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断裂与定型  

2008-01-03 16: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断裂与定型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十一期《温故》

 

→ 孙立平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这种财富分配过程实际上起到了固化社会结构的作用

   使得一种断裂社会更加成型

 

  《断裂》是2004年出版的,但关于断裂的题目还一直在延续。

   在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一件很值得关注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对于我们理解中国社会结构及其变迁,是有意义的。

   一件事情是前一段时间被披露出来的山西黑砖窑事件。在山西等地陆续被发现的黑砖窑中,事实上存在的是一种奴隶劳动制度。工人被骗到砖窑后,马上失去人身自由,打手、狼狗对这些工人进行日夜监视,逃跑的可能性极小;工人每天被强迫劳动16、17个小时,动作慢一点就会被殴打,有的甚至被打致死;尽管从事的是如此繁重的劳动,这些工人是完全没有劳动报酬的,直到他们被解救的时候,他们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拿到。

   面对这样一种罪恶的时候,浮现在人们脑海中的首先是资本与劳动、上层与下层、精英与民众这类概念。事实上诸如此类的概念与这件事情是没有关系的。在他们当中,有许多是老乡关系。有记者就发现:“很多黑砖场的包工头和打手以及被骗的民工都是自己家乡的人,可谓是老乡骗老乡,老乡拐老乡。”进一步可以说,是老乡打老乡,老乡杀老乡。

   在黑砖窑中,我们很难发现资本的身影,那个经常被称之为窑主或老板的曹生村的王斌斌,一年的收入也就是几万元,前几年还是亏损的,说穿了与一个普通的农民没有多大的区别;他的最大的权力背景,无非就是他的父亲,偏远地方的一个村党支部书记;涉嫌的“保护伞”不过是偏远农村的基层派出所;那个实际管理这个窑场的叫做衡庭汉的包工头,一年前还只是一个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打工者,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几百元;打人致死的,则不过是个月收入300元的穷苦农民。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里没有可观的利润。在衡庭汉承包砖窑的一年中,共生产了300万块砖,并从窑主那里拿到11万元。但这11万元不能全部作为利润。即使奴工们每天都是吃窝头、凉拌圆白菜,每天的伙食费估计也得5元左右,这样一来,30多个窑工每年的伙食也得5万元。此外还要雇打手,养狼狗,加上其他的费用,衡庭汉每年所得就是几万元。而窑主王斌斌的收入可能连衡庭汉都不如。据王妻说,2006年砖窑挣的钱,除了还利息,孩子学费,家里日常开支之外,仅能“剩一点”。而据知情人说,当地许多小砖窑也就年产50万块砖,窑主的收入和包工头差不多,大约每年一两万元。而将几十个人变成奴隶,折磨毒打,甚至残害生命,就是在这几万元甚至一两万元利润的驱动下发生的。

   马克思在描述资本属性的时候曾这样说过,“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应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马克思在这里所说的是利润特别是暴利对资本的驱动。但在黑砖窑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里并不存在暴利,在各个环节上其利润都相当的微薄。然而,也正是利润的微薄,导致了压迫的残酷,甚至不惜用非人道用犯罪用杀人来维持残酷的压榨。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发现,黑煤窑中的罪恶所展示的,是在生存生态不断恶化背景下底层的非法化生存,是在生存生态恶化背景下底层与底层的互相蹂躏与折磨,是一个穷人欺凌穷人,弱者残害弱者的事件。这与监狱中狱头狱霸殴打折磨其他囚犯有着很类似的地方。由于底层资源的有限,为了获得哪怕是比别人稍稍有利一点的位置,就不惜手段,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而这种现象之所以发生,是以下层生存生态的恶化为背景的。近些年来,随着资源越来越向少数地区、少数阶层、少数群体甚至少数个人手里集中,社会下层在资源和机会的拥有上越来越处于不利的地位,其生存的社会生态在不断恶化。黑煤窑事件所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底层生存生态,一种在不断恶化甚至达到变态程度的底层生存生态。而与这个过程形成鲜明对照的则是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大规模财富分配过程。这个过程中正在分配的财富规模可能会达到十几万亿甚至几十万亿元。

   出现这场大规模的财富分配的原因,是改革开放30年间整个社会所创造的财富有相当一部分没有进行分配,这也是普通人收入增加和生活改善的速度滞后于经济发展的原因之所在。这些已经创造出来的财富有相当一部分实际上是沉淀下来了,即沉淀在土地、房产、经营性资产、股份甚至货币之中。而最近的几年间,随着沉淀价值的再发现,实际上在发生着一场大规模的财富分配过程。从理论上来说,能够拿到这些财富可能有三个主体,一是外国资本的拥有者,二是国内资本的拥有者,三是劳动者。外国资本拥有者这里暂且不论,就国内的情形来说,这种财富的分配无疑是以现有财富格局为基础的。目前火爆的股市和房市,就是这种财富分配最主要的渠道。比如,在三四年前,你有100万元,买了个100万的房子,到现在就可以有100万的收益。也就是说从沉淀在房产的财富中分到了100万。如果在去年初你有100万元,投入到股市或基金当中,到现在至少也会有100万的收益,也就是说从沉淀在股市的财富中分到了100万。但如果是一个没有钱或其他原因没有进行这种投资的纯粹劳动者来说,则没有从这种分配中获得任何收益。

   这种财富分配过程实际上起到了固化社会结构的作用,使得一种断裂社会更加成型。在这种断裂社会中,两个不同的生活世界,两种不同的生活逻辑正在开始呈现。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