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前辈的努力,我…  

2008-05-23 15: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前辈的努力,我…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

 

哈乐文(撰稿人)

 

思想是利剑还是阳光,我不知道,但挡住它们,可不容易

 

   商务版《西方引语宝典》,出版动议于1989年,大约1999年进入出版程序,2001年初问世,印刷5000册。精装一大本,定价28.00元。

   翻找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发现它埋在书架上,拭去微尘。

   开篇为陈原老的“无话可说”序言,—无话可说,说了五千言,跟《老子》一般多。从中传递的信息,有些让人会意,有些让人难过,有些让人敬佩。原老说,把一种民族的名言警句翻译成另一种民族语,难度极大,一不小心,便会失去原来的神韵,所以翻译可谓“灵魂的冒险”。凡有过翻译经历的人,都会同意原老的意见。原老还说,“要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编辑部都是既可爱又可恨的”。谜底请读者自己找吧。原老修养极好,善解人意,但该说话时决不缩头。在“主编自序”中,张致祥先生有言:“本书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思想,坚持从我国社会主义的实际情况出发,在有分析有鉴别地收录和评介人类创造的一切有用知识和理论成果的同时,警惕和抵制各种剥削阶级腐朽思想的侵蚀。对于有意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违背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辞,坚决摈弃之。”陈原老善解人意,话锋陡转,写道:“怕得有道理。”但他未止于此,继续写道:不过时代不同了,“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同时,我们必须了解世界。不但要了解物质世界,还必须了解精神世界。”更精彩的是:“党教育我们不要故步自封,要勇敢地正视、理解、接受西方的文化精华,继承全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读过上面张、陈两段,它们都写(改)于1999年,历史即将前行到21世纪时,让我有说不出的难过。在思想文化领域,中国每前进一步,多难。原老毕竟原老,他转了些圈子后,写道:“因此我又呼吁宽容,评论吧,但不要打棍子。”写下这话时,原老已81岁高龄。2002年秋天,我们与原老最后一次饮酒,原老借着酒意,低吟俄罗斯民歌,谁知3年后的10月26日,他撒手离开人世。

   主编张致祥先生,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是李赋宁先生的高足。李先生为该作写序,自是情理之中。北大求学四年,每每早起到图书馆“占座”,路过燕南园时,常能见到李先生散步,银发飘飘,面带微笑。李先生给宝典的序言,也带着微笑,讲了一个开始让人大笑,后让人苦笑的故事。上世纪四十年代,李先生在耶鲁攻读英国文学,一天午餐,有人问起“我们已经改变了这一切”法文引语的出处。同桌的几位法文系研究生都没答上来。李先生“碰巧”知道,说是出自莫里哀喜剧《屈打成招》。剧中冒充医生的,把人体心脏位置搞错,当别人纠正时,他却说“我们已经改变了一切。”随后,李赋宁先生补充道:“莫里哀所讽刺的对象不仅是愚昧无知,而且是厚颜无耻为愚昧辩解。心脏在人体左方,肝脏在右方,过去是这样,‘但是我们已经改变了这一切’。”各位看官,读过,你是笑还是哭啊。2004年,与原老同一年的5月10日,李赋宁先生仙逝。

   张致祥先生,推算他年龄在65-68岁之间,小原老、李赋宁先生整整一辈。大学毕业没几年,赶上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偏居兰州,反右饿死人(恶名昭彰的夹边沟劳改农场就在甘肃)、文革文攻武卫最热烈的几个省份之一,估计没少受苦。从行文的气象以及表达的境界,比之他的恩师和原老,要拘谨许多,甚至处处提心吊胆。除上面引语外,在结尾,张先生仍是“怕得有道理”,不忘“认真查对资料,保证条目的政治倾向”,心有余悸。可这只是现象的一面。自序中,我们还能读到这样的句子:“本语典先写出原文,让读者欣赏原作的精妙玄奥之处”。不啻如此,随手翻阅,可见这样的名言引语:

   “我国政府的基础是人民的意见,政府的首要目标应当是维护这种权利。如果让我们决定我们应该有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管理的报纸,我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原文如下:Thebasis of our government being the opinion of the people, the veryfirst object should be to keep that right; and were it left to me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to prefer the latter.—这是杰弗逊1787年致卡林顿将军信中的一段话。以张先生的“标准”,是否有些犯忌?但宝典还是保留了。

   再看这一条:“如果除一个人以外,所有人的意见是一致的,只有一人持相反的意见,那么压制这个人的意见是不正当的,正像一个有权势的人压制群众的呼声是不正当的。”—引自穆勒《论自由》第二章。这样的引语还很多。

   思想是利剑还是阳光,我不知道,但挡住它们,可不容易。即便一个人被囚在思想的牢笼,只要有一丝缝隙,就可能发出那怕呻吟般的呐喊声,“我要自由,反对压制”。

   前辈给我们做出榜样,我向他们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