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三期《平衡》——貌似合理的妥协  

2007-04-05 09: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三期《平衡》——貌似合理的妥协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三期:平衡)

 李少红
著名电影导演。执导影片《血色清晨》
获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大奖
1992年,执导影片《四十不惑》,获瑞士洛迦诺国际影评人奖
1994年,执导影片《红粉》,获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第27届印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金孔雀奖
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1996年,执导电视剧《雷雨》
1998年,电视剧《大明宫词》荣获第十八届
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电视剧奖”、“最佳摄影奖”
2000年,执导电视剧《橘子红了》
2004年,执导电影《恋爱中的宝贝》等


无知者不为过,文化一旦和产业结合便失去了自由

  艺术家的职能永远无法和商人的职能重叠,因为价值观不一样。
  但是人们总是抱有极大的幻想,希望找到其中的共同点。这是一种愿望。
  我拼搏了十几年依然得出这样的结论。
  没有职业艺术家,只有职业导演。九十年代,我们的理想是做一个作家导演,二十一世纪,我们成为了职业化导演。我们在与时俱进的感召下,在生存空间的逼迫下,放弃了艺术家的身段,貌似合理的妥协,却是惨痛的缴械。商业化的强大让我们别无选择。没有几个能耐得住艺术家的清贫和孤独。这是被历史验证的真理。凡高,贝多芬都拒绝和时代与时俱进,他们的艺术价值都是在他们身后被世人公认。凡高的油画在他生前,摆在小酒馆里无人问津,他想用来换杯酒都被老板拒绝。可悲的是,他们的艺术只有被商品价值化了之后,才标出价值,变得价值连城。
  我是妥协派,怀着一腔美好的愿望,一直努力想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找到共同点,也曾一度被高收视率,高票房燃烧,津津乐道。95年我们的电影《红粉》成为中国电影历史上第一部分账影片,创造了3800万票房开门红的纪录。那一年我们同时获得柏林电影节的银熊奖,可谓双丰收。这样的成绩给了我们一个假象,感觉好的艺术可以同时得到好的市场效果。于是我们热情高涨,开始向电视剧市场进军,96年拍摄了《雷雨》,收视效果很好。第二年我们又拍的主旋律电影《红西服》,获得华表奖,更增强了我们的信心,感觉政治艺术还有商业都可以统一。抱着这样强大愿望,我们用两年的时间拍摄了电视剧巨片《大明宫词》,把艺术和大众审美高度结合,创造了收视的奇迹。接着《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恋爱中的宝贝》、《绝对隐私》、《麻辣婆媳》一直不断地出成绩。打造了艺术和商业完美结合的神话。
  但是我心里清楚这只是一个神话。艺术含量比较高的,以商业化为准则的神话。在欧洲,九十年代进入世贸时代,经历了很严酷的艺术和商业之间的抗争。绝对不是表面看到的这样歌舞升平。我建议关注这方面的人可以看这样两本书,从两方面精辟地解释了这样的现实:《世界是平的》和《不宣而战》-迎接WTO挑战。站在个体的角度,这个话题很大,但是却能让我们头脑清醒,我们在其中充当什么角色。所以,我不再盲目地乐观。
  《世界是平的》在说知识产业全球化,《不宣而战》描写欧洲人近十年如何反抗文化产业全球化。保护艺术的独立性。大卫.普特南在书中说:“斯蒂文.斯皮尔伯格和马丁.斯科塞斯这两个曾经热烈称赞过欧洲电影的影响的美国导演,在美国一家业内报纸上发了一份整版广告,抨击大洋彼岸的同行的立场:如果艺术家要求没有任何限制的自由来进行创作的话,我们也必须不能封锁我们的边界。我是一个欧洲导演组织的成员,该组织的成员包括西班牙的佩德罗.阿尔莫多瓦、意大利的贝尔纳多.贝尔特卢奇和德国的威姆.温德斯,他们都感到有必要进行还击,于是仓促写就的公开信在业内报刊上发表了。公开信声称:我们是在竭力保护剩给我们的一小片自由空间,我们正努力保护欧洲电影,以免全军覆没”。
  可见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战火在我们对世界还没有认识的年代就已经殃及了全球,欧洲是第一个勇敢站出来反抗的。可我们在干什么?九十年代,我们在为打开国门而兴奋雀跃,在大口大口地吸收着新鲜空气,对任何形式说OK,竭力地张开怀抱,争取世界和全球的拥抱。认为世贸和全球化是和世界接轨,哪里能够意识到竟然是霸权对全球经济化的侵吞?其中也包括文化。
  无知者不为过。文化一旦和产业结合便失去了自由。
  还有一本业内的书《低俗电影》-米拉麦克斯、圣丹斯和独立电影的兴起。非常权威性的描述了艺术独立性被工业化吞噬的过程。“独立电影界不同于好莱坞,二者动力不同,目标也各异,也许致富和获得更大权利对某些人来说并非必要,他们首先想推动艺术的发展,同时认为其他一切自会妥善解决。这可能显得有些天真,事情往往并非如此简单。你甚至都不能正大光明地说出它来,人们会嘲笑你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我内心非常非常固执地相信它,并将永远深信不疑。”这段写在卷首的话真的感人至深。我们知道的斯皮尔伯格、科波拉、昆廷都是不同时期独立电影的优秀导演,但又都被好莱坞收编,成为好莱坞的代表人物。我记忆中美国只有一个导演至今拒领奥斯卡奖,他就是库布里克。
  库布里克一生只拍摄了13部影片,但是这13部影片题材各异,时空上从21世纪外太空到古罗马竞技场;从恐怖惊慌到俗世奇情,你永远不知道他的脑袋里面装着什么。他的作品有着自己强烈的风格和特征。这位叛逃好莱坞的怪才,以自己的思考方式与好莱坞划清界线,但是他的作品却启发了许多好莱坞的导演,其手法为众多影人所借鉴。
他的勇气和英雄气概并撼动不了好莱坞的这个高楼大厦,反倒显得很凄凉和悲壮。
在这样的世界面前,在这样的伟大的导演面前,我们怀着虔诚之心,同时觉得能够身处这样丰富多彩的世界,能够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这一生真的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