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城市:小的是美…  

2008-05-09 12: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城市:小的是美…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四期《成熟城市》

 

文:北村

北村,作家、诗人出版有《周渔的喊叫》(改编为电影《周渔的火车》)、《愤怒》等

 

我们的城市设计者绝不能仅仅是一个建筑工程师,应该是人性或灵魂工程师

因为城市最终是给人用的,是让人幸福和快乐的

 

   也许我们置身于其中,所以可能不会感觉到中国的城市究竟是以一种什么速度在膨胀和发展。我儿子从澳洲回来,我们上咖啡厅,他被形如大厦般的现代咖啡厅吓倒,在他看来,悉尼不过是一个村庄了。毫不奇怪,原因只有一个:中国人多。人多,自然容器就大。这是把城市作为一个容器的概念推导出来的。我从福州回北京仅离三个月,已见各处大厦林立,这种建设速度近乎神奇。台北、新加坡和现在的北京比,开始感到吃力。远一点说欧洲,法兰克福这个欧洲的大枢纽,只有几幢高层建筑,让希望看到高楼大厦的中国人有些失望。好了,究竟什么叫大城市?如果大城市只是让我们的年轻人付出高昂的代价为房子消耗青春,如果大城市只是让我们的白领为了竞争日日在其中疲于奔命,如果大城市只是让我们彼此老死不相往来,如果大城市只是让我们背井离乡远离亲人,我们要这劳什子何用?

   但事实上城市正在强化这种功能,而不是创造一个人际交流生活进步的境界,我称之为“美好生活”的标准。城市的产生是人的创造力延伸的结果,所以,不谈人的价值观只谈城市建设是徒劳的。上帝赋予人有一种模仿他自己各种创造力的能力,目的是为了推进美好生活。但目前城市化的结果带来三个困境:一是恶性竞争,它令人性变恶;二是不相往来,它使人情冷漠;三是破坏环境,消耗未来,使人类折寿。首先我们要解决的是城市作为一个人口聚集群落,本应以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为目的,为何却令我们的竞争更加激烈?因为人人都想做头。我提出一个全新的工作伦理:假设有一百个人,好比是一个人身体上的不同肢休,各有功用,正如大腿不能说手指无用,手指也不能骂眼睫毛无能。有些人有一千当量的才能,有些人有五千当量的才能,是上帝安排的,这并非不平等,没有差异不叫整体。五千当量的付出和责任绝对比一千当量的人来得多,他所得较多不但公平也是需要。“竞争”的必须,不是要我们人人争夺作“头”,而是一种奇妙的“归位”,让五千的人作五千的事,让一千的人作一千的事,所以工作是天职。持这种观念的人来设计城市的功能,就会有多个中心的观念:即没有人要作“头”,头是上帝,我们是平等的。城市于是有了多个中心的观念,即不是以竞争为目的,而是以美好生活为目的,既是以生活为目的,就不会把城市设计得那么巨大,因为它并不指向一个中心,这个理念直接否定巨无霸城市观念,支持城镇化或大城市卫星城的合理布局。

   竞争的后面是什么?欲望。如果城市这个容器的内容只是欲望,那么我们就来日无多。“归位”的后面是什么?美好生活。归位是上帝在“甄别”人的功用才能将其放到合理位置的过程。这种观念确立的重要性在于,人们由此会选择中小城市作为生活目的地而不是仅仅以首都为生活理想。我曾对朋友说过:北京的房价无论在奥运过后还是在未来几十年都不会降,因为有一个公式可以推论:以纽约东京为例,这个国家有多少总人口,有百分之几的人会涌入首都?你换算一下中国的总人口,再按同样比例计算一下将有多少人会聚集到北京?你就会颤栗不已。这个事实告诉我们,人的心里怎么思量,它的行为就怎样。我们作为城市居住者的人,如果不重新审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人性的弱点和劣根性就会投身到城市建设上,最后制造出让我们痛苦的巨兽。

   欧洲的宗教观念即使式微,却仍然保持城市进步文明的特征。像德国歌德堡那样的小城镇在欧洲比比皆是,为城市化的常态。有一次我站在路上,遭到三个妇女是否需要问路帮助的友好征询。仅此一点,我就想在这个安静的小镇永远地住下来,因为它符合美好生活的原则。实际上在美国,最丑陋的景观就是为数并不多的几个大都市,大部份的中小城镇代表了真正的美国精神,尤其是西部的保守城市,充满了教堂而不是商店。他们日复一日地过着简单平静的幸福生活,看着老款电视。我开始充分怀疑我们在开拓城市化创造力的进程中是否逾越了上帝允许的速度和界限?如果城市不符合上述“归位”和“爱”的原则,人生活在里面会幸福吗?所有人都为了竞争涌到几个大城市,为了抢工作而面目狰狞,为了付按揭而汗流满面,会快乐吗?我们的城市设计者绝不能仅仅是一个建筑工程师,应该是人性或灵魂工程师,因为城市最终是给人用的,是让人幸福和快乐的。如果中国的中小城市和城镇成为工作重点,如果大城市工作分区和卫星城得以结合,将有一个大逆转:城市对我们成了生活中心而非工作中心,因为工作永远是为了生活的。

   但这个目标的前提是中国需要迎来第三次“土改”:第一次为四九年的政治土改,第二次是七八年的经济土改,我预计第三次是以逆转民工突破地缘涌入城市、反而是城市资本挟带农业开发执照重新回归乡村的文明土改,这个以中国农业工业化为特征的运动,将使大量土地成为现代化农庄,农村的年轻人通过培训成为技术农民,并在农庄中持有股份,他们的父母持有养老保险。这时最重要的一环出现了:这些农业工业的利润不是支持几个大城市,而是城镇和中小城市,它通过城市资本发展壮大,并反哺小城市或城镇,这种消灭城乡差别的意义是:它消灭的只是贫富差别,并没有破坏城市美好生活原则。在一个小的城镇,各种传统的人伦关系得以维持,人不必背井离乡,他们可以和父母兄妹以及朋友在一起。这才是真正的符合美好生活原则的城市。在这个城市中,最醒目的建筑应该是教堂或相似的信仰建筑,因为它直接指出建设我们赖以生存的安身立命之所的最高指南,是设计的前提和中心。

   巨无霸城市无论出现在东方或西方,都是人类对自身目标误读的结果。西方的宗教式微,使得他们在发展资本主义精神时,得益于新教伦理的部份令西方的工业化带来经济繁荣,背离新教伦理又使全球化损害了文明。信仰失焦,让人的意识指向虚假的乌托邦,真正的神性不是大而无当、虚无空洞的,它反而尊重每一个他所创造的个体的独特性价值,它是“小”的,而非“大”的。关于城市有很多可谈,我只谈最重要的,的确,“小的是美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