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二期《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哪里  

2008-03-24 10: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二期《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哪里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二期《你要去哪里》

 

文:胡月

胡月,曾任媒体主编,现为自由创作人。曾旅居西班牙,尼泊尔等地

 

外来者和原住者,本是可以相互救赎的,但是,现在他们站在天堑的两头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越过它,在通向未来的道路上汇合

 

   这真是一个好题目。
   去年住在加德满都的时候,楼下从新泽西来的邻居美国人杰森说,按照原计划他早该回国了,可是尼泊尔的大选迟迟不举行,弄得他至今已多呆了快一年,接下去还不知道要再呆多少时候。
   杰森骑一辆摩托车,常常背上大号的背包出门,去尼泊尔各地的选区帮助当地建设选举体系,他在这儿学会了讲尼语,神情上也多了不少东方式的平淡内敛,跟那些初来乍到的白人游客差别很大。其实,在加都生活久了的外国人,都多多少少带着这种平淡神色,而游客们往往表现得既亢奋又过度友好,仿佛一面对自己能走进尼泊尔这种神秘电影般的环境而感激涕零,一面又因为当地物价低廉、生活困苦而滋生了居高临下、不知所措的滥同情。
   尼泊尔人和外国人的关系是奇怪的,外国人从世界各地跑来,当义务、加入援助组织、消费旅游服务,但是能真真切切体会到尼泊尔人痛苦的人却不一定有几个;尼泊尔人逢遇外国人便哀诉本国的不好、生活的艰难、个人财力上的贫穷,同时毫不犹豫地伸手求助,在他们的角度,自己国的人便可能是世界上极少数非常不幸的人类一员,而来到尼泊尔的这些外国人,若不是来自天堂,也是来自半个天堂,对像自己这样不幸的人施以援手,是他们的本分和义务—他们有那么多钱,白给我一些又有什么?
   这恐怕正是不幸的根源:施舍的一方和讨施舍的一方,都没有真正去找一找造成这个不幸局面的深层原因,而是默契地达成了一个表面化的解决方案:一方讨钱,一方给钱。只要没了,就再要;要的别太频太狠,给的也常给。这个契约恐怕是比所谓的“探寻不幸根源”更容易也更光鲜:要的老能要到,暂时的痛苦缓解了,就不必立“重新作人”的志,吃“痛改前非”的苦,不用卧薪,当个国际救援的寄生虫就好了;不用尝胆,有钱的时候多喝点好酒,没钱的时候多喝点劣酒,好日子歹日子,反正全世界那么多有同情心的发达国家不能看着佛陀老家的人就这么饿死吧?在中国,人们说一醉解千愁,而在尼泊尔,人们一醉就唱歌跳舞,哈哈大笑,根本连清醒时候那些可愁的都不记得。
   说实在的,往往在加都,你会看到那些长期驻尼的外国人,比尼泊尔人自己,更为尼泊尔人发愁。这些走南闯北、行经亚洲、非洲、欧洲,看过各种国情、见识过各种地域观念、旁观过各种不幸表现形式的黑白黄黑人们,比这些刚刚打开国门四十年、几百年里仅在1990年才遭遇第一次战争(还是毛党与政府军的局部内乱)搅扰的尼泊尔人,更清楚尼人所生存的这个大地球,如今是个什么局面,尼人所求助和想要依赖的这些各国政府,又都各怀着怎样的鬼胎;他们也看得清,这些怀着无知幻想、把希望寄托到未知世界上的尼人,是多么的懒惰、任性、不理智,愚顽并狡滑。
   我的许多朋友,来自各国各种大大小小的救援组织、或者是单枪匹马跑到加都来当义工,一开始决定留下的原因,都是因为“喜欢这里”,或者煽情一点儿说,是爱上了这个国家。就像人恋爱一样,陷入热恋的时候,往往对对方都还并没有足够的了解。但爱上就是爱上了,爱上了,就要尽力去做,让被爱之人能得到幸福。文化的隔膜、成长背景的巨大差异、经济能力的悬殊,这些无形的巨墙在微观上,其实在留下来的外国人和他们的尼泊尔朋友之间,造成了客观上的巨大鸿沟,所谓“同呼吸、共命运”是一种感情化的讲法,并不能成为真正解决困境的切实工具,尼泊尔人真正需要的东西,是外国人所不能给予的。就像再美好的热恋,也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地,代替双方未来的婚姻之路。而留下来的外国人,却是为了对尼泊尔的热恋,才与它签下了一份长期的契约。
   2007年,在国王势微、传统封建治理方式崩塌的情况下,尼泊尔人把希望转向了仍处在原始阶段的民主化体制上。来历各异、草草组成的七个政党组成了联合临时政府,共同认可年过八十的亲皇派婆罗门柯依拉腊做首相,这个政府的功用,是在全国大选、组建尼泊尔历史上第一届民主政府之前,负责过渡期的国家管理。这个大选,便是我邻居杰森的驻尼目地,也是我那些使馆朋友们,目前在使馆内开会的主要议题。
   整个尼泊尔大选,从策划到确认、到具体在各个深山野民中开展起来,无一不是世界各国的推动在背后。住在喜马拉雅山里的山民,不懂得“政治”这两个字的含义,“国王”对他们来说,更多地出现在民间传说而不是日常秩序中,尼泊尔甚至没有做过详细的人口统计,而现在,忽然要选举了,这一切要从零开始,就像美国人当年在沙漠上建立拉斯维加斯,民主选举制度,是尼泊尔人走投无路、伸手向外援讨来的唯一出路。但是,就像前面说的,民主国家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和尼泊尔这样国家的一切一切之间,是两个世界,是微观中隔着天堑和鸿沟的两个世界。大选,是民主世界从自己的世界里找到的,尼泊尔的出路,这条路也许不是错的,甚至是唯一的,可是,在走上这条路面之前,尼泊尔人又如何越过挡在这条路之前的巨大鸿沟呢?外国人站在路的这头,说:你走过来!尼泊尔人站在路的这头,说:我是要过去!可大家都不知道,中间的那道鸿沟,该怎么过。外国人抱怨尼泊尔人不肯有勇气跳过来,尼泊尔人抱怨外国人不肯再搭把手。而这些外国人说:我搭了,你没看见吗?可我的胳膊就这么长,剩下的,得你自己跳!
   在沙漠上建起一座大城市,是要花很多钱的。这些钱当然不是尼泊尔卢比,而美金和欧元,还有印度卢比。尼泊尔临时政府之腐败贪污、荒唐而不作为,也跟尼泊尔的困境一样出名,这些用于选举的钱,各自进了七党中谁谁的腰包,本身就是一笔让内部打罗圈架的烂帐。不知所措的国民一会儿寄希望于这个党,一会儿那个党,最后明白了,没有一个好东西,然后就只指望大选快点进行,可是如果这七党没有一个好东西,全国人又该选谁呢?不管了,先选了再说呗,总比这样下去,谁都不干事,谁都在上面呆着,谁都靠各国的选举援助资金分赃,谁都对着全国人撒谎强吧?
   大选是尼泊尔人的指望,不管怎么样。至少,选了之后情况会变吧?人们说。他们已经被眼下这不知去哪里的困境弄疯了,弄麻木了,也弄烦了。只要选举就好,老百姓这么说。七党可不这么想:只要我还没占压倒性多数,大选就不能开始搞。于是在原定的大选前期,手里握着枪杆子的毛派闹“退出政府”,耍无赖了:我选不上,我就不参加选举了,我还抢东西、绑架人、收保护费、打游击去,要不选完了,我一被收编,就什么都没了。毛党一闹,其他没军队的党就怕了,怕毛党对自己也来横的,于是又求毛党回来。毛党说,回来也行,大选先别选了吧?六党一想,反正现在我们都不占优势,不选也好,与其让一个党侥幸当选,不如谁也没选上,谁都在临时政府里继续向外伸手,继续分下一轮的赃。
   我和使馆的朋友去年十月到喜马拉雅山区徒步,进山半个月,无电话无网络,一回到博卡拉,就从旧报纸上看到了临时政府再一次宣布“取消大选”的消息。我们简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尼泊尔人平平静静地证实了这一点。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取消大选了。尼人已经出离愤怒,无话可说。当然了,人家也声明了:不是永远取消,现在时机不到,待有一天,时机成熟,会大选的。
   时机总会成熟的。如果时机永不成熟,那么国家也许就腐烂了。但是,谁能解决这个困境呢?所谓的路,所谓要去哪里,总要开始走才行。哪怕是错的路,也是要先走起来,才能辨别是不是真错吧。
   在得知大选取消的隔周,当地报纸上又刊出了这样一条消息:“大选资金35亿卢比随风而逝”,用的词,是那本著名的小说“gonewithwind”,合4亿人民币的国际支援就这么打水漂儿了。水漂是打了,可这水漂,不是打到印度洋里,大西洋了,尼泊尔是不靠海的。这些水漂,都打到了各政客的私家人工湖里。
   许许多多的外国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杰森不知道该去哪里,这漫长的选举还要拖多久?最终会不会举行?自己是留下等还是回家?从日本来刚从文化专业毕业的文子不知道去哪里,她这么热爱尼泊尔的音乐和舞蹈,这么喜欢这里的小孩子,这么想帮当地做点事儿,可是她却感到孤独,感到交流的吃力,感到人们除了希望她给点实在的小恩小慧、带着艳羡的眼光看她的随身听,自己对这个国家,一无用处,而她从压抑紧张、而发达的日本来到这里,就是想使自己感到“有用”。
   还有孤身丧偶、在海外漂泊半生的外交官,还有负责帮助尼妇女获得平等权益的单身母亲,他们的所有欢乐,他们人生状态的优劣,甚至都和尼泊尔人的幸福紧紧相联,因为他们把生活的坐标和重心,就落在了对这个国家的扶助上,甚或说,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如此需要他们的地方,才让他们避免了困顿在西方式的现代化中,无人理睬地孤独下去的命运。
   外来者和原住者,本是可以相互救赎的,但是,现在他们站在天堑的两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越过它,在通向未来的道路上汇合。
   我想,明智的人都不会把这简单地归结为贫穷与富有、现代文明与非现代文明的冲突问题。也不会说,此事与其他人无关。在这样一个时代,行遍全球,不管是在泥石流冲毁的喜马拉雅山中独木桥前,还是在一路畅通的欧际高速公路上,每一个人,都未必能真正回答这个提问:你要去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