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九期《家园》——长春的性情  

2007-10-22 13: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九期《家园》——长春的性情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九期《家园》

 

→ 金仁顺
1970年生于吉林省白山市。现居长春。有小说集《爱情冷气流》(珠海出版社)、散文集《仿佛一场白日梦》(安徽文艺出版社)、影视作品集《绿茶》(北京出版社)


  有“性情”做底子,新生事物在长春受到的欢迎远比质疑来得多。什么东西在长春都能流行,但不是什么流行都能站得住脚


  长春是个没有背景没有阅历可言的城市。不像人家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动不动就秦砖汉瓦,动不动就王侯将相。开阔些的地方上演过什么大战,随便一个破旧的寺庙进去,不是真迹就是碑文的。相比之下,长春不止是年轻,简直就是乳臭未干,数来数去,就数得出那么一个满州国,还是伪政权。有一次陪朋友去看伪皇宫,他看着墙上的照片说这哪里是溥仪的家,人家的家在故宫呢。所言极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的缘故,伪皇宫里的东西也不好看,贵不贵重值不值钱不说,先就透着一股破败相,完全走下坡路的状态。在南方,李后主那会儿,也是亡国,却是“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亡也亡得富贵荣华,亡得诗情画意,任谁都难免会触景生情、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伪皇宫却不然。起头就是个傀儡政府,藏头缩尾,加上建得匆促,有讲究的心,也没有讲究的力了。
   从气候角度说,长春是典型的东北城市。名为“长春”,春天却短得可以忽略为几场风几场雨,一带而过。夏天是一年四季中最舒服的,长风漫卷,没有吹不散的燥热。由于昼夜温差悬殊,白天着纱衣,夜里盖棉被,是日常生活的一景。秋天是长春的最诗情画意的季节,满地金黄落叶,随风卷起,情景十分浪漫,天空的蔚蓝在其他城市难得一见,通透,开阔,高远、无限。每年的十月中下旬到第二年的四月中下旬,寒冷的天气挟风带雪,横冲直撞,到三九天时达到极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
  把时间往前推上几十年,长春的冬天还是相当难过的。
  白雪覆盖了一切,对于其他三个季节的怀想,都暂时地冷冻起来。围着火炉取暖,烫上一壶高梁酒,五六十度,点上火能烧出蓝色的火苗。这样的酒喝下肚去,难免会热血沸腾,五大三粗的汉子,喜怒哀乐都变得敏感起来。论起交情来,交情就成了雪天里的火,火上温着的酒,知冷又知热,贴心又贴肺,“啥也不说了,眼泪哗哗地”,对着厨房冲女人喊,“翠花,上酸菜”。何止酸菜?酒喝到这份儿上,话说到这份儿上,要命一条,没有二话。
  这股豪气如同一团能量,至今也仍然在城市里流动着,转换着。长春的饭店里,讲究得是财大气粗。有钱的人,比较有钱的,稍微有些钱的,不太多但还有点儿钱的,都有各自的选择,店不同,标准却是一致的,兜里的钱应付眼前的消费时,要财大气粗,要富富有余。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能喝多少就喝多少,要管够儿,要尽兴。
  相对于这种豪气冲天的消费心理,能在长春站得住脚的菜系也得是热情洋溢的类型。东北菜其实是从山东菜系发展过来的,盘子大,菜量足,有股家常菜的朴实劲儿,这类菜是怎么吃也吃不倒的;朝鲜族菜系里面,狗肉火锅,炭火烤肉,石锅酱汤都属于大热祛寒食物,加上无孔不如的辣椒,红艳艳一片,令人血脉贲张。
  让我们再回到喝酒上头,还是大雪漫天,还是围着火炉取暖,还是喝点火就能烧着的高梁酒,情形却可能是另外一种。外面的世界如此寒冷,春天遥不可及,让人绝望。酒喝进肚子里去,五脏六腑都成了死胡同,焦躁、压抑、找不到出路。这时候,一言不合,一位瞪眼说,“你干啥?”另一位也瞪眼说,“你干啥?!”两人边吵边往一起凑,气氛立马紧张起来,结果有多种:也许拳脚相加,也许满地找牙,也许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也许,一个劝架的跑过来,“你们这是干啥?!都挺干啥的……”动手容易,化解起来也简单。大杯白酒一碰杯,咕咚咕咚一口闷掉,相视一笑,搭肩拍背,还是好兄弟,还是知冷又知热,贴心又贴肺。
  有“性情”做底子,新生事物在长春受到的欢迎远比质疑来得多。什么东西在长春都能流行,但不是什么流行都能站得住脚。前几年到外地去的时候,有人追着打听长春的艳舞,很垂涎三尺的样子。艳舞确实是火过的,当“舞”是重点的时候。后来重点慢慢移到“艳”上,艳舞也就消失了。艳舞是一阵风。酒吧,迪厅,桑那,按摩院也都是一阵风。风来风去,惟一撼动不了的,是二人转。
  二人转归类要归到戏曲里面,而戏曲是高雅的艺术,是有年头儿有背景、成份复杂的东西,《西厢记》里面崔莺莺送别张生,是“碧云天,黄叶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意境之美,完全是供欣赏之用的,与日常生活搭不上半点儿关系。二人转却不然。《回杯记》里面,王兰英也是苏州的大家闺秀,一张口却道:“王二姐,把嘴噘,二哥你不该赶考把奴撇,状元纱帽有啥用,拆了它,不够二妹我做双鞋。”
  别的戏曲是把人越唱越远,直远到成为传奇,进博物馆的份儿上。二人转却是把人越拉越近,特别讲究剧场效果,演员上台先问观众,“想听啥?说话。”为了让观众高兴,二人转的表演随时可以做出调整。本来是以唱为主,夹杂着说口的形式,因为观众喜欢说口,而渐渐地演变成以说为主,以唱为辅了。这样还觉得不过瘾,纯粹的舞台小品便应运而生了。虽说是旁逸斜出,倒也算歪打正着。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