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四期《迷茫》——用希望重绘迷茫景观…  

2007-05-16 16: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四期《迷茫》——用希望重绘迷茫景观…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四期:迷茫)

 

→ 晏山农
台湾人,现任职于新闻界
法律出身,却钟情于历史世界
喜欢以冷静的思惟处理
动态、叛逆的事物
并因而赋予高度的热情


姊弟俩究竟到了德国没有,没人说得准,但即使前路茫茫,向前进的意念未曾断绝,创世纪希望也就在其中


   暗夜,传来一声凄厉骇人的枪声。一切复归于寂寥黑暗。突然之间弟弟说道:“姊姊,快醒醒,我们到了(德国)。”浓雾中略见姊弟俩的身影。弟弟往前走了几步,用手拨开眼前的雾,彷佛推开一面镜子,远处白茫茫一片,矗立着一棵高大、枝叶茂密的树。似乎像《旧约·创世纪》一开始描写的:“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
  以上是希腊大导演安哲罗普洛斯(TheoAngelopoulos)《雾中风景》(Landscape in theMist)片末的电影场景,死/生、黑暗/光明都各自说得通。“德国”的隐喻也是如此,它可能指的是地理方位,也带有一种现代、理性的符号象征,姊弟俩究竟到了德国没有,没人说得准,但即使前路茫茫,向前进的意念未曾断绝,创世纪希望也就在其中。
  十余年来,《雾中风景》姊弟的流浪影像始终萦绕在我脑海。想到的不仅是希腊/欧洲文明的辩证关系,也具体联想到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运动的起始、发展、困境,似乎就是另一形态的《雾中风景》。
  没错,二十多年前的台湾社会好像喷出烈焰熔岩的愤怒火山,天摇地动让一切景观因而变了貌。除了政治方面的喧扰骚动,更重要的是,社会各领域似乎都从冬眠中苏醒,于是春苗四处冒芽,包括工、农、学、消费者、环境保护、妇女、原住民、教师人权……都在八○年代占有极精采的舞台,并写下铿锵有力的乐谱。不过,时间就像条没有距离的马拉松长程赛,到了九○年代以后,好些领域的社运能量就弱了下来;更有不少社运的动能展示好像走马灯一般,声嘶力竭、奋勇前进,赫然发现绕了好大圈子竟又回到原点;即使还有咬牙继续跑下去的,也不免遇到必然的撞墙现象。而不论是气衰、迷途或者遇到瓶颈,到了新世纪的今天只有更烈更明显,好像还找不着破解之道。
  悲观的人,会立即想到张爱玲所谓“惘惘的威胁”,而兴起“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也就是过往的努力,都可能灰飞烟散、徒劳无功。不过,刚已提到,我想到的是《雾中风景》。浓雾让人迷茫、孤单、沮丧,但是生机也可能由此开始。就以环保运动作为实例来讨论好了!
  这一阵子举世都聚焦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公布的《影响、适应性与脆弱性》报告书内容之上。依该报告书所述,人类如果无法遏阻或延缓全球暖化效应,将导致30%的动植物面临灭绝危机,而全球有四类地区受到的冲击将最为明显:北极地区、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小型岛屿、亚洲的大型三角洲。没错!台湾既属小型岛屿,那么依据台湾中央大学相关系所的研究显示,地球暖化导致海水上升十米的话,那么将淹掉七个台北市大小的领土范围,这将是活生生的“土地沉沦”悲剧。
  让人困惑和忧心的是,自二○○五年二月十六日“京都议定书”强制生效以来,台湾官方和大企业并未听闻有何长远的因应之道,这导致两年来二氧化碳的排量不但没能减少,而且官方还通过深澳与林口两座燃煤火力发电厂的扩建计划,这不是反其道而行吗?虽说台湾并非“京都议定书”的缔约国;但,身为地球籍民,牵一发动全身的环保议题,容不得我们逃避。其实,“京都议定书”对于台湾的冲击除了汽机车、工厂二氧化碳排量必须设法减量外;最大的考验就是,过去二十多年的环保运动是以反核为大宗,面对火力发电可能难以通过“京都议定书”的二氧化碳排放标准,那么是否需要重新检视,甚至放弃既有的反核立场呢?若然,这将是环保运动同时面临气衰、迷途、撞墙三大考验。台湾子民真的置身于《雾中风景》。
这是环保运动的挫败吗?看似如此,实又不然。固然核能议题(尤其是核四)像一座大山横梗在现行的官方以及反核人士之前;但,回顾这条已然披荆斩棘的来时路,可以大胆指陈:台湾的民主发展绝大多数是奠基于环保理念之上。怎么说呢?从一九八五、六年的大里反三晃案、新竹李长荣案、鹿港反杜邦案开始,台湾的环保抗争运动就逐步确立了几项特质:科技知识分子的介入,彻底打破以发展为职志的“专家专政”迷思,这是打破政治威权极重要的一步;知识菁英和草根民众藉由持续不断的环保抗争,建立起互为教学相长的学问模式;环保抗争彻底落实于社区、本土,这是淬练社区公民意识的砥石;环保议题就是一种利益政治的再省思,较之传统的阶级运动更复杂、更动态,它因此带来源源不断的冲击和解答方式。
也就是说,今日台湾民主政治的基础就建立在破除“发展至上”的神话、社区意识的勃发、中产菁英和底层民众结合的形势底下,这就是环保运动“绿色民主”之功。再进一步讲,尽管朝野政党的心思未必在环保;但台湾民众经过数十年的环保教育绝不会徒劳无功。就算遇到核能大山横梗于前,要不山不转路转,要不先行检讨既有的电厂管理制度,即使最后逼不得已重新接纳核电,那时的“见山是山”已是走过“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的辩证阶段。我们不该怀疑人类解决问题的决心和能力。
  就像《雾中风景》的姊弟二人,如果真到了“德国”也许会失望而归;但两人绝不致白走这一遭。同样地,台湾的环保意识若真人人存于心,真的在法政面作利益分配的有效兴革,那么走出《雾中风景》,再启新旅程,是绝对可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