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HO小报的博客

 
 
 

日志

 
 

上班——若上班,毋宁死  

2007-03-01 09: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班——若上班,毋宁死 - soho小报 - SOHO小报的博客

(2007年第二期:上班)
 
石涛
北京博维图书公司总经理,策划出版书100余种,包括《格调》、《香烟》、《我的摄影机不撒谎》等
 
我问他上班真的那么不堪忍受吗?他笑着回答我:“当然不是。不过你一旦不上班了,就要坚持到底,因为你一放弃,就没人再请你吃喝了。我可不想让现成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严格说来,成年人大致可分两类:上班一族与不上班一族。他们的关系也很简单:前者供养后者。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人们只关注前者,他们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但若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情况就不同了,上班族的生活虽然也称得上丰富多彩、五味杂陈,甚至有人大富大贵名满天下,但其原始动机,还是赚钱谋生、养家糊口,实在比较乏味。比如上班族里的顶级人物如皇上及其大臣,按《万历十五年》作者黄仁宇的研究,每日清晨四点就要起床上早朝,春夏秋冬天天如此,为的是赶在日出之前就开始料理国事,其中的辛苦劳顿可想而知。
  其实我更关注的是不上班一族,因为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困惑于“上班、还是不上班”的哈姆雷特式选择之中。虽然一直很失败地属于上班一族,但却对不上班的美妙情景一往情深。前不久有个叫弯弯的网络写手,干脆写了一部网络日志,标题就叫《可不可以不要上班》,把上班族的种种苦恼用手绘图画描绘得绝妙无比,一时间在网上炒得火热,后来还出了纸本图书。
  我发现,无论上班族多么伟大和值得同情,但在生存技能方面,同不上班族相比竟然稍逊一筹。从资源上说,不上班族天生处于劣势,所以需要更狡猾更精明,更善于利用自身的特殊资源和地位,充分压榨上班族们创造的财富,并且还要做得理所当然、天衣无缝。二十多年来,每每在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时,我都会被他们深刻的人生洞察力和高超的生存技巧所震慑,深感自愧弗如。他们之中的顶级玩家,个个深得个中奥妙,对忽悠、央讨、感情胁迫、怨悱、乖巧、精神压榨、撒泼耍赖等技巧运用得尤其精当。其中有几类人实在值得在此简要描述。
  第一类是成年子女,虽已完成全部学业,但仍赖在父母身边不走,继续吃老爸喝老妈。随着第一批独生子女走上社会,近年来这一人群呈快速增长势头。他们依靠的显然是血缘亲情,再加上无师自通的直觉,一上来就成为不上班一族里的老手。这一类人通常的招数是,先告知父母自己醉心于某件很伟大的工作(当然必须是不太容易验证结果的门类,比如哲学研究、文化思考或者诗歌写作),不能被上班这类俗事分散精力。相较之这一类里的低级手段如以跳楼自杀相威胁、离家出走或撒泼耍赖,这种方式几乎战无不胜。而且并非因为他们的父母比较富有,有能力继续承担抚养的责任。事实恰好相反,父母越是平庸,经济条件越是不好,此招越是灵验,因为恰好这样的父母最渴望子女成就大业。有位父亲已经在儿子高中毕业之后供养了他十七年,自己和老伴过着及其贫苦的生活,指望有生之年能看见儿子去领诺贝尔文学奖,但实际上他的宝贝儿子不过写了些模仿大师的抒情之作,为了在与女孩子们周旋时多沾点便宜。不过这一类玩法也存在一个致命的缺点,父母一旦撒手人寰,以后的生活将比较难办,因为除了父母之外,恐怕没有人会继续相信他们的忽悠。
  第二类是被人包养的“小蜜”或“帅哥”。这一路人吃定的是包养者的爱欲和贪欢之心,完全不靠血缘关系,全靠自己的魅力和手段,难度自然要高于前者。在这种关系里,包养者的年龄一般都会很大,因此被包养者在生理感受和美学上的挑战相当大,尤其是对于那些伺候半老徐娘的“小帅哥”们更是如此。但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也相当令人佩服,比如我知道有位住在深圳的大连“帅哥”,金屋藏娇的身价十分可观。包养者是一位香港富婆,不经常来大陆,所以此公久而久之竟也包养了两位“小蜜”,其中一位还成了香港富婆的干女儿,可以在富婆来大陆的时候依然过来伺候这位“帅哥”。我猜测富婆可能也察觉了一二,但对此公的爱恋显然超过了自己的嫉妒之心。不过这一路人的软肋也很明显,一旦包养者变心或突然有个三长两短,日后的生活便立刻没了着落。即使被包养期间捞得再凶,那点积蓄恐怕也难以长治久安。
  第三类要特别谈到的是,靠“吃软饭”而不用上班的男人。这种玩法要比前两类更高级,因为难度更大,也更危险。众所周知,夫妻关系是所有人类关系里最难伺候、最脆弱、也最容易反目成仇的关系。它不像两人的爱情时期,浪漫、强烈和富于牺牲精神。等到两人一但结婚过起日子来,就会在感情和物质资源上变得斤斤计较。但就有这么一类男人,结婚后竟成功地说服了妻子支持自己不上班的决定,以便每日可以耽在家中,从事一件崇高得妻子根本没能力挑战其地位的事业,比如,思考人类的命运;或者,干脆让妻子觉得出去上班就是对丈夫伟大的创造天赋不可原谅的浪费。此中的高手我至少认识半打以上,有些人从没上过一天班,有些人上过几天,然后其表现出来的痛苦情状让妻子着实不忍心再看下去,于是主动提出愿意牺牲自己以换取丈夫的“人身自由”。
  但这种“软饭”其实极难吃到嘴,我年轻时就曾梦想过全职在家写作,实现伟大的文学理想。不料这想法刚一出口,我的婚姻就搁浅了。由此可见“吃软饭”的风险其实很大,搞不好后果不堪设想。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诗人顾城,他的忽悠对妻子失效后,后者很快就移情别恋想离开他,于是弄得顾城走上绝路,杀妻后自杀,还捎带着杀死了自己养的二百多只鸡。另一个住在纽约的吃软饭高手,在听到顾城凶案的消息时,忍不住冲进洗手间里呕吐不止,之后他在吃软饭的境界上似乎更加炉火纯青了。
  我想谈的最后一类应该是不上班族里真正的顶级人物,他们通过压榨整个社会来达到不上班的目的。说他们是顶级人物,是因为他们通常不是被看作大师,就是被看作寄生虫;或者在一个时代被看作大师,而在另一个时代被看作寄生虫;再不就在一个国家被看作寄生虫,在另一个国家被看作大师。比如大诗人布罗茨基,在前苏联因为“游手好闲”罪被判了几年徒刑,判决书里称他为“社会渣滓、寄生虫”。后来他流亡美国,并于198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然他到美国后就开始上班了,做大学教授,显然是个比较轻松的工作。
  由于在“辉煌的八十年代”里我曾经从事过文学,在认识的人里面,这最后一类不上班族里的佼佼者还相当不少,而且几乎清一色都是诗人(不知诗人的基因里好逸恶劳的因子是否更强)。他们大部分人后来都去了美国或者欧洲。为了生存,同时还不用上班(因为他们在国内时都不上班),他们都采取了压榨西方社会的策略,主要做法就是向大学或者基金会申请资助。因为资助的方式种类繁多,他们每日工作(当然是在家里)的主要内容就是填写各种申请表,制作应对不同要求的简历,请求不同的权威人士为自己写推荐信。而他们的正经工作——写作,却几乎无人问津。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一个当年在国内曾写过几首短诗的家伙,后来竟招摇撞骗到对外宣称与诺贝尔奖两次擦肩而过的地步。据我所知,他从1988年去美国后没有上过一天班。有些人我们尽管多年没有读到过像样的作品了,但还是在内心深处还对他们存着一丝指望,可能有一天历史终会承认他们的大师地位。但对这位仁兄,有常识的人现在就能断定他是个地道的寄生虫。
  其实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想优哉游哉地呆在家里,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只是仔细想来,要想不上班,就得会做上述种种比上班不知难多少倍的工作,实在是不擅长啊!上班固然会带来劳顿和辛苦,但与不上班要动的心思比,可能还是要轻松些。我常会听到不上班一族的惊天誓言:如果非要去上班,还不如死掉!其决心真的让人敬佩有加。
  有一天我在聚会上碰到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他曾经是一位领袖级的青年诗人。他仍然几十年如一日地到处混吃混喝,没有上过一天班。我问他上班真的那么不堪忍受吗?他笑着回答我:“当然不是。不过你一旦不上班了,就要坚持到底,因为你一放弃,就没人再请你吃喝了。我可不想让现成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我又上了一课。只要你不上班,就一定有人愿意养你。想想也对,那天的账单不是就有好几个人抢着付吗?其中就包括我自己。所以道理很简单,有上班的,就一定有不上班的。如果哪天大家都不上班了,那就一定是都“上班”呢,只是换了内容,比如文革时期。就我所知,如今还真有不少人想回到文革时期呢!
所以,上班还是不上班,这仍然是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