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七期《十年》——推荐阅读 富谢的道…  

2007-08-30 16: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七期《十年》——推荐阅读 富谢的道…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七期:十年)

 

 

推荐//梁捷   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学系,任职于浙江大学跨学科研究中心

富谢这个“绝无仅有的天才”的性格是值得深究的,但他的性格正与法国那段历史分不开。道德引发了革命,而革命往往泯灭了道德


  茨威格这本小书在国内有多种译本,我是在打折书店买到的华夏版,德语界老前辈张玉书先生翻译,只要3块钱。传主法国人,作者奥地利人,译者中国人,看在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面子上,都应该不止这个价钱。
  对我而言,这无疑是一本伟大的传记,但我不知如何分配三者各自的贡献。富谢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连续的大革命时代、督政府执政府时代、皇帝时代、复辟时代,他的朋友和对手中又分别有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等人。到今天他的名字仍然会被人提起,我想三分之一应该归功于他那个时代,可能还有三分之一应归功于传记作者茨威格,剩下的三分之一才是他过人的生存智慧,他最终打败了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
  根据茨威格的说法,他研究法国大革命时,最初是想为罗伯斯庇尔立传,到最后却为富谢立了传。倒不是富谢的人格或者精神方面更强大,只是因为富谢活得更长,活得长自然有活得长的道理。富谢生于1763年,死于1820年,一共活了57岁,现在看起来也并不怎么稀罕。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到,他在法国大革命时担任雅各宾派主席,在督政府里担任公安部长,在拿破仑皇帝手下担任奥特兰多公爵。中国有句古话“伴君如伴虎”,袁二公子还有两句诗,“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经历过大革命的血雨腥风,富谢最终成为经历数代岿然屹立的“政坛不倒翁”,活到57岁,已经堪称奇迹了。
  茨威格的最大兴趣乃是探究富谢“幸存”的秘诀。其实也没什么秘诀,无非就是些我们早已熟悉的冷酷、残忍,见风使舵、投机取巧、趋炎附势、反复无常,或者直接一点,能忍够狠,卑鄙无耻,不断背叛。富谢的生日是5月21日,介于金牛和双子之间,所以同时具备了坚忍不拔和灵活多变的特征。在那个政坛动荡的年代,他始终低调行事,控制幕后的力量,敏感地预判时局的微妙变动,然后站到有权力的多数人一边。富谢最擅长的技巧是默不做声,忍到最后一刻果断出击,把老朋友卖给新朋友,再把新朋友卖给更新的朋友。
   我们可以从富谢身上学到很多政治技巧,验证韩非或者马基雅维里早已提出的权术思想。政治的核心在于驾驭人,玩人,同时保全自己。人类自我保存的压力使得大脑在千万年的进化时间里积累下各种关于政治的智慧。从小时候起,我们就常被灌输各类丑恶的人性。可惜,我总觉得真正理性地无情地玩弄权术的人极少,虽然每个人内心的道德感已经很脆弱,但要完全抛弃道德是更困难的事。我一直读到全书最后3页才看到富谢的道德感,他在临终前找来一个神父接受涂油礼,向上帝妥协了。而他年轻的时候曾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甚至最残酷的基督教迫害者,把无数“令人憎恶的骗子”(神父)送上断头台。
  我对法国大革命那段历史很陌生,没有办法不陌生,因为能准确讲述这段历史的专家和著作太少太少。国内能找到这方面最好著作,我认为当属弗朗索瓦·傅勒的《思考法国大革命》。如果不熟悉傅勒,那么我们可以这样来介绍,他被评为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四十名思想家之一,和伏尔泰、雨果等人并列。傅勒是思想史家,所以论述特别谨慎,左右逢源,并不好读。此外,还有一本会被提到的名著,阿克顿勋爵的《法国大革命讲稿》。这是古典自由主义者对大革命最冷静的剖析,但阿克顿书读得太多,情绪太稳定,把一段轰轰烈烈的历史搞得平静如水。
  倒是有一个剧本激发了我对大革命的极大热情,毕希纳的《丹东之死》。我读过刘小枫的名篇“丹东与妓女”,很好,很有激情。后来读毕希纳的《丹东之死》才知道毕希纳更好,更有激情,因为写作《丹东之死》剧本时才23岁,过于年轻,第二年就因为伤寒症奇怪地死去。年轻革命者的心灵与大革命时代最贴近,血总是热的,所以能准确刻画出革命者激烈狂暴的行动理念。
   茨威格同样是个极有激情的作者,从他一系列人物传记中都可以看出。他很擅长弗洛伊德式的心理探究法,写书的时候,每每要代替作者进行表述,还掺杂大量心理活动和细节描写,宛如他亲见的一般。这是我很佩服的一点。革命者的行动在外人看来,往往像是鬼魂附体,无法克制。后人才发明出很多新兴学问,研究革命者的精神疾病。而茨威格就想自己变成鬼魂,附到百多年前那些名人身上,从他们的角度,用他们的思想,借他们的语言,重新表述那一段令人晕眩的历史。
  富谢这个“绝无仅有的天才”的性格是值得深究的,但他的性格正与法国那段历史分不开。道德引发了革命,而革命往往泯灭了道德。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