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三期《平衡》——非畅销“吴思的费解…  

2007-04-16 10: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三期《平衡》——非畅销“吴思的费解…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三期:平衡)

 

 

推荐//刘苏里 万圣书园总经理 

 

进城的农民工有自己观察、审视、认识问题的视角,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他们的感觉很好,好极了


  最近几天一直在读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的《资本的秘密》。这是一本体量小却称得上十足伟大的经济学著作。比《国富论》伟大,比马克思、马歇尔、米瑟斯、哈耶克、梅塞德斯、科斯都伟大。两个译者、三个版本找来对照读。华夏最新的译品好过江苏人民的两个本子。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些,会再写专文。我想说的是,由阅读索托的书,引起我对一次谈话的记忆,里面关涉一些问题,当时颇令人费解,却在索托的书中寻到答案。
  去年八月中旬。阎云翔教授回国,我约了王焱、吴思、卢跃刚等几位一起见面。云翔兄以研究革命后的农村社会变迁著称,05年还因《私人生活的变革》得了列文森著作奖。话题自然先从这儿开始。说着说着,吴思兄讲到他们搞的一次调查。该调查先后三次,三年,每年一次,同一个题目——进城农民的生存状况。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这样问的:进城后的感受怎样,是否有被歧视的感觉,很不舒服吧?你看这问题的设计,已透露出调查者的倾向,可结论却完全相反,也就是说,进城的农民工有自己观察、审视、认识问题的视角,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他们的感觉很好,好极了!这与调查者的意料出入甚大,以至他们根本不相信被访者说的是真话。大概出于这个原因,才有了第二、第三次。结果,结论是一样的。颇令人费解吧。
  下面,我抄一段索托书中的话,以助我们这些城里人理解进城农民工的“好极了”的感受,是怎样来的:
  城市另一个强大的吸引力,是大多数主要城市较低的婴儿死亡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城市医疗服务的改善,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婴儿死亡率的差距被逐步拉大。更高工资水平也是一个重要诱因,例如,在拉丁美洲,到1970年为止,离开农村,在首都城市从事半熟练工种的移民,可以获得比过去多1-2倍的月收入,而一份正式带薪工作,可能是过去收入的4倍。专业人员或技术人员,可能挣到6倍的工资。更高的工资水平,抵消了失业的风险性:在城里工作两个半月,就能使一个移民挽回在农村一年造成的损失。在遥远的城市工作和生活,不仅仅是看上去更好——事实上,也的确比以前好得多。(华夏版,62页)
  同一页最后自然段,索托有个总结,如下:
  因此,移民根本不是一种缺乏理智的行动,它是农村居民在衡量了摆在眼前的机会以及目前的处境,并且进行了细致、理性的评价后才做出的反应。不管是对是错,他们都认为,迁移到更大的市场,只会对他们有利。
  吴思们的结论是怎么回事呢?有两个十分重要的要点。一是,跟索托的结论完全一样——农民工(索托的“移民”)只跟出来前比,跟以前比。进城好不好?好,好极了。几年前读曹锦清的《黄河边的中国》,对中原身份河南不同地区的农民收入至今记忆犹新。曹说,统计显示,在河南最穷的县市农村(扣除保命的粮食),每人每年的收入约260元(人民币,下同),最高地区的年收入约890-1200元。曹还引用发达地区农民的收入数据,也非常撼人(我已记不那么准确了),大约是,好的地区,人均年收入在四五千元,差些的也就1500-2000元上下。而出来进大城市打工,月收入少则500-600元,多则1200-1500元(扣除所有非一般情况)。即使城市花费大一些,吃穿用度节省一些,年终总会节余几千元钱带回去过年。是待在家里、辛苦一年下来收入的数倍甚至十数倍。哪有感觉不好的?
  其二,是他们看城里人的视角。他们不觉得与城里人比挣的少,有什么不公平。他们认为城里人即使挣多那也是应该的,或者,他们只和自己比,和没出来在家的人比。关于歧视,他们也有一套看法,甚至很系统。比如,他们有自己的世界,来来往往更多的是那个世界,是否受到歧视更多的感受是来自自己的世界,而非城里人的对待。他们甚至认为,来自自己世界的歧视,远比城里人的歧视来得多而且深刻。他们甚至还说,比起家乡来自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土霸王那些歧视,城里人的“歧视”简直算不上什么,甚至城里人对待他们是好,甚至认为,城里人有礼貌、讲道德讲文明,等等。
看起来挺令人费解的吧。
  席间,我跟吴思兄开玩笑,说,农民工跟你们说的感受,第一次说的是假话,因为他们不知道你们秉承谁的意图来做调查,最好顺着你们说;第二次,他们要面子,第一次说出口的话不能收回来,照原样说;到了第三次,他们会猜了,怎么两次说一样的话,还要问第三次?说明第一、二次说的有问题,说明调查者更可能是被“上头”派来的,更得揣摩上头的意思说了。
  一片笑声。
  说来说去,我们都不是农民工,又非专业调查、研究人员。倒是索托的叙述,让我在更广大的范围内,认识了这个问题。索托的调查不仅限于拉丁美洲,他的小组花很多年时间,取了埃及、马来西亚、中国等地的案例,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相当的说服力。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