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七期《十年》——推荐阅读 他年想象…  

2007-08-29 14: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七期《十年》——推荐阅读 他年想象…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七期:十年)

 


//黄仕忠  广州学而优书店创办人、教授


伯岳此本评传,乃拨云开雾,独为荛翁树一丰碑。所叙事必有征,于看似平常处见其不凡
荛翁于文化史之贡献,遂昭然得揭


  六月六日午后,访伯岳兄于北大图书馆古籍部。在伯岳逼仄的工作台前畅叙三小时,而谈兴犹浓。只是航班时间已近,不得不止。别时,伯岳取大作两种,签名以赠。
  其中之一为《黄丕烈评传》,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第172种。展卷一阅,不忍释手,遂一气读完,心潮涌动,思辍数语于后。
  将荛翁归于思想家之列,粗似出人意外,然而经伯岳钩幽稽玄,娓娓叙来,则可知乃在情理之中。
  黄丕烈(1763-1825),字绍武,号荛圃、复翁。又多用室名别号以示其旨趣。因嗜宋元刻本,自谓“予喜聚书,必购旧刻,昔人‘佞宋’之讥,有同情焉!”,遂名其居为“求古居”,谑号“佞宋主人”。又以所得宋本超过百种,遂名其室曰百宋一廛,并请校顾千里为作《百宋一廛赋》以纪之,复自加注,并以刊行,广为人知。其一生曾经入手的宋版书近二百种,且以一人之力,零星收集,有清一代,无出其右者。
  宋元旧版,明季传世尚多,故钤山堂著录以数千部计。至明季变乱,而古刻始渐就散逸。因荛翁以宋为尚,勤加收罗,使千年旧籍,一一复现,香火不绝。荛翁又名其斋曰读未见书斋,广求稀见之本。而购书时,于残阙者尤加意,戏自号“抱守老人”。每得一残本,必求他本以补之,使残者复完,濒亡之书,焕然而发生机,常有修补之费,远高于购书之价者。又精加校勘,详考版本源流,细列优劣,复加跋语,叙其源委、状貌、得失。每得一书,必丹黄点勘,孜孜不倦,为善本留真,以待后人之研讨。其有功于吾国之文化,诚莫大焉。古书凡经荛翁收藏品题,则身价倍增,肆贾挟以居奇,而人唯恐或失。其诚知荛翁手泽而具不菲之价值,而不足以真知荛翁也。
  清末缪荃孙说:“至于考撰人之仕履,释作书之宗旨,显征正史,僻采稗官,扬其所长,纠其不逮,《四库提要》实集古今之大成;若夫辨版刻之朝代,订抄校之精粗,则黄氏荛圃蹊径独辟。”在晚清而以荛圃之成就与“钦定”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相提并论,可见其推许。故近人姚名达誉其为“版本学之泰斗”,袁同礼推之为“目录学之盟主”,虽均非虚语,然犹未能揭出荛翁于吾国思想文化之贡献也。
  荛翁少时家道丰饶,早岁也曾颇有入仕之想。中举人后,十余年间,一次次会试不第,遂绝仕途之念,嗣后二十余年间,以藏书、校书自适,亦以寄托理想。因藏书、校书,不事产业,其家遂贫,而书亦随得随散。中年后遭回禄,子又早逝,族人或以此为荛翁聚书所得之报应,举作笑谈,而荛翁终不改初志。
  荛翁念兹在兹于宋元旧版、未见之书,为残籍零种而作抱守,不仅得意于饱此眼福,更努力使古物延续生命,通过其校读而使书之内容更准确,使版本的真正价值得以呈现或披露。荛翁于所研读之书,或详作序跋,今人辑得,几近千篇。或详叙版本原委,或细考收藏源流。其或清夜自赏,或清昼焚香,更有岁末祭书之雅事,以示数年所获的难得之物。复以财力所允之时,刻数十种图书,多为传世甚稀之书,且其校刻之精,惊艳于当世。今人多从学术上予以肯定,而荛翁之心中,显然有一个为吾国文化兴亡继绝的理念在。非此不足以解释其一生之孜孜所求;非此不足以解释其思想与意义。
  荛翁校书作跋者虽多为宋元之物,而收集之书,并不限于此。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明代于小谷、赵清常钞校的数百种元明杂剧,转辗现世,俗文学史家郑振铎费尽艰辛,终使归于公家,以为堪比敦煌遗书之发现,元代戏曲史之研究,遂焕然一新。而这批书,就曾在荛翁手边数十载。设非荛翁曾予收藏而使后人倍觉珍惜,恐这些不登大雅之物事,早已化为尘烟矣。然则荛翁岂仅是一“佞宋”之人而已!
洪亮吉《北江诗话》将藏书家分作五类,分别为考订家、校雠家、收藏家、鉴赏家、掠贩家。黄丕烈名列第四等之鉴赏家,所谓“第求精椠,独嗜宋刻,作者之旨纵未尽窥,而刻书之年月最所深悉”。粗观北江之语,荛翁似犹在宁波范氏天一阁、钱塘吴氏瓶花斋、昆山徐氏传是楼诸收藏家之下。今人多耳食纷纷,多以北江之语为贬,更因佞宋嗜古而责荛翁,甚且目为骨董家之流。故伯岳此本评传,乃拨云开雾,独为荛翁树一丰碑。所叙事必有征,于看似平常处见其不凡。荛翁于文化史之贡献,遂昭然得揭。从而可知“鉴赏家”荛翁何以得居思想家之列也。
伯岳在引录数则荛翁小品文般的跋语后,这样写道:
   校书人长久沉浸于同古人思想与情感的交流,忘却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而校毕一书,精神乍一放松,蓦然回到现实的世界中,看到窗外的自然景观,那一种清新的感受,真是言语所不能形容。此时,在常人看来很普通的景致,在校书人眼中,竟是诗一般的美好,令人怦然心动。此情此景,独有校书人自己能领略。而校书之乐,也不禁油然而生。
  伯岳于八年前转入北大图书馆古籍善本部,负责为尚未整理的三十万册线装书编目,自谓再有十载,亦未必能完成此事。而此中颇有向未见记载之孤本、稀见书。并信手拈出一前数日发现之今人书目未载之元刻本示予。其喜悦之情,难以自抑。故在吾看来,前引文字,亦是伯岳的夫子自道也。


→→ 相关阅读

《荛圃藏书题识》
作者// 黄丕烈
校注// 屠友祥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9年10月出版
定价// 38.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