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五期《消费》——你花钱,还是钱花你…  

2007-06-11 09: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五期《消费》——你花钱,还是钱花你…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五期:消费)

 

 

戴旺财  
媒体人,一不小心被房产套牢,又一不小心被媒体炒成了房奴
悔之不及,遂一边做媒体一边痛恨着媒体

如果是在承受能力的范围内,就是你在花钱;
如果超出了承受范围,就是钱在花你—花去你的青春、你的健康和你的生活



 一天傍晚,我突然接到一个大半年没联系过的中学女同学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先是哇哈哈哈哈地狂笑了一分钟,笑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后告诉我,她在单位同事转发的一封邮件中看到一篇写房奴的文章,越看越觉得这个房奴眼熟,直到最后确认这个房奴就是她的中学同学——我,于是打电话来慰问一下。
我心如止水地告诉她,你已经不是第一个打来慰问电话的同学了。如果真要排名次的话,你至少也在三四十名之后。


  2005年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大家都知道,2005年上半年的时候是上海房价的一个高峰,而我就是在这个高峰的时候勇敢入市的。当然在买这套房子的背后还有种种方便说与不方便说的故事,但在外人眼里,我成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那拨人——用上海话来说,叫做“冲头”,用普通话来说,叫做“二百五”。
  我平时基本上是个没什么花钱欲望的人,两年买一条牛仔裤,一条牛仔裤穿两年。这套房子理所当然地成了我有生以来最大的开销,我不仅为它付出了所有积蓄外加一圈朋友的借款,还要在未来29年中每个月把将近一半的收入付给银行。这件事情一想起来就让人绝望:按照当时我26岁的年龄计算,如果在买房当年我生一个儿子,等他长到他爹买房子这个年龄的时候,他爹的贷款还没还清。
  那些日子里我一想到他爹的贷款,就愤懑异常,于是经常在博客里发发牢骚,表达一下我对如此高房价的不满。由于我的博客也有一些读者偶尔来看看,于是我就成了闻名于小圈子内的房奴。
  后来和我们一个报业集团的一本杂志要做关于“房奴”的专题,负责这个专题的是于我有知遇之恩的老师。当他和我聊起这个专题的时候,我在第一时间告知他:你们做房奴可以,别来采访我。
  可是在他们截稿日到来的最后一天,据说记者采访的一个房奴不够典型,没法撑起整个专题,于是这位老师又来找到了我,以绝交威逼之,以稿费利诱之,最后说得我不能不接受他们的采访。
  于是我就随着那期专题一夜之间成了房奴代表,并不断接到类似于开头提到的电话。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这篇报道,我还真不知道那本杂志的影响力如此之大。


  我并不喜欢房奴这个称号,也从未以房奴代表自居。从这个词上我看不到任何闪光点,能看到的只有生活的逼迫和媒体的讪笑。
  作为媒体从业者,我知道媒体最想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如何被房子这个庞然大物压垮的。我在博客里编了一首打油诗,被媒体反复在报道中引用: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为博领导开颜笑,温饱线下三十年。——这里的领导指的是家里的领导,不是单位里的领导。
  实际情况当然没这么惨,我们还不至于真的生活水平回到温饱线下了。但刚刚开始付房贷时的刺激还是很强烈的:每个月从一个银行取出工资,直接就送给另一个银行还房贷,似乎我只是个出纳员。从这时候开始,每个月的还贷日就像一位成熟女性的生理周期一样,在每个月底如约而至。
  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有一天早上我醒来,可能会收到一个包裹。包裹里层层叠叠地放着一枚金属铭牌,上面写着:某某银行荣誉编外雇员。
  事实上我没有收到过银行寄来荣誉编外雇员的铭牌,但真的收到了银行寄来的书,每个月一本,都是关于如何养生如何保持身心健康的。打电话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我们已经成为银行的“黑金客户”,以后会一直收到赠书。
  是啊,银行房贷部的同学们是多么关心我啊,他们希望我在还清房贷之前,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百毒不侵。


  有一天下午,我躺在新家的沙发上,手中捧着本书,桌上沏了杯茶,阳光从阳台落地玻璃门上直射进来。我突然抬起头,和女朋友说:能住在这样宽敞明亮的房子里,有时候觉得每个月付的房贷也是值得的。
  这是我在买房子两年之后,第一次认真地思考它的价值和使用价值之间的关系。
在买房子之前,我和女友在上海浦东租了一套小房子,只有一间卧室,外加院子改成的半间房,既是书房又是客厅。每到梅雨季节,墙上的石灰就扑拉扑拉地往下掉,整个房子能够看到的角落,都会长出长长的白毛。
  我是苦孩子出生,小时候家里住平房,和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一起生活惯了;后来上大学,六个男生一个寝室,卫生习惯丝毫不好于小动物们。但习惯是一回事,并不表示我不向往美好的生活,能有一套窗明几净,夏天不长毛冬天不漏风有书房有客厅有卧室的房子,我当然也想要。
  问题就在于,拥有这样一套房子所要支付的开销,你是否能够承受?
  读大学的时候男生们都爱打游戏,其中有一人,每次打游戏都要作弊,用修改器或者把主人公改成无敌,或者把己方的资源改成无限量。我们嘲笑他没有游戏精神,他用一句经典的回答让所有人哑口无言:要我玩游戏,不要让游戏玩我。
  现在我觉得,这个道理同样适合在花钱这件事上。如果是在承受能力的范围内,就是你在花钱;如果超出了承受范围,就是钱在花你——花去你的青春、你的健康和你的生活。
  我刚刚开始付房贷那会儿,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买房子那一年,我的年度发稿量在全报社排第一位。我和头儿开玩笑,你看谁没有工作积极性,就把丫调到上海来,然后由报社出首付给丫买一套房子,让丫付月供。一准工作积极性爆棚。
 这种买房造成的打兴奋剂似的工作状态当然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第一年年末单位体检的时候,我被查出了几项只有中老年朋友才患有的毛病,虽然不致命,但必须要改变昼伏夜出日夜颠倒的工作习惯和生活习惯。从这时候起,我对挣钱还房贷的热情也日渐消退。在能够保证不会被银行房贷部追杀上门的情况下,我觉得挣多一点挣少一点,不过是抽中华还是抽中南海的区别,仅此而已。
  说到底,我还是个对花钱没什么欲望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