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上班——季羡老恳辞三顶桂冠  

2007-03-12 09: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班——季羡老恳辞三顶桂冠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二期:上班)

推荐//黄仕忠 广州学而优书店创办人

正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在古以有之的传统中,抄袭是正常的,独立思考却是不允许的,创新意味着犯罪,才会习惯成自然,构成一种“中国式”的学术文化,难以“国际接轨”

   年逾古稀之后,公众心目中的季羡林先生头戴三顶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大师当然也即泰斗,泰斗必然就是国宝,其实三者可以合而为一,唯须以“大师”为基底。
   季羡老作为东方学的大师,向无异议,季老当也是以此为自豪的。不过,在九十年代以降,季老在媒体之中,却多是以“国学大师”的面孔出现的。盖季老以为二十一世纪必属东方,耄耋之年,主持编纂《四库全书存目丛书》、《传世藏书》、《神州文化集成》等,欲发扬国学之潜光,尤其落力为中国传统文化奔走呼吁。而借势季老者,则慨予其“国学大师”牌子,举作大旗,遂无往而不利。故有识者对季老亦不无微言。因向未见季老自辩,或以为季老以此为自得,而以为先生老悖矣!
   而今季老年过九旬又六,却在病榻中,请辞这三顶桂冠。自言往日在此三顶桂冠之下,大不自在,“浑身起鸡皮疙瘩”,故郑重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三顶桂冠摘下来!”希望“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可见这位老人虽已“半聋半聪”,却确如其自言思维依然十分清晰。可知早已勘破名利,亦且洞透世况,往日只是不言而已。
   季老的回忆文字,多含自谦与温厚,但也常带春秋笔法。如叙到清华毕业后,在中学教国文,对于留学的梦想:
    留学的梦想,我早就有的。当年我舍北大而取清华,动机也就在入清华留学的梦容易圆一些。现在回想起来,我之所以痴心妄想想留学,与其说是为了自己,还不如说是为了别人。原因是,我看到那些主要是到美国留学的人,拿了博士学位,或者连博士学位也没有拿到的,回国之后,立即当上了教授,月薪三四百元大洋,手挎美妇,在清华园内昂首阔步,旁若无人,实在会让人羡煞。至于学问怎样呢?据过去的老学生说,也并不怎么样。我觉得不平,想写文章刺他们一下。但是,如果自己不是留学生,别人会认你说葡萄是酸的,贻笑大方。所以我就梦寐以求想去留学。(P77-78)
   为了别人而留学,其中的意味颇是深长。此段文字,或许在今天也仍有意义。
   又如季老说:“‘一分为二’这个命题是谁提出来的,大家都知道。提命题是学术问题,谁都有权利。不应该命题一提出就等于注册专利,这种专利同平常不一样,抄袭是允许的,但不能反对,谁不同意,谁就犯了弥天大罪。那一位年高德劭的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提出了一个‘合二而一’的主张,迎头一大棒就打了过去:修正主义。一个蕴含着东方综合思维的学术命题竟也蒙此‘殊荣’,这只能说是天大的怪事。学术到了这种地步,岂不大可哀哉!其实中国当时已经没了什么学术,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一呼万应,而口是心非。其结果是大家都知道的。”(P128)
   这段话季老的意思甚明。我读后却另有感想,尤其是这一段:“抄袭是允许的,但不能反对,谁不同意,谁就犯了弥天大罪”,大是妙论!如此说来,当下学术界的剽窃之风,原非毫无来由。正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在古以有之的传统中,抄袭是正常的,独立思考却是不允许的,创新意味着犯罪,才会习惯成自然,构成一种“中国式”的学术文化,难以“国际接轨”。
   这位望百老人的杂忆,令人感悟甚多。限于篇幅,就此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