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2007年第三期《平衡》——钢丝、平衡木和秤  

2007-04-06 09: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第三期《平衡》——钢丝、平衡木和秤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三期:平衡)

车前子
男,原名顾盼。1963年春生于苏州, 1998年初在北京居住至今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表诗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发表散文
出版有诗集《纸梯》、《怀抱公鸡的素食者》、《独角兽与香料》
散文随笔集《明月前身》、《手艺的黄昏》、《西来花选》、《偏看见》
《云头花朵》、《江南话本》、《缺一角的拼贴画》、《水天堂》、《鱼米书》
《好吃》、《中国后花园》、《品园》、《好花好天》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作家协会理事


人在平衡的过程中
为了保持这种平衡而伸开两臂
社会在平衡的过程中为了保持这种平衡
它也要把两臂伸开。伸开两臂
是对多元化的比喻。也是拥抱的姿势
就是一个天才的社会也不能
两手插在(自己的)裤兜里拥抱,不能吧


  伸开两臂,保持平衡,走钢丝。伸开两臂,从一根钢丝上通过。我在童年的时候,去看杂技,一个小姑娘走钢丝的节目至今还有印象。
  她穿着翠绿的紧身上衣,底下是一条树大招风的大红灯笼裤,她深吸一口气,均匀地吐出,我看到她不大不小的胸脯仿佛火焰追着野草烧向夜空……
  杂技团在露天演出,大公园。
  小姑娘在夜空下站着,走向钢丝。她走上钢丝的一瞬,伸开两臂。
  现在有句话叫“粉丝”。多年以前,我是“钢丝”——一个在杂技团演出走钢丝的小姑娘的粉丝。还有我也做过一阵“豆腐丝”。那是阅读鲁迅文章,他笔下有个文学人物叫“豆腐西施”,这个人物如此生动,两腿像圆规,童年的我不能释怀,既然不能释怀,现在想来当然是“豆腐丝”了。
  闲话说过,一言以蔽之,就像小姑娘她走上钢丝的一瞬,伸开两臂——这是我对平衡最初的直观——人为什么忽然要讲平衡了,因为前面既不是大路,也不是小路,而是一根钢丝。况且还是悬空的。
  人讲平衡,是意识到某种危险,所以伸开两臂,左手,右手,不是“左右逢源”,而是“两厢情愿”。据说人体运动的现象是伸开两臂,两腿会下意识地并拢,如果走动,往往会沿着一条直线移步。指的是运动中的人体。如果人体在静止状态,比如床上,所展现的“冰山一角”恰恰相反,两臂伸开的话,两腿会伸得更开。当然运动中的人体也有例外,练“大劈叉”的,两臂伸开后,两腿除了更开,还要一字平。这是美国科学家或者伪科学家对美国男女的研究,中国男女是否如此,存在人种差异,或许并非如此。我看到走钢丝的小姑娘她伸开两臂后,两腿并没有并拢,而是一前一后。沿着一条直线移步倒是真切的,因为她正走在钢丝上,没法不沿着一条直线移步。反正在我看来为了保持平衡就要伸开两臂,她就是这样走完她的钢丝的。我找更多的例子。不擅长行走的天生具有动漫倾向的企鹅,它在行走的时候也是伸开两臂,两腿并拢着移步,至于是不是沿着一条直线,我就不清楚了。直线是人类的学问,动物有它们的学问。人类的学问许多是人类根据自身条件或者自身数据给整出来的。对猫头鹰就不合适。之所以说到猫头鹰,我前几天刚见过:猫头鹰的脑袋能像雷达那样旋转。那么,它的学问肯定就和我们的学问不一样,你不信?猫头鹰它能生吃死老鼠而不拉肚子,作为人的你,肯定不能吧。李商隐诗曰:“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雏竟未休”,注解者说这两句诗的意思是李商隐在讽刺那些猜忌和排斥他的小人。我看也未必。或许也有“隔行如隔山”的原因。海豹在冰面上滑行,为了保持平衡,也是伸开两臂的。尽管学问各各不同,伸开两臂保持平衡却有叠合之处。看来学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平衡。
  回到上面的那句话——文章写到这里,如果再不回到上面的那句话,文章就不平衡了。回到上面的那句话:
  人讲平衡,是意识到某种危险,以此扩大到整个社会,我想也是如此。社会要讲平衡了,也是意识到某种危险的征兆。人在平衡的过程中为了保持这种平衡而伸开两臂,社会在平衡的过程中为了保持这种平衡,它也要把两臂伸开。伸开两臂,是对多元化的比喻,也是拥抱的姿势。就是一个天才的社会也不能两手插在(自己的)裤兜里拥抱,不能吧。
  一个人要取得某种平衡,他首先必须行动,如果走钢丝,就要伸开两臂。平衡在行动中到来。守株待兔者很难平衡,即使他伸开两臂站在树下。守株待兔者就是给他一只老虎,他还是不平衡,虽然老虎比兔子大。因为他心里只有兔子,没有发展的观念,因为他是教条的,平衡是发展的,平衡反教条。伸开两臂就是对身体形象的发展。而一个社会要取得某种平衡,它必须是开放的,必须对多元化有足够的尊重。开放又如履薄冰,像走在钢丝上一样。这个意思,像是学习《论语》的“心得”了,不去说它。钢丝在这里,说成哲学问题和泛哲学问题或许更好。如果想更说明问题的话,我就得把前面那个场景置换,我说成是一个体操运动员在平衡木上的表演。由于我对一个小姑娘走钢丝的节目印象深刻,但是要让读者明白,我还得说说平衡木。
  我是在看到走钢丝之后,才看到体操运动员在平衡木上的表演。当平衡木把钢丝置换掉,这就成为另一个话题,即平衡木是一个社会的平衡机制的象征。
  一个社会应该给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提供平衡机制。个人的平衡能力其实是来自于这个社会的平衡机制的。社会的平衡机制的缺失,或者不健全,个人——他和她怎么可能平衡呢?体操运动员不是站在平衡木上,而是让她站在一根羽毛上或者一条棉纱线上,她如何平衡!除非她有轻功,除非她是赵飞燕。轻功和赵飞燕都为凤毛麟角,一个社会的平衡机制如果仅仅为凤毛麟角所设,那是衰落的开始(或者从没繁荣过)。只有一个社会给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提供了平衡机制,个人才有可能去保持平衡。
  就是说,个人的平衡是社会的平衡机制在个人身上的实现,在实现的过程之中,因为这个社会是多元化的,同时也就成为个人选择的结果。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明朝思想家吕坤所说的“心要如天平,称物时物忙而衡不忙,物去时即悬空在此”的境界或许有机会达到。也不是非要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并不高。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