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观前街  

2008-01-07 18: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观前街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

 

→倪湛舸  

青年学者,芝加哥大学神学院宗教与文学博士候选人。出版有文化随笔集《黑暗中相逢》、《人间深河》(上海三联)

 

世事总在流变,倒是适当的虚无主义让人愉快

 

   外地人来苏州玩,观前街是必修的景点之一;苏州人说起逛街买东西,先想到的也大多是这条街。商业步行街是这些年投资改造出来的定位,大名鼎鼎的玄妙观则为其提供了所谓的文化底蕴,两者合一,可见苏州煞费苦心的小得意。相比于上海的城隍庙和南京的夫子庙,苏州玄妙观没有民间信仰的热闹,也不敢当儒教的气派,只好守着道士的清闲气息。小时候学校里有集体舞比赛,我笨手笨脚会连累班级总分,于是被打发出去闲逛,正好一个人穿小巷子去观前街看道士点蜡烛,那时身上没有零花钱,吃零食和看电影都不敢想,走路就成了唯一的乐趣,边走边看乱七八糟的店铺,街道逼仄,天气阴霾,心里厢忍不住开始念叨:赶紧长大吧,最好能离开这个地方,我喜欢的是笔直的大路和笔挺的高楼呀。

   观前街变笔直已经好多年了,就连玄妙观都被精心翻修过,门前弄出个小广场,报纸上说这是为了还宗教场所清净,我觉得这个“严肃”的说法很可爱。观前街的自我感觉良好不就是仗着所谓的文化底气吗,当然,更确切的说法是:宗教内涵。观前林林总总的店铺是表,大殿里的三清是里——可谓是滚滚红尘一字排开,长蛇阵的七寸之地却是几缕青烟袅袅。不过,来来往往的人哪想得了这么多。玄妙观里其实只剩一座大殿和旁边的文昌阁,更引人注意的还是卖工艺品的小店,但好像很少有冤大头真会去买。早些年曾经有过小吃铺,我尤其喜欢某家店里用排骨汤打底的乌冬面,我妈则最怀念大排档上的豆腐花,据说她去玄妙观吃豆腐花的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呢。由此可见玄妙观之“乱”,而从排档到店面再到广场,真是浓缩了整治观前街的进步过程。

   现在的观前街仍然被人民路和临顿路两头夹着。人民路这头有工业品商场、食品商场和第一百货,临顿路那边的长发商厦也很风光。我去年回家的时候进大商场逛了一逛,觉得一条玫瑰红的裙子很漂亮,一看价钱两千多,气得跑掉了。工业品商场楼下本来有个地下室,我们去那里挑花哨而廉价的小东西,现在被我用做电脑包的手提袋就是那里淘来的,本来想再去找点便宜货,谁知那里已经关门了。说起来观前街旁本来有个小商品市场,就在天主教堂的正对面。既然道观的环境净化了,教堂当然也不能区别对待,那个躲在大棚子里面的小市场早就被拆迁了,取而代之的是花坛和绿地,很适合拍照留念,反正是再也不能一头钻进棚子享受乌烟瘴气的花花绿绿了。

   比小商品市场更惹我牵肠挂肚的是观前街的夜市,这个夜市当然不是指现在的这些专卖店加时服务,在观前街整顿之前,夏天晚上街上会冒出很多小摊,稍微考究点的会有小车,有的索性就是一张塑料纸铺成的地铺,卖的东西杂七杂八,从生活日用品到小姑娘喜欢的小玩具。高中年代,我们曾经热衷于逃晚自习去夜市上“白相”(玩),某死党买了一个贴在玻璃上的猴子给我,现在都还在我抽屉里藏着。能够媲美观前街夜市的,怕只有石路的“轧神仙”和周末时大公园门口的贴纸摊。“轧神仙”定在每年四月十四开始,那些天好多做生意的都去摆摊,晚上还有人唱戏,热闹得很,大家挤来挤去,都希望能够“轧”到混在人群中的神仙吕洞宾。至于大公园门口的贴纸摊嘛,其实早就被取缔了,因为不像轧神仙那样有文化,只是小商贩骗无知小孩钱的地方。像我这么无知的,就在那里浪费了好多钱买变形金刚的贴纸和洋画。有时候还买一大砣棉花糖,一边舔一边看人家玩套圈游戏,放在最远处的是观音娘娘,我从没见过有人套中过。

   话说远了,回来讲观前街。再嗦一句,其实石路和大公园离观前街都不远,小时候人小,觉得走路要好一阵子,现在习惯了坐两个小时地铁还没出城,回到苏州,觉得去哪里都一眨眼就到了,而观前街,简直是动动脚就从这头到了那头。有一年在纽约的老唐人街走迷了,转来转去,抬头一看,两栋楼老高老高的,煞是吻合我心目中高楼笔挺的美好形象,心中一阵窃喜:哎呀,终于离开那些个小街小巷了!谁知好景不长,几个月后,著名的高楼就没了。又过了几年,我放假回家,跟老同学约在观前街上见面,天气还热,却已经有肉月饼卖,买了几只装在纸袋里边走边吃,脚下的石板里嵌着灯,晕乎乎地亮——那一刻忽然觉得:弄成这样也不错,又干净又漂亮,舒舒服服的有什么不好,何必故作姿态地怀念什么老样子,生也有涯,有太多东西是我们根本不曾经历或者经历了也无法留住的。

   所以呀,只要观前街还是那条有吃有喝有玩有乐的街,它变得整齐精致了又如何?反正本来也没什么真正的原汁原味。世事总在流变,倒是适当的虚无主义让人愉快。而观前街肚脐眼上的那座千年玄妙观,在我看来真是应该坐落在这里,而且,除此之外再无更恰当的去处。有意思的是,与玄妙观隔着小广场遥遥相对的,一边是文具店东来仪,另一边却是肯德基和必胜客。为了入乡随俗,两家洋快餐都改用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的造型,只有招牌依旧。老街翻新,洋店中化,体现的都是一个“变”字,这种以变应变,其实跟道士求长生也没什么太本质的不同吧。我的专业是宗教,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世俗化,看到道观前的商业街就忍不住职业病地兴奋一下,然后再自我批评:这样的兴奋,其实是以为道观和闹市本该是两个世界,毕竟还是本质主义的错误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