是始终不会让任何人觉得对它具有完全的控制感。永远生活在不同程度的失控的状况中,大概是因为紧张过头的缘故,其实反而很放松。我在想,如果允许自己失控一些是不是反为调解冲突的一个策略?
   虽然听起来很禅宗,但是很多具有暴力倾向的人同时也是有很强的控制欲望的人,这又是一个不争之实。前两天在网上炒得很火的杨佳事件的主角据说就有着过强的主人公意识。他会因为邻居在楼道里放了垃圾而以非常激烈的态度和人吵架,好像这个楼道为他一人所有一样。吊轨的是虽然他和所谓违反规则的邻居正反各据一方,实际上两人具有同样的逻辑,都是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试图控制这一空间。在日常生活中这种一对一的争执也许是小事一桩,挪至类似大马路这样的公共领域并牵涉到国家的执法人士,这种争执就不禁令人对于权力机构的功能有所反思。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城市究竟是属于谁的城市?
   我还是觉得主权意识不是那么强烈的比较混杂的地方容易产生融合,即便因此而发生冲突,更多的也是一对一的小型事件,较少恶性事件。在城市里生活经常受一点刺激是好事,如果能将这种城市心态城市精神变成为一种宽容,那是最好不过的事。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做得到。相反,在人烟稀少的郊区,在空间所有权非常清楚的地方,那里发生的冲突多半极其暴力,绝少商量的余地的。昆汀·塔伦提诺的“低俗小说”中最暴力的事件就是发生在某一个商铺的地下室里的。那种小商店不像大百货公司,关起门来就和自己的家没有两样。在这个私人空间的密室里,滋养着不可告人的暴力蠹虫。这样极端私有化的空间实际上是把洛杉矶这个城市暗喻为人的身体。那个黑暗的地下室就是人的潜意识。恐怖小说作者斯蒂文·金曾经说每个人心里都锁着一头困兽,读恐怖小说就如同将这一困兽放出来兜兜风,再装回笼子里就没有那么疯狂了。
   我和家人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到其它的地方旅游,曾经感慨各个不同文化中的人们对于肢体接触的禁忌非常之不同。美国是个十分忌讳肢体接触的地方。在公共场合被人碰到总是不自觉地回个头,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日本文化虽然据称比较压抑,但是在地铁里随便地推搡似乎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最近看的某一个电视节目还讲到在阿拉伯的文化里,妇女对于外国女性表示好奇会掐你捏你。如此说来,身体就是一个空间,它的边界也是在不断地接触中得以界定。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