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九期《家园》——天津的“卫”意识  

2007-10-09 16: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九期《家园》——天津的“卫”意识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九期:家园)

 


 → 蒋子龙
1941年8月出生,河北沧县人,中国作协第六届副主席,天津市作协主席。在2006年11月第七届全国作代会上最新当选为全国作协第七届副主席。
1976年以短篇小说《机电局长的一天》引起强烈社会反响。1979年的《乔厂长上任记》再次引起社会轰动,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1980年的《一个厂长秘书的日记》再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1982年的《拜年》又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1980年的《开拓者》、1981年的《赤橙黄绿青蓝紫》、84年的《燕赵悲歌》连获三次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天津,数百年来却以北京的门户自居。门户者,看门守户,即现在的传达室。守传达室,自然就要忠于职守,安贫乐道。身为传达室,也自然就不像门里边那么神秘,那么森严,那么高贵


  天津的城市性格,或许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平实,自谦。
  城市的存在,是一种巨大的文化现象,诸如地理风貌,建筑特色,历史遗迹,文化景观,众生心态,市井沉浮,生产和交换,扬弃和诱惑,生机勃发的繁衍发展,博大恢宏的无穷蕴藉,构成了一个城市的强势生命。养育城市文化的则是人的心灵。人的心灵会不断地对城市加工翻新,心灵是印章,城市不过是印迹。当然,现代人的心灵所能得到的最重要的感染,也首先来自城市。因此古希腊的哲学家说,幸福的第一要素就是出生在有名的城市。
  由此可以说,作为名城的人是幸运的。所以现在许多名城的人,都不想辜负这种幸运,格外的自信和自豪。而天津,数百年来却以北京的门户自居。门户者,看门守户,即现在的传达室。守传达室,自然就要忠于职守,安贫乐道。身为传达室,也自然就不像门里边那么神秘,那么森严,那么高贵。因此,天津老是比北京差一块。马路比北京窄,楼房比北京矮,工资比北京低,连物价都不如北京涨得高、涨得快!北京人曾不无自得地传说,他们结婚喜欢顺着高速公路跑到天津来办,连吃带喝再加上来回的路费,还比在北京结婚便宜。这不知是恭维天津,还是挖苦天津?更闹不清占便宜的是北京,还是天津?一个很大的城市怎么会成了另一个很大的城市的“门户”呢?没有听说美国的首都华盛顿,把离它很近的纽约当成自己的门户。也未见日本的首都东京,把近在咫尺的横滨和横须贺视为自己的传达室。
这就需要说说历史了。过去外省人上天津叫“下卫”。明明是“上”,偏偏称“下”,明明是城,偏说是“卫”。就像从关内去关外叫“闯关东”一样。而无论是哪里的人进北京,则一律叫做“上京”、“晋京”。这一“下”一“闯”一“上”,分量可就有了区别。天津建城在明代,称“卫”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朱元璋建立大明朝以后,封他的儿子朱棣为燕王,镇守北京,屯兵于海河两岸。朱棣要扩大自己的势力,便向四周开辟村庄,从江南和中原迁来了大批移民……于是,大运河、大清河和子牙河交汇的三岔河口一带开始繁华起来,船舶集结,漕运发达,客商会聚,店铺林立。当时三差河口一带最热闹的地方叫“三汊口”和“小直沽”。当时三河下梢及海河两岸的沽很多,曾有72沽之称。按明朝弘治时期的户部尚书、大学士李东阳的解释:沽者,即小水入海之地。1400年,燕王起兵和建文帝争天下,认为小直沽并不小,是南北水陆交通要道,能大有可为,应取个好名字。
  有位大臣拍朱棣的马屁,说燕王奉天子旨意平定北方,应将“小直沽”改为“天平”。老臣刘伯温反对,建议叫“天津”。他自然也有说辞:燕王千岁承圣上之命,吊民伐罪,顺乎天意,所以叫“天”;车驾又是在这里渡过河津,所以“天”字后面再加一个“津”。古时洛阳曾有过“天津桥”,天河之中有九星,能占据天河都叫“天津”。“天津”二字很有气派,也很典雅,燕王当即应允,并传谕地方,将三汊口、小直沽合并成为“天津”。朱棣称帝后,于永乐二年,设“天津卫”。修筑城墙,驻兵屯守。“卫”——即明朝驻地方的军事编制单位,如同今日的警备区、军区一样。到1715年,即清雍正三年,撤消“卫”,改为“天津州”,隶属河间府管辖。1929年,又更名为“天津市”。
  由此可见,天津设“卫”不过311年,却让天津莫名其妙地骄傲或者说困惑了近600年。“卫”的意识,就是“门卫”意识。以把门的自居,难免不会缺少大城市意识。大城市意识不是狂傲、霸道,而是与承担的责任相匹配的自尊、自信。《圣经》上说,神创造自然,人创造了城市。城市最集中地代表了人的欲望,体现了现代工业社会的品质:激烈地竞争,疯狂地追逐,冒险的机会和偷懒的机会一样多,成功的可能性和失败的可能性一样大。城市的魅力取决于城市的个性,她应该体现本地人的意识和性格,天津的个性正是天津人的写照。
  你老说自己是首都的门户,别人也就真地把你当成传达室。像北京来了国外的芭蕾舞团、交响乐团,以及世界级的音乐大师,甚至包括世界级的政客,如:尼克松、布什、卡特、撒切尔夫人、克林顿等等,路过天津就像经过北京的传达室一样,决不停留地昂头而过,直抵上海或广东、桂林等地。在天津人的记忆里,似乎只有可亲可爱的金日成、西哈努克,曾让天津认认真真地戒过严,好客的天津人推着自行车在大街上满头雾水地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有些事传达室能挡得住,比如小偷小摸、讨饭的、拣破烂的,以及阿猫阿狗者流。有些事传达室就挡不住,如“八国联军”进北京,天津非常仗义地想拼死守卫京城,但传达室毕竟是传达室,“八国联军”最后还是打进了北京,作孽一番之后又撤出了北京,反倒在天津建立了租借地,把北京的门户变成监视北京的岗楼,让天津尴尬了许多年,并给城市文化增加了一道半殖民地的色彩。
  于是,地域文化、民俗文化、商业文化、封建文化以及殖民主义文化,构成了丰富多彩、光怪陆离的天津文化特点。至今,老天津卫的人,还清楚记得当年八国列强是怎么切割天津市的……但天津人引以为骄傲的还是大沽船坞、大沽炮台。中国的第一艘潜水艇是在天津建造的,北洋水师的铁甲舰也出自大沽船坞,天津人毕竟是有血性的,出过不少爱国义士,当然也出过混混儿……不管怎么折腾,天津这个重要的水旱码头还是渐渐地成了北方第一大商埠。只因离北京太近,对天津的城市意识有很大的影响。比如,天津出演员,却只有在离开天津后才能大红大紫,如中国京剧界泰斗式的大腕余三胜(余叔岩的祖父)、杨小楼、程长庚等都是学戏在天津,却红在北京。过去在天津流传着这样一首诗:“做戏端推胡子生,余三胜后是长庚;在津演唱无遗憾,一到京都便得名。”今天活跃在北京的大腕也有不少天津人:郭德刚、冯巩、陈道明等等不下数十位。
  天津甚至连给自己的产品起名字都尽量往小里叫,往下层靠,带有强烈的平民色彩,甚或跟动物打成一片,如:狗不理包子、猫不闻饺子、猴不吃麻花,耳朵眼炸糕、飞鸽自行车……这也就成全了天津人的质朴,重实际不重外表,重肚子不重衣着。大连人过去说自己爱穷讲究,是“苞米擦子的肚子,纯毛料的裤子”。上海人过去说自己是,“不怕家里被火烧,就怕上街摔一跤”,因为所有家当都穿在身上了。而天津人是,“当当吃海货,不算不会过”,即把家里仅有的一件可以换钱的东西送到当铺里去,也要混一肚子好杂碎。既然是“门卫”,累不累的挺熬时候,不能不先顾肚子。天津人爱吃,却又没有形成一种公认的菜系。天津叫得响的名牌食品,都是经济实惠的,吃进肚里格外搪时候,早晨填饱了可以到晚上不饿。
  其实,世界走到今天,任何门户的意义都是非常有限的。美、英轰炸伊拉克是从哪个门进去的?整个天空都是门。今日的天津似也用不着张口闭口地把“门户”挂在嘴边了,如今时兴下岗,天津这个“大门卫”也未必就是铁饭碗,或许现在是该考虑弄个第二职业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