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8年第一期《标准照》——被消费掉的生活?…  

2008-02-25 1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一期《标准照》——被消费掉的生活?…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8年第一期《标准照》


 

张巍,职业策展人,维他命空间创作室创办人

 

    似乎我们把我们把这个工业化的系统
   作为了我们生活存在的全部
   而能够超越这个系统的精神却不在了


   最近一直在思考关于“人”的问题,更确切地说是关于如何“做人”的问题。在当代生活中,我们都不知不觉地沉浸在不断追求和提高我们物质生活的状态里,而这种追求和梦想也成为了一种被默认了的正确的社会价值观。我们对于一个人的评价,也是基于在对物质拥有的基础之上,例如,一个人赚多少钱,住什么样的房子,开什么样的车,穿什么品牌的衣服等等,进而帮助我们来判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成功或者不成功的人。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质疑过这种判断,而且无意识地认为这就是正确的方向,所以,在这样一个假定的正确性里,我们—作为人,存在的一切活动都由此展开。
   对于孩子,他们从小就要努力学习或者多学习一些其他的技能,以便日后长大后能够在社会立足,并且有所作为,成为我们所认定的成功人士。在这样的一个价值观的趋势下,人们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努力竞争,并且努力消费。当我们拥有了一个体面的成功形象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并不轻松,也就是说梦想虽然实现了,但是我们的压力更大了,因为我们知道,要维护这种制造自我成功肖像的持续存在,我们需要更加的努力,去维持这种消费。所以,我们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生活在一个轮回里。
   有一天,一个朋友跟我说,在今天的社会,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不被消费掉。我觉得很有意思,他没有说“反消费”,而是说我们如何“超越消费”。是的,其实我们在不知不觉中都落入到了一个系统里面,从而使我们每天都忙着贡献自己,让这个系统运转。我们甚至忘记了我们可以停下来,问问我们每天到底在忙些什么。其实,我们生活在工业化的今天,犹如生活在一个机器里。作为人,我们并没有成为主宰这台机器的主人,而是成为维持这台机器运转的重要的部件。我们要不断的努力的去消费,这样整个工业化的生产和运转才变得能够成立,所以我们不再独立,而是依附性地存在于这个系统。我想,如果从更大的一个背景来讨论这个问题,那么问题在于,我们作为“人“,我们应该在哪里?
   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是我想我们很难在一台机器的运转里找到人性的存在,所以我也假想,是否我们也很难在工业系统里找到人的根本存在。但是,作为一个现实生活的整体,我们作为人可以把握的是,我们可以有选择权不让“工业系统”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有能够超越这个系统的能力,也就是说与这个系统共生存的能力。我想这也是我的朋友所说的“不被消费”的意思吧。
   但是我们今天生活的现实却是另外一种景观,似乎我们把我们把这个工业化的系统作为了我们生活存在的全部,而能够超越这个系统的精神却不在了。所以作为人,我们在社会中的存在其实是一种符号化的存在,也就是说,品牌取代了我们的存在,有意思的是,人们还真就相信这些符号,认为拥有了这种符号,就等于有了自己。所以,人们的日常行动就努力去争取这些装饰自己的符号。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们在消费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被消费了。
   有一天,我坐在北京新光天地的二楼喝茶,正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对面的时装店,看到穿梭于不同商品之间的顾客,我突然感觉到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走路的姿势,说话交流的表情和姿态,穿着的风格,和面目神情,都具有相似的特征。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间,我们看到了一个被消费塑造出来的具有某种标准化外在形象特征的人。
   很久没有和朋友见面,我们约在一起。我发现我们的话题已经都改变了,朋友们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去投资,某某赚了多少钱,某某如何消费,2007年投资回报率的高低成为评定生活成功的标准等等。我才意识到,原来驱动我们生活的社会价值观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变化了。我喜欢去电影院的感觉,因为那不仅仅是一个看电影的场所,而且是具有社会公共性的空间。年底放假的时候,我去看了“投名状”,我才惊愕地发现我们以前警惕的暴力和残忍是如何在今天被商业化和娱乐化的。朋友谈起网络游戏“征途”津津乐道,当他为用金钱和暴力所建构起来的帝国感到自豪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真正拥有的是那么少和可怜。
   跟朋友提起这些的时候,他们说我太认真。但我想想,好像自己很久没有被打动了,我感觉自己的能量在一天天的被消耗掉,而这个社会能够回馈的能量却很少。谈及这种感觉的时候,朋友也有同感,所以我想人们需要这种做人的踏实的感觉,但是无处可找,艺术是否能够承担这种能量供给的希望?我相信艺术应该是有这种能量的,艺术家应该是能够通过艺术的媒介把对世界的感知和感受传递给我们的。但是,今天,当我们与艺术遭遇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艺术家感知的方式也已经被消费了,那种艺术家应该具有的“神话”性,已经不见了,所以作品很难再打动我们,因为作品成为一个纯粹的被消费的视觉形象,而缺少了内容。
   我想,作为一个艺术家,一个最基本的素质应该是,艺术家永远是一个个体,而不能够成为一个系统的环节。只有在这种独立性的基础上,艺术作品中的“神话”才可能产生并发展。当我们与艺术作品遭遇的时候,其实是与一种新的感知世界方式的遭遇,而艺术作品恰恰是传递这种感受的媒介。也许感知才是人存在的内容,而所谓的自我存在远远不是一个视觉形象的存在。当我们将更多的期望投射到艺术身上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到另外一个问题的基本点,就是:是否艺术可以成为如何“做人”的媒介。也许回归到这样一个基本问题,可以为当代艺术打开一个缺口。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