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五期《消费》——文明到了极至,人心…  

2007-06-08 11: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五期《消费》——文明到了极至,人心…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五期:消费)

 

→ 叶姿麟
台湾人,作家、出版人
曾任红色出版总编辑、影展策展人
并曾于媒体工作多年

 

迈向成长的路没有哲学、欠缺历史,连人文都略过了
我们兴高采烈搭着时尚消费的列车急急奔向中产阶级

 

 “银座百货”重新开幕了,路经东直门很自然绕进去晃了晃。
  宽敞明亮的大厅,洁净华丽的专柜,时尚服饰与各样美丽物品……,嗯,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个样,但我还是喜欢,我在这里生活,有这样一个地方,我可以来,可以去,随时,不问需要,不为什么,只因为、因为,多少年我有这样一个习惯,让自己置身于色彩斑斓,却又干净如琉璃般的屋子里,检视柜上商品,有心无意或有意无心的,远眺与近亵那一切——人类文明创造的大部分非人类必要之物品。
华美是当代消费的开始。
  在台北,最华丽生活圈已经从忠孝东路敦化南路转移到了信义华纳,但随着时光岁月递移,我已经习惯于安逸小市民生活,在不经意中将自己定位于小咖啡馆与家门外路口的便利超市间。许多年来,我难得往华丽那一区游走,但我不会忘记八十年代末,我及我的朋友们在炎热的午后如同怀春少女迎向情人般的热情奔向忠孝东路四段,因为香港知名品牌终于渡海来到此地设点。
  当时,国际级时尚杂志初现,我们阅读无数品牌,经由纽约及伦敦名流的加持,我们细数米兰的经典、伦敦的前卫、纽约的上层阶级品味。
迈向成长的路没有哲学、欠缺历史,连人文都略过了,我们兴高采烈搭着时尚消费的列车急急奔向中产阶级。
  当时是不思考的,不可能想,因为物质之美,之华美在一个曾经物质缺乏,以勤俭为美德的地方,很容易就攻城掠地,因为过往,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价值——物品应当被注目,物品应当有名号,奢华可以被歌颂。
  但那标志着什么,从八十年代过渡到九十年代,我们都不清楚。那时我在报社工作,作文艺做腻了,请调到生活版面,早期的生活版介绍生活一切面貌,莫名的,在国际时尚杂志充斥市面之后,生活版不自觉地大量引介国际信息贩卖名牌。
  时至今日,几乎只要是媒体就会有消费版——它以这个时代的语言定义了消费,所谓消费。
   打开报章杂志消费版面,充斥着品牌介绍,满版是名人挂着名牌,宣称一种生活、烙印一种标帜:数位性的,大数——拥有之代价,小数——限定稀少。阶级性的:属于21世纪这个地球上具最大控制权的物种当中具备最大生存条件者的符号——以物标志,以价议人。豪宅、钻石、大亨与美人!
   这个世界的定义越益简化。
  我周围的青春族群,七十后的也好、八十后的也罢,于富庶奢侈中长大的一代,大概难再尝过往时光那种真正的生活价值。
  消费,非单物品,非指数字,其意义应来自于生活。
  前些日子阅读一本书《千年繁华·喜乐京都》,京都是个一千四百年的城市,作者寿岳章子自出生以迤成长一直生活于此,高龄已过八十。超过四分之三个世纪浸润于古城,她从父母谈起,描述成长点滴,城市的每一个节庆,每一处街角,每一条走过的小径,街头巷弄间温润的小店……;书中篇章单是叙述记忆中点滴生活印象,没有喧哗的节奏、没有戏剧性的故事、没有多么堪之研究的哲理,初阅读只觉流水一般,淡静岁月、庶民生活,但感动越益加深,为什么?
  阅读中我回到了我的成长。
  我所生活长大的城市很平凡,当然不是拿它来与一个一千多年的城市相提并论,我要说的是:在书里我看见了我的生活,三十年前,一个小城,一种真正的温润优雅的氛围。
  那种氛围是人与物共同浸润而成的。
  生活是人在其中,因身体与精神的需要,协同而成,那个代环境没有渲染,诱惑不多,所有的需要都是刚好就够,够了即是满,不会太多,也从不觉得少。
我们那个时候也是有品牌的——需要一件大衣,我们知道城里的“红叶布庄”有最好的布料、最娴熟的师傅。一双好鞋来自对街的许师傅,他使用的皮件他的手工可以让你的鞋随着你的双脚变化成熟。
 许多许多年后,历经物质充溢的世纪末,心已经因着华美包装而窄隘至几乎难以呼吸之后,才了解,人,不能有太多,当有形的拥有已经超过需要,它换来的只是更多的需要、盲目的需要——结果都是贪婪,物的贪与名的贪。
  过往人们生活于“底线”,因需要而取得,物质面的简单易于呼应精神,而作为一个人,生活再如何喧哗,总还得精神上平衡才感受得到幸福吧!但大众传播放肆地展现这一个世代这种带着病态的价值,说穿了都是商业利害,对于阅听人,不带任何责任。
 所以报纸杂志电视,随时、随地,充斥着名牌的有价、名流的谎言。
  其实都为了消费。
 阅听者消费信息的同时也消费着公众人物的隐私,廉价的娱乐化报导集结多数大众的注目,而多数汇聚起利润。
 吊诡的是,工业革命带来的大量生产,产品过剩需要刺激消费,消费到了极至却又出现尖端顶级商品,号称手工、非量产,拥有者须具备过人的财富。
  文明到了极至,人心无所适从。
 是啊,其实说穿了,我也爱那华美亮丽,所以在北京生活着,也就像台北,我喜欢城市里一处又一处的“shoppingmall”,悠哉游于其间,以晃荡为主,以消费为次,如此,扮演一个小市民,如过往时光跟母亲要小钱到街角小摊上买根冰棍一路舍不得吃地舔回家——那也就是消费,一点小需要,简单地满足了,一如在百货商场的角落咖啡座要一杯咖啡,恬静坐一个下午,满足于专柜之内外视觉上华美之赞叹。
 没有品牌的需要,少了名流的虚荣,作为一个小市民我可以安逸地享受大资本提供的当代生活氛围,而我只是如此使用它——我全然可以了解半个多世纪前张爱玲与炎樱留连于上海街头的快乐放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