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三期《我爱北京三里屯》——当年三里…  

2008-04-24 14: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三期《我爱北京三里屯》——当年三里…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三期《我爱北京三里屯》

 

文:沈清    

沈清,资深媒体人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
一本正经地回忆当年的三里屯
因为与三里屯有关的记忆几乎
都和酒精还有宿醉共枕


   “当年”是指1996夏到2000年。那段时间我住在美国,每年回北京三次,其中1999年和2000年分别在北京住了3个月和6个月。凡是我在北京的时候,每天都“泡”在“混”在三里屯。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一本正经地回忆当年的三里屯,因为与三里屯有关的记忆几乎都和酒精还有宿醉共枕。
   但我还是归纳总结了一下,谓之“三性”:三里屯的唯一性、模糊清晰性和不可复制性。

 

唯一的三里屯
   唯一性的原因在于:我在三里屯做了许多以前从来没做过的、之后再也没有重复过的事情。
   比如说,站在三里屯南街入口处的羊肉串小摊前大啖羊肉串——我根本不喜欢羊肉的,而且巨恨孜然粉,可怎么就……?
   坐在白风夫妇的小店─那里是当时北京第一家有阿拉伯咖啡的店─和River之间的地上对瓶喝青岛啤酒(是那种大瓶的,因为当年还没有优雅这个概念呢),可是……可是我压根儿就不喜欢啤酒!记得1995年时我去比利时,在离布鲁塞尔不远的Bruges一家啤酒吧,面对有500多种啤酒的酒单,我顶住压力,在众目睽睽之下点了一瓶依云水。在被鄙夷后还委屈地申诉:我这是充分尊重自己的好恶。
   再比如,喝威士忌,醉到blackout─翻译为不省人事或失忆,就是说有那么几个小时你完全没有印象了─不是模糊,而是完全没有印象!至于我那几个小时到底做了什么,至今还有几个版本─每一个版本都能让我的“我是一淑女”的自身诉求凸显天方夜谭……那次之后我有三年的时间根本不能闻威士忌的味道,一闻就想吐。
   还比如,唯一一次体验了一向被我取笑的所谓的“淡淡的小情绪”。那是1996年8月,第一次到三里屯。我从美国回来度假,下飞机的当天晚上就被发小们带去“汽配一条街”─三里屯南酒吧街那时的称呼。一进胡同口就看见了他,那么高的个子,那么宽的肩膀,在昏黄的路灯下裹挟着烤羊肉串的味道“哐嘡”一下子就“拍”到我心口了!那需仰头才能看到的棱角分明的脸,在喧闹的、有着刺鼻的下水沟味道的巷子里显得异常的俊美,那从小就闻名的运动员体魄的肌肉格外的令人……垂涎。那晚以后,我再也不能没心没肺地口无遮拦和嘻嘻哈哈了,那点淡淡的小情绪让我不坦荡了。

 

模糊清晰性
   清晰的是事儿,模糊的是人。
   比如说,在River听北漂的歌手们唱歌,大部分是coverband,偶尔有原创。看不出他们有任何出名的希望,可还是被他们看起来不像每天都洗澡的坦诚感动得稀里哗啦;
   在芥末坊的露台吃烧烤。我在那里的楼梯摔过至少两次;
   在北街路西的白房子外面坐着看对面的服装摊儿和买衣服的人;在路东的德国餐厅Kebab坐着看白房子和Bella里的人;
   白天约人在Bella,晚上约人在兰桂坊;白天在Bella坐下不出10分钟就能聚出一大桌子人;
    Dirty Neily打台球;
    隐藏的树吃批萨饼;
   在BlackSun喝廉价tequila;
   还有一家在南街的小店,以台湾牛肉面著称,可惜记不住名字了,在88号Vogue跳完舞后走回来吃一顿。记得他们的卤蛋特别香……
   这样一幕一幕的记忆中,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人呢?我怎么就想不起来都是和谁在一起吃吃喝喝,懒懒洋洋,通宵跳舞呢?
   我认识的一个人号称他所有的女朋友都是在三里屯认识的,他那时所有的项目都是在三里屯谈成的。
   我相信我一定在三里屯认识了许多的人,因为我记得永远有一堆人一起行动。但他们都模糊了……
   清晰的是,我是肯定“不务正业”的,是纯纯粹粹的“混”。
   更清晰的,是那种时间近乎凝固无所事事的窃喜。

 

不可复制性
   2001年没有回来北京过。等2002年搬回来后就开始不怎么去三里屯了。不记得有什么原因。九霄关了以后就不再把三里屯当作一个去处了。
   那样一个时间,那样一种状态,那样一个环境……才会有这样一个地方。
   我确信不会再吃羊肉串了,不会再坐地上了,不会再喝啤酒了,不会再blackout了,不再有“淡淡的……任何情绪了,没有懒洋洋的了,没有模糊了……
   所以我不需要复制一个三里屯给我自己了。
   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自己对自己会心一笑:哈……当年你还……那样子呀。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